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871章 一路上的感悟和心得?
    這不,又來了。

    一路上的感悟和心得?

    早就防著您老這一招兒了。

    在回程列車上,關平安已經在心里打了滿肚子的腹稿,這一下子可不擔心。聞言,她很是乖巧地拿起鉛筆。

    可改了改,精簡了再精簡,她一一答在白紙上,她梅爺爺這是要干啥,不是該笑一笑再夸一夸的嗎?

    梅老瞥了眼前面還在乖乖埋頭苦寫的齊景年和關天佑倆人,他又彈了彈自己右手上的一張信箋。

    關平安接過梅老遞回的“作業”,側頭往一左一右還在一筆一劃工工整整寫著作業的倆人,朝梅老討好地笑笑。

    相比起那倆人的廢話一堆,她好像是精簡得過頭了。再來,再來,這一下子,她絕對能寫上個三五張紙。

    梅老看著前面繼續低頭寫字的關平安,好笑地搖了搖頭。孩子錯了嗎?還真沒錯,感悟也頗深刻。

    但還不夠!

    讓孩子們出門這么長時間,可不是單單是讓他們去體會一路上的風景與人情世故,反而錯過了黑暗的一面。

    他家小如初心眼多著呢,只報喜不報憂。可他都能活到現在,還能發現不了小丫頭偶爾露出的傷感?

    慧極必傷。再不好好引導的話,也許這孩子將來還會走上他夫人的路。學那一套悲天憫人?有一位已經足矣。

    梅老縮回了想要摩挲孩子腦袋的左手,暗暗告誡自己心軟不得。這壞丫頭機靈得很,貫會見梯子就往上爬,跟她祖父一個德性。

    當初他就是這么被關景懷給賴上的,這一賴就一輩子甩也甩不了。好在這不靠譜的混蛋還能聽得進他幾句。

    叮鈴鈴……電話響起,梅老朝抬頭的仨孩子微微搖頭。自己則轉身出了書房,來到客廳接電話。

    這個時間點,不用說,一準是齊老頭打來的電話。再過兩個小時,那才是他小弟子收到劉青山的報信上縣里。

    晉之這一點就做的非常好,該何時就何時,該何事是何事,就是天塌下來,那孩子都會先分析利弊。

    誰像這位都活了一大把年紀了,還時不時地亂來。你這是不怕外人得知你一心想跟老夫走近?

    “喂!是老梅吧?”

    梅老暗幸自己第一時間就將話筒離耳邊遠遠的……這大嗓門,你還當帶兵打仗呢?“是我。”不是晚飯前已經就打過電話?

    “孩子們呢?”

    又來了,這老家伙千篇一律的也不累得慌。梅老頓然失笑,“在玩。放心,他們明天午飯前一定會準時到你家的。”

    “我已經讓小薛送過來,你就沒必要派人了。”要是之前的話,他完全可以在出門開會回來時順路接回孩子。

    但如今早已今非昔比。派給齊老使用的車子,這順路的,也隨時有可能被人套上公器私用這個把柄。

    彼此再確定好時間,電話掛的也很快。當然,更快的應該是梅老,從本心上來說,他還是能不占用資源則不占用。

    就如之前關平安兄妹倆人來了一趟,除了去車站接葉五爺是屬于公私兩用之外,之后就是不管他多心疼一對孩子,梅老就是寧愿讓人背著抱著一對孩子,他也從未使用他的專車接送過一次。

    也就是謹慎如他,他才能穩如泰山地站住腳跟,才能在短短時間內調教出一位骨子里帶著戒備的關有壽。

    關平安仨人這次上交的作業,人人皆是五六張的紙,也通過了。不過就這么結束了?不可能!

    梅老在翻閱的期間,他又來了一篇作業。這一下子布置的作業范圍可就廣了,論南北兩地的差異。

    允許用字典,允許查資料,也允許他們三人相互討論,但必須要在三天內整理結束后上交不同三份答案。

    出現一個錯別字?

    重抄,更別說用拼音代替。關平安暗戳戳地對了對手指,梅爺爺這句話就是針對她的有沒有?

    可有啥辦法呢。在其他任何事情上,她梅爺爺會慣著她,但獨獨在學業上,那把不知哪來的戒尺可不饒人。

    學習吧~

    正暗嘆自己命苦的關平安很快笑了。“爹爹~是我呢,你和我娘想我了沒有?你閨女我可想可想你了。”

    “是么,爹也想死我閨女了。有沒有乖乖聽你爺爺們的話?”

    “聽了聽了,見過我的人都夸你閨女乖得很。爹爹呢,你放心哈,你閨女我可答應過你的哈。”

    這一下哈兩下哈的,電話兩頭的人全笑了。至于信不信?某人摸著她的鼻梁就一直沒停下手。

    這一晚,讓憂心不已的關天佑都沒能睡個踏實覺。可又如何?你看住了妹妹,也逃不開同枕的哥們早已心眼兒都偏向咯吱窩了。

    忽悠來忽悠去的,關平安的忽悠功力日益見長。終于,在她忙著梅老布置的一大堆作業同時,也偷摸著出了一大批貨。

    方法?

    這一趟雖然讓關平安遺憾找不著原來的故交,那位甩鐵球的老爺子,但也不妨礙她裝神弄鬼。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更何況都是緊缺的物資。雖沒見到那位老爺子,可關平安使用起人家的名頭卻一點也不生疏。

    也是丫的運氣好。

    踢踢石頭,捏吧捏吧磚頭,拿著她那一把小手木倉來個下馬威什么的,還真又有人被她給糊弄住了。

    要不是她關平安自認將來她必是走正道的銀。這統一一片黑市啥的,沒準還真能她給弄成了。

    但不認也不行不是。

    這些日子以來,雖說她這一邊都是云淡風輕、風和日麗的,但外面可是狂風暴雨、雷電交加。

    這不,在梅家待了十天,梅老只好先忍痛割愛送走他們。不然?回程連火車票都買不到不說,更會擠扁孩子們。

    好在再依依惜別,老的小的們的已經約好一年來一趟。再見之時可期可盼,也少了些離別的傷感。

    牢牢記住臨別之前她梅爺爺的一番話又一番話,在列車上關平安是琢磨了琢磨,這一琢磨就回到了她老家省城。

    要不要去見見她老表叔?

    肯定是要的。

    與之前去時一樣,這次大人們就將她仨人和一大堆行李物品全委托給了她表姑程玉萍同志。

    往哪里逃?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