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林媽媽的書架子
    小寶貝要找人,老姑婆很愿意配合。

    她這里有三十多個記憶都來自魃。她說常小偷那里更多,因為鬼王手下的那幫混球更喜歡常小偷。駱有成問她為什么。她害羞地說

    “常小偷把手往人腦子上一搭,記憶就被他偷走了,全裝他腦子里了。我要運回來,進入系統才能拿走他們的記憶,那幫混球嫌我麻煩。如果不是在我這里他們能找點樂子,那幫混球一個都不愿意給我。”

    駱有成說“你們是在殺人。”

    林媽媽反駁道“我是在救他們,無論我買不買記憶,他們都會死。我拿走他們的記憶,他們可以在我的世界里繼續生活。”

    駱有成爆粗口說“還真他媽有道理。”

    無論駱有成承不承認,林媽媽似乎都是在做善事,死囚、因衰老、疾病、各種意外瀕臨死亡的人,她無法拯救他們的肉體,于是她拯救了他們的靈魂,讓他們以另一種形態繼續存活。恍惚間,眼前的老姑婆越來越高大,頭上仿佛戴了一圈圣母光環,讓人直欲膜拜。

    駱有成呸了老姑婆,毫不留情地指出,她的出發點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變態的趣味。老姑婆說她得到了她想要的,那些人也重新獲得了生存權,各取所需,無可指摘。而且,她和每個人都簽訂了協議,那些人并不介意她窺探他們的隱私。

    “那你在游戲里偷看玩家的隱私呢?”

    “我這是為了其他玩家的安全。”老姑婆振振有詞地說,“你一定沒看服務條款吧?”

    駱有成檢視存儲在手環里的服務條款,果真找到一條,說為了保障銷魂院系統的正常運行和玩家的安全,會對可疑玩家進行安全檢測。隨后又是隱私保護條款,啰里啰嗦地說了一大堆,大意是銷魂院保證玩家隱私安全并保證隱私信息不會以任何途徑分發給第三方云云。

    林老姑婆做得滴水不漏,駱有成沒法和她辯論,讓她趕緊找人。

    林媽媽說“寶貝們,快點出來,讓媽媽寵幸。”

    一排排虛幻的書架從空中落下,林媽媽還配了音效,哐當哐當地,聲勢特別驚人。不知道的,會以為這里在拆家。有一排虛擬書架正好從駱有成頭頂中間砸落,導致他一半身子在書架里,一半身子在外面。

    林媽媽把他往后一拉“去去去,別妨礙我找書。”

    偌大的辦公室,被虛擬書架占滿了。騷氣的林媽媽為書架增加了光影效果,書架和書流光溢彩,就像是個魔幻圖書館。

    書架上的書有厚有薄,厚的是人生經歷豐富的。薄的一般都是枉死的,只有短短幾十年的生命。林媽媽說也有一些是一生只有一小段活得精彩,她只截取了一部分,這個人就能在她的世界里永遠活得出彩。

    駱有成覺得,不管這個老姑婆有多妖氣多變態,從本心來說,的確不算一個壞人。

    林媽媽嘴里喊著“尋址,尋址”,手撥動書架,書架上的書就像流水線上的產品從駱有成面前流過。林媽媽的私藏實在太豐富了,在記憶之書流淌了三分鐘后,她才停下來,指著一排書說。

    “三十五個魃的記憶全在這里了,不過說實話,我記得江杰林這個名字,但我沒有買過這個人的記憶。”

    駱有成抽下一本書,虛幻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書在手里有如實質。書名就是人名,下面還有一串編碼,和老姑婆腦子里的編碼格式一模一樣。駱有成問

    “你頭腦里的編碼對應的就是這些記憶?”

    “是啊,一條編碼對應一本書,否則腦子要亂掉的。”

    駱有成很佩服這個老姑婆。不說幾千條記憶,就是把兩三個人的記憶同時裝在腦子,用不了多久,這個人也得精神錯亂。林老姑婆把所有記憶存儲在銷魂院的系統中,把自己的大腦變成了高效的搜索引擎,不會讓別人的記憶干擾她的正常思維,也不妨礙她隨時調閱這些記憶,從中獲取愉悅。

    駱有成問“沒猜錯的話,你的耳飾應該就是編碼轉換器吧?”

    林媽媽又來勁了“小寶貝真聰明,我真的舍不得你去冒險了。”

    駱有成一邊瀏覽著記憶之書的名錄,一邊說“好的,正好留在你這里看看書。”

    林媽媽撒嬌道“你幫倫家把事辦了,這些書你隨便看,好不好嘛?倫家從來不分享這些寶貝的,你是唯一一個。”

    駱有成說“你這里沒有江杰林的記憶,我們的生意看來做不成了。”

    林媽媽著急了,說話就正經了“你等等,我看一下遺失名錄。”

    她的手上多了一張紙,掃了一眼,就往空中一拋,紙張像破裂的肥皂泡一樣不見了。她嘴里嘀咕著“別急,別急”,不知道是在安慰駱有成還是安慰自己。

    “嗯,不急,我還有一本《仇怨錄》。既然我知道這個名字,我一定在哪里見過。”林媽媽說。

    林媽媽的《仇怨錄》其實是一個名冊,上面記載了上千個名字,每個名字都有詳細的個人簡介,包括生卒年月、興趣、愛好、特長、獲得榮譽以及重大經歷。林媽媽說這些人的記憶都被殺千刀的常強盜搶走了。

    雖然鬼王的人更喜歡和常友林交易,但他們每次都會把貨源清單遞送給林媽媽一份。有林媽媽參與,常友林給的價會高出報價的五成甚至一倍。在與常友林的商業競爭中,林媽媽通常扮演的是義務抬價員的角色。

    她恨鬼王的人,更恨常友林,盡管對自己沒有什么好處,她依舊樂此不疲地幫助鬼王的屬下痛宰常友林。然后把這些永遠不可能歸屬自己的人的名字記錄在《仇怨錄》里。《仇怨錄》里的名字越來越多,《仇怨錄》越來越厚,林媽媽的怨念越來越深。

    這本《仇怨錄》,相當于常友林的庫存清單,至少記載了對方的絕大多數庫存。

    駱有成看著三寸厚的《仇怨錄》,背脊發寒,暗暗警告自己,千萬不要得罪女人。

    林媽媽蘸著口水,一頁頁翻看著《仇怨錄》,臉上充斥著憤懣、不甘和哀傷。她這哪里是在幫駱有成找人,她看的不是名字,而是對常小偷常強盜的血淚控訴。

    駱有成輕咳一聲說“我這個人,其實耐心不是很好。”

    林媽媽從哀怨中回過神來,說了句馬上,直接翻到了有江杰林名字的那一頁,說“找到了。”

    駱有成無語地看了老姑婆一眼,她擁有著強大高效的信息檢索器,不用一毫秒就可以檢索到相關信息。偏偏要學著古代的圖書管理員樣兒,磨磨蹭蹭地一本本、一頁頁地翻閱圖書。她喜歡的調調,其實有點東施效顰的意思

    (本章未完,請翻頁)

    。

    江杰林的生平簡歷相對比較簡單,記錄顯示他被出售的時間是2667年,也就是災紀元12年。算算時間,二姐那年二十歲,正在一邊流浪一邊苦練武功。

    江杰林的職業一欄寫的是獵人,特長是槍械和劍術,異能則是疾速。他的能力和二姐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重大經歷只記錄了一條,和名叫田庾亮的人一起,截殺了一支獵奴隊。兩天后,他們被鬼王衛隊抓獲。

    駱有成向林媽媽確認“他的意識在常友林那里?”

    “我本本上記的,都是被他買去的人。”

    林媽媽很興奮,無論駱有成愿不愿意幫她,他為了江杰林的意識,都會去找常友林的麻煩。

    “田庾亮在你這里?”

    三十五個魃的記憶之書,有一本屬于田庾亮。

    林媽媽的手開始撥動書架“他最近在《霸刀橫行》的游戲里擔任nc,扮演霸刀宗宗主。”

    “靈魂扮演的角色還能經常換嗎?”

    “那是當然的,玩膩了就換一個,上百款游戲的nc隨便選。我不會分享我的記憶之書,但讓他們在游戲里過不同的人生還是可以的。”林媽媽從書架上抽出田庾亮的記憶之書,遞給駱有成。

    駱有成直接翻到了后面的章節,尋找與江杰林相關的記憶。

    林媽媽貼心地問“要不跟我進系統?瞬間就可以消化他的記憶。”

    駱有成說“謝了,我突然喜歡上了你這種類紙質書的閱讀方式。”

    林媽媽嗤嗤地笑,伸手在他身上拍了一記“小冤家,怕我吃了你?放心吧,我現在有求于你,不會干傻事的。”

    駱有成還真有這個擔心,游戲系統是林媽媽的主場,她是那里的神。

    林媽媽不等駱有成回答,拍了拍手,虛擬書架和駱有成手上的記憶之書全部消失了。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扇光門,林媽媽的血肉之軀還在駱有成身邊站著,意識體卻在光門里向駱有成招手。

    駱有成只得把那段擁有偽裝記憶的分離意識重新分割出來,飛進了光門。

    光門之內,依舊是虛擬的魔幻圖書館,林媽媽抽出了田庾亮的記憶之書,兩只手夾著書揉搓了一會兒,雙手分開的時候,一本變成了兩本。

    “你在復制記憶?”駱有成驚訝地望著林媽媽。

    “這哪里是復制,頂多算復印。”林媽媽遺憾地說,“記憶是最玄妙的東西,記憶之書雖然能忠實記錄一個人一生的記憶,終究是死的,少了原汁原味,還少了……活性?”

    “靈魂?”

    “小機靈鬼,媽媽太愛你了。對,就是靈魂。”林媽媽高興地說“這些沒有靈魂的副本,是死物。它只是一本故事書,永遠不屬于你你的記憶。但我答應了那些人,讓擁有靈魂的藍本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這個世界里。”

    駱有成說“幸好你這么做了,否則我現在見到的就是一個無數記憶雜糅在一起的瘋狂意識體。”

    林媽媽向駱有成拋了個媚眼,沒有和他繼續這個話題。她把一本記憶之書放回書架,另一個拓本在手里揉成一團,不由分說地拍進了駱有成的腦袋。

    系統里的林媽媽依舊騷力十足,但比現實中的她多了分霸氣。

    (本章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