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118、真相
    “你先起來。”

    和神情焦灼倉皇的櫻娘形成鮮明對比,沈鳳璋面上神情冷靜。她親自走到櫻娘身旁,攙扶住櫻娘的雙臂,將她從地上扶起來。

    在沈鳳璋的感染下,櫻娘情緒也漸漸穩定下來。她深深吸了口氣,看向沈鳳璋,聲音中滿是懇求,“郎主,請您一定救救阿姊。”

    姊妹連心。她與阿姊相依為命多年,此刻她有極為不好的預感。

    沈鳳璋頷首,聲音雖然不大,但語氣卻尤為堅定,帶著令人信服的斬釘截鐵味道,“你放心。”

    她先是向櫻娘仔細詢問了茶娘今早出門的情況,問清所有細節之后,她朝外喊了一聲,召來部下,吩咐他們去找人。

    部下們出去后,沈鳳璋看著坐立難安,臉上滿是焦急忐忑之色的櫻娘,安慰道:“你別急。只要茶娘還在建康,就一定能把她找出來。”

    沈鳳璋手底下那一幫廷尉府的侍衛,被旁人稱作廷尉鷹犬,這其中固然有幾分貶義,是將他們罵作廷尉府的走狗,同時也是因為這批人猶如蒼鷹獵犬一般敏銳的搜尋、調查能力。

    天色漸漸暗沉下去,如同一塊墨落入水中,將整缸水都逐漸染黑。沈鳳璋坐在書房里,等著手下人來匯報尋找結果。

    吱嘎一聲,有人推開門,從屋外進來。

    來人無視坐在一旁,眼神急切期待的櫻娘,快步走到沈鳳璋跟前,肅聲喊了一聲,“郎主。”隨后湊近沈鳳璋耳旁,斂眉肅容,低聲耳語了兩句。

    櫻娘起身。站在一旁的她,聽不到走進來的部下到底和沈鳳璋說了什么,她只能看到,在聽到部下的稟報后,沈鳳璋雙眉微微一蹙,臉上顯出幾分凝重冷肅之色。

    “我知曉了,你們繼續去找人。”沈鳳璋朝部下頷首,贊揚了對方一句后,吩咐對方繼續行動。

    那名黑衣男子退出去之后,櫻娘緩步走到沈鳳璋身邊,小心翼翼,“郎主,怎么了”

    沈鳳璋凝視了櫻娘一瞬,終究還是搖了搖頭,“無事。”

    雖然沒有和櫻娘說,但結合方才那名部下匯報的情況,沈鳳璋隱約覺得,這回茶娘失蹤的事,應該是沖著她來的。

    方才那名部下進來,是來稟報一件他們在搜查茶娘過程中無意間發現的事牛醫師也失蹤了

    自從當初從遭受瘟疫的義安郡回來后,沈鳳璋便將牛醫師提拔為她的私人醫師。正好先前那位知曉她真正身份的衛醫師年紀大了,沈鳳璋便索性派人將衛醫師送走養老,她平時身體不適,都由牛醫師看護。

    牛醫師平日里喜歡調配嘗試各種各樣的藥方,和外人接觸不多。不大可能有人因為和牛醫師的私人恩怨而將他抓走。

    對方是沖著她來的

    沈鳳璋擱在膝蓋上的手猛然收緊握拳,她眉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的光芒,如同刺人的刀芒。有人對她的身份產生懷疑了

    擄走牛醫師的和擄走茶娘的,很可能是同一批人。

    想到這里,沈鳳璋再也坐不住。她起身在書房中踱步,鍍亮的月光透過窗子,灑在她肩上,身上,將她一頭黑發照出幾分霜白之色。她森黑的睫毛在銀白的月光下更是如同凝了一層霜一般。

    冷霜似的月光下,沈鳳璋眉眼冷肅,殺氣翻滾。眼看任務成功在即,她絕不允許有人破壞她回家的路

    事實上,沈鳳璋想的沒錯。

    不論是突然失蹤的茶娘還是牛醫師,帶走他們的都是同一批人。對方正是沖著沈鳳璋來的。

    牛醫師雖然不經常與人打交道,喜歡一個人呆在藥房里配藥。但他有個愛好,喜歡喝酒。而且牛醫師酒量極差,俗稱半瓶倒,每次一喝就醉,醉后就喜歡拉著人講話。

    最近這段時間,沈鳳璋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外人輕而易舉就能看出她健康狀況不是很好。對方也察覺到了這一點,同時對方還發現了另外一些線索。

    他們先是帶走了牛醫師,輕而易舉就從牛醫師口中撬出了沈鳳璋的身體狀況。除此之外,對方還從牛醫師口中得到了一個意外之喜

    沈鳳璋實際上一直在女扮男裝

    一得到這個意外的收獲,對方喜出望外,但并未輕舉妄動。畢竟一直以來,沈鳳璋的行為表現沒有半點像女子的地方,就連他們,一開始也不信牛醫師的話,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幕后之人思索良久,打算再找一個證人。

    這個被幕后之人挑中的證人就是茶娘。

    陰森幽暗的牢房里,茶娘獨自坐在骯臟污穢的稻草上。牢房里沒有窗,她無法知曉自己被帶進來到底過了多久了。她只能憑自己的感覺,估計外邊的天肯定已經黑了。

    茶娘盯著墻,墻上有塊磚缺了一個口子,她看著那個缺口,腦中再一次回響起那人和她說的話。

    “只要你出面作證,你接下來后半輩子的榮華富貴,我都能給你。”

    茶娘擱在腿上的手不由自主握緊了,渾身上下都顫栗起來。她不在意榮華富貴,然而她在意郎主

    一旦郎主真正的身份被曝光,郎主接下來的日子要如何度過甚至于,郎主先前隱藏身份入朝為官,是否又會構成欺君之罪

    新帝本就與郎主不和,又是否會抓住這個機會,狠狠治郎主的罪

    一想到這些可怕的后果,茶娘本就難看蒼白的臉色越發像蠟一樣。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將腦中那些可怖的念頭甩出去,一心思索她該怎么做,才能幫助郎主度過這次危機。

    然而,太難了。

    敵人來勢洶洶,勢力強大,她區區一個婢女,如何能突破重圍,將對方的惡意告訴郎主,又如何能挫敗對方的陰謀呢

    地牢遠處似乎傳來了腳步聲。聽著那隱約靠近的腳步聲,茶娘渾身一震,臉色越發慘白的同時,一雙眼睛卻亮得驚人。

    她抬手,摸到頭上的發簪,尖銳的發簪尖頭抵住掌心,帶來些微刺痛。

    事到如今,別無他法

    地牢的拐角處投下一道影子,茶娘望著那道影子,腦海中忽然浮現出沈鳳璋的容顏。她握著簪子的手狠狠一緊,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不論如何,她都要保護郎主

    沈鳳璋調動手下人馬,查找線索之時,沈雋已經帶著人趕到這個幕后黑手的臨時住處。

    “砰”

    院子里的人還未反應過來,就見兩扇大門被人狠狠撞開,一群披堅執銳的士兵分為兩列,快步魚貫而入,在他們身后,一名身著紫衣的年輕男子緩步走進來。

    這名身著紫衣的年輕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收到消息后帶人前來的沈雋

    望著走到院子中,站在最前方的那人,沈雋淡聲,“襄陽王趙淵穆,抗旨不遵,違反皇命,還不將他拿下”

    走出屋子,站在最前方的不是別人,正是瘸了一條腿,本該待在府里不得外出的襄陽王趙淵穆

    他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沈雋,先是一驚,隨后一怒,終于反應過來,“你一直在盯著我”

    沈雋神情淡淡,既無得意之色,也無羞慚之色,他朝趙淵穆淡聲,“孤只是派人保護你而已。”他輕輕搖頭,“哪能想到,你竟然抗旨不遵,偷偷出府”

    這段時間,原先豐神俊秀、燦若春花秋月的趙淵穆快速憔悴。此刻,他惡狠狠盯著沈雋,咬牙切齒,“你就是故意在給我設套”

    他就說,為何他出府如何簡單,為何他能那么輕而易舉聯系上父皇留給他的舊部原來一起都是沈雋在背后操控

    自從失了皇位,而且兩條腿還被打折,救治不及時徹底殘疾之后,趙淵穆始終心懷恨意,心有不甘。

    他手中還有一部分老皇帝留給他的,不為人知的秘密力量。光憑這股力量,趙淵穆并不能推翻沈雋。他考慮再三,把主意打到了沈鳳璋頭上。

    他派人去調查沈鳳璋的真實身體狀況,想以此威脅沈鳳璋幫他辦事。沒想到在找來牛醫師之后,趙淵穆得到了一個意外的好消息。

    他當即就決定利用沈鳳璋這個把柄,脅迫沈鳳璋替他辦事。

    他還沒實現自己的計劃,沈雋竟然就這么快找上門來。一想到自己竟然又落入了沈雋的圈套,趙淵穆怒急攻心,再也忍不住,噴出一口心頭血。

    “殿下”

    趙淵穆身后人趕緊上來扶住他,臉上滿是焦急擔憂之色。

    站在對面的沈雋卻神情冷漠,他冷眼看著趙淵穆,厲聲,“先前你逼宮謀逆,孤念在你我血緣之上,饒你一命,然而沒想到你死不悔改,竟又抗旨不遵,謀劃逆反之事,孤饒過你一次,實在不能再饒你第二次。”

    “眾將士聽令將襄陽王拿下,打入天牢,革去親王之位,貶為庶民”

    “是”

    沈雋站在一旁,看著衣襟染血,狼狽不堪的趙淵穆被人帶走,心底泛起一絲淡淡的愉悅。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朝沈雋快步走去。

    “何事”沈雋淡聲問到。

    “啟稟陛下,屬下們在府中地牢里發現了一具女尸和一名醫師。”

    沈雋剛想讓他們按以往的規矩來,就聽見部下繼續開口,“那名醫師自稱是沈鳳璋沈大人的人。”

    聽到沈鳳璋三個字,沈雋聲音一頓,眼眸微微一沉。一直照顧沈鳳璋的醫師

    他心思如電瞬間急轉,一下子就想到沈鳳璋最近這段時間模樣看上去有些憔悴,不是很好。

    哪怕先前剛被沈鳳璋油鹽不進的態度氣到心口發疼,但聽到這里,他腦中冒出來的第一個念頭仍是:正好,這名醫師就在這里,他不如直接問問對方阿璋的身體狀況。

    帶著這種想法,沈雋朝地牢走去。

    跟在沈雋身后的士兵們被屏退在外。他們守在地牢的入口,看不到也聽不到地牢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們只能見到,半刻鐘后,從地牢里重新走出來的新帝,面色難看至極,陰沉得似是暴雨將至,然而眉眼間卻又藏著幾分急迫焦灼,完全不似先前走進去時的冷靜從容。

    “陛下。”士兵迎上去,想要說什么,卻被沈雋抬起的手掌拒絕。

    沈雋嗓音帶著一絲微微的沙啞,似是被砂紙打磨過一般,他朝著士兵,只交代了兩句話,“把里面那具女尸送回始興郡公府。

    這邊的事,暫時交由王校尉處理,讓他帶人回去。”

    說完這兩句話,沈雋大步朝外走去,他越走越急,步履快得近乎跑一般。寬大的衣袍在他身后翻飛,翻出一道滾滾紫浪。

    一出門,他便搶了手下士兵的馬,動作干脆利落地翻身上馬,一拉韁繩,縱馬朝著始興郡公府的方向而去。

    作者有話要說:  這章是昨天的,昨天又睡著了:3

    今天晚上還有一更感謝在2019111022:57:032019111306:06:1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vesky、心1118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三山半落58瓶;菁蕎蕎50瓶;virgo15瓶;大西瓜127817、嗷嗷待哺的吃瓜群眾、鹿島二樓10瓶;枳意緣伊6瓶;jackey的fée5瓶;g1ye、反派角色、不想飛的雞翅膀3瓶;bibibabibobo、辭川、魚我所欲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