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九百零九章
    人盡皆知,火靈公主和夢靈公主都是萬靈王非常寵愛的女兒,況且火靈公主與身為千軍統帥的江忘川成婚的事情也是鬧得滿城風雨,紅衣女子看這情形,就知道了江忘川和烈焰的身份,趕緊拍起馬屁來。

    “恭祝火靈公主與江大元帥喜結連理,愿你們百年好合永遠甜蜜,也祝夢靈小公主永遠開心快樂,一直這么可愛。”

    紅衣女子一邊說著一邊在地上坑頭,夢靈被她說的咯咯直笑,開心的不得了,掙開烈焰的懷抱,跑到紅衣女子身邊,伸出胖嘟嘟的小手費力的解開紅衣女子身上的繩索,然后回過頭對烈焰說道:“這么好又漂亮的姐姐,你們為什么要綁她啊?”

    紅衣女子繩索被解,露出一臉喜悅的樣子,又是說了一通夸獎的話,夢靈聽了后小臉紅仆仆的開心的不得了。

    烈焰與江忘川對視一眼,二人同時看著紅衣女子不斷向夢靈獻殷勤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江忘川走過來將夢靈抱了起來,笑罵道:“剛剛你不是說人家是小三么,怎么現在又管人家叫漂亮姐姐了?”

    夢靈瞪著一雙大眼,一本正經的說道:“小三和漂亮姐姐有矛盾么?”

    烈焰輕哼一聲,臉色陰沉了下來,說道:“夫君,把她放下,就是我們把她給慣壞了。別人夸她兩句就找不到北了,如果一直這樣,以后遇到真正的敵人被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這是烈焰第一次對夢靈發脾氣,夢靈撅著小嘴,就要哭的樣子。江忘川對她眨了眨眼,使了個眼色,然后將她輕輕的放在地上,說道:“你姐姐說得對,以后不能輕易的相信別人了,知道嗎?”

    夢靈撅著嘴,轉過身就向著寨子里跑去,哇哇的大哭起來。

    陳咬銀見狀,緊忙追了過去,烈焰大喝道:“別管她,讓她自己哭去!”

    陳咬銀縮了縮脖子,聽話的退了回來。

    江忘川拉起烈焰的手,說道:“小孩子不懂事,沒必要這么嚴厲,說兩句就算了。”

    “夢靈她不是普通的孩子,她有皇家的血脈。就因為我們什么事都太依她了,才導致她現在對別人沒有任何防備,而且她已經六歲了,是因為遇到時空亂流才變成五年前一歲時的樣子。”烈焰輕嘆了一聲,說道:“母后一直在發展蟲洞計劃,父王要掌管朝中大事。他們都沒有時間管教她,我是她的姐姐,比她大二十二歲,只有我有時間去管教她。”

    說到這里,她便氣不打一處來,回頭怒視著紅衣女子,紅衣女子嚇得臉都白了,沒想到馬屁拍到了馬蹄子上,露出一副驚恐萬分的樣子。

    “你很能說是嗎?竟敢明目張膽的在我面前哄騙夢靈公主,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長嗎?”烈焰陰沉著臉,回過頭看著身邊的隨從,大吼道:“你們都是木頭嗎?把她給我拉出去砍了!”

    隨從們不敢違抗,立即將紅衣女子拉了起來,紅衣女子嚇破了膽,拼命的求饒。

    “住手!”江忘川趕緊讓隨從們停手,回過頭看著烈焰,說道:“我知道你不容易,但也不能如此任性吧,你想殺誰就殺誰,還有沒有王法了?”

    烈焰冷笑著看著江忘川,說道:“你跟我提王法?你以為你是誰?當了個破元帥還擺上譜了?”

    江忘川當場就怒了,抬起巴掌就要打過去,烈焰伸著臉怒視著江忘川,說道:“打呀,有種你就打我,不打你就是沒種!”

    “不可理喻的敗家娘們,我從不打女人,你也別激我,大不了老子一走了之,你就當活寡婦去吧。”江忘川轉過身就向著寨子外走去。

    瘦子見二人發這么大火,趕緊追過去把江忘川拉住,獨眼也走了過來,對江忘川說道:“她雖然是一個公主,但也只是個女人而已。你身為她的男人,就應該懂得替她分享壓力,而不是在這個時候和她置氣。”

    江忘川看著獨眼,冷笑道:“老子才跟她結婚一天,她就把我當小白臉看待,動不動就要殺人,你喜歡你和她過去,別攔著我!”

    聽到江忘川說出這種話,獨眼立即打了他一巴掌,拽著他的衣領,沉聲道:“你我是兄弟,請你以后不要再說這種話。”

    烈焰把江忘川的話都聽在心里,她雙眼含淚,哽咽著說道:“你知道我為什么要組成靈荼這個組織嗎,我都是為了你。早在兩年前我就注定要嫁給你,你那時的身份很簡單,為了替你減少壓力,我一直在為你招兵買馬,這些事情連父王都不知道,想不到今日你竟說出如此狼心狗肺的話!”

    江忘川停下腳步,回到烈焰身邊,沉聲道:“我不知道你做這些事情是為了我,我很感激。但我也不喜歡依靠一個女人上位,如果你真的看中我喜歡我,就把我當作一個真正的男人,不要什么事都替我做,我是我,不是你們皇家的工具。”

    “你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嗎?”烈焰冷笑一聲,反問道。

    江忘川的話語嘎然而止,搖了搖頭,說道:“不可理喻!”

    烈焰的胸脯起伏不定,看起來氣得不輕,突然大喊一聲道:“來人!把駙馬和這個賤女人都給我拉下去砍了!”

    江忘川目瞪口呆的看著烈焰,腿一軟,當場就跪了。隨從們也嚇得不輕,他們哪敢砍駙馬的腦袋,跟著江忘川一起都跪在了地上。

    看著江忘川跪在地上的無賴樣子,烈焰都氣笑了,走到江忘川面前,低下身子看著江忘川的樣子,冷哼道:“你的男人氣質呢,怎么說跪就跪?”

    江忘川尷尬的不得了,抬起頭看著烈焰的雙眼,突然咧嘴一笑:“嘿嘿,老婆大人,您是開玩笑的吧。咱們吵吵就算了,別這么當真,瞧把那碰瓷女嚇得。”

    此時,碰瓷女因為壓力過大嚇得直接暈倒在地上,也沒人顧得上管她。

    烈焰好氣又好笑,伸出手掐著江忘川的耳朵,拎著他回到寨子中的大堂里。隨從們跪在地上不敢起身,片刻后大堂里便傳來江忘川殺豬般的叫聲。

    “公主大人,我錯了……求輕饒!咳,別打臉啊!啊,別掐我胳膊,哎呀,我的屁股……”

    多年以后,江忘川悟出一個深刻的道理,那就是……

    發火的女人最可怕!

    “我得了一種病,一種叫做妻管嚴的不治之癥。感覺整個世界都是黑暗的,到處都充滿了暴力和蹂躪……好在找到了久違的記事本,讓我有機會獨自一個人在筆尖發泄自己的情緒。

    超腦系統給我留下了屬于我的東西——那個裝著我全部家當的包裹。包裹里裝著我的記事本和筆,十八顆藍色的未知晶體,以及一顆神秘珠子,還有三塊黃鋼重金。這件包裹也是被獨眼在山寨里撿到的,我猜測這就是超腦系統所說留下的屬于我的東西,不知道超腦系統是怎么將包裹傳送過來的,而且還延遲了這么多天才送到這個世界。還有一點也說不通,王朝印璽也是放在這個包裹里的,為什么王朝印璽會先傳送過來?”

    江忘川看著記事本,停下了筆,陷入了沉思。

    隨著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所見所聞也越來越廣。從一個地球默默無名的網絡寫手,到現在成為了異世界的駙馬爺兼職統領千軍的大元帥。

    穿越了宇宙,跨越了時空。經歷了死亡也見證了死亡,獲得了重生也見到了重生。

    這是一種輪回,正如這個世界的名字一樣。

    這是一個最接近神的世界,江忘川不知道這種說法從何由來,他也不想知道太多的事情,那樣只會徒增煩惱。

    江忘川現在有了地位,可以說應有盡有,唯獨缺少的是真正的快樂與腳踏實地的真實感。

    曾經,他幻想過一夜暴富,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但現在這個愿望自己已經實現了,卻沒有獲得真正的快樂。

    如果命運可以交換,他寧可做一個普通人,還是以前那樣的生活。每天都守在電腦前,為了夢想書寫著自己的人生,天天被父母嘮叨著出去找一副正經的工作。這種生活雖然簡單,但最起碼還有目標。

    江忘川現在感覺就像游戲里用了外掛一樣,自己的屬性都調到了最高等級,瞬間擁有一切,除了一剎那的喜悅,完全沒有了成就感。

    “如果現在可以選擇,我寧可做吊絲也不做駙馬,寧可做一個技術黨也不做外掛狗!”江忘川的心里發出無聲地吶喊,充滿了無奈。

    如今瓦金寨的土匪們都搬到了王宮里,成為了自己的禁衛軍,萬靈王知道后并沒有過問此事,烈焰無論做什么他都默許。

    合上了記事本,江忘川從床上走了下來,站在窗邊,看著外面的皇宮大院,望著天空晴空萬里,卻是滿心憂愁。

    借著古韻,江忘川想起古人的一首詩詞,便忍不住朗誦起來: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門被輕輕推開,烈焰悄悄的走進房間,看著凝望著窗外之色的江忘川,眼神中充滿了同情,慢慢地走來,依偎在他的身邊,柔聲道:“剛剛在外面聽到你朗誦的這首詩,真是思鄉切切,憂上心頭,比愁更愁。”

    江忘川伸出手懷抱著愛人,輕笑了一下,恢復了無賴的樣子,輕捏著玉手,說道:“這人一旦寂寞啊,就好多愁善感,你該多陪陪我。”

    “我這不是來陪你了么。”烈焰眼中柔情滿滿,輕聲道:“你知道嗎,我很迷戀你一臉憂愁的樣子。因為我感同身受。在我十二歲到二十歲的八年時間里,一個人漂流在無邊無際的宇宙中,因為我是王的子嗣,必須使自己變得強大,我要在無邊的黑暗中歷練,經歷了刻骨銘心的孤獨。這是我的命運,即便身不由幾,但也不得不認命。”

    江忘川緊緊的懷抱著她,輕嘆了一聲,說道:“我給你唱首歌吧。”

    “你還會唱歌呀?”烈焰好奇的說道。

    江忘川松開懷抱,向后退了一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得意的說道:“那當然了,你老公的外號可是情歌小王子。”

    烈焰饒有興趣的看著江忘川,露出一臉不信的樣子,說道:“還情歌小王子呢,你唱一下我聽聽。”

    江忘川清了清嗓子,放開了喉嚨,清唱了起來:

    “硝煙輕起天邊,揮劍斬千愁,紅顏紅塵一笑,惹醉英雄眸。如果今生不能相依相守,換得一世憂,恨長夜,情不絕,愛連綿不休。

    望青山黃沙起,雄鷹展翅吼。問蒼天借御劍誓將壯志酬。

    伊人輕撫衣袖,獨上高樓,人比黃花瘦。誰用眼淚煮的酒,迷了心頭。

    千古江山如畫紛爭天下,青絲變白發,莫說金戈鐵馬,夢醒在天涯。

    一醉千秋萬世醉盡繁華,那一夜琴聲,那一生那一世牽掛,濁酒一杯,還放不下……”

    一曲歌聲畢,烈焰聽得入神,陷入到歌詞的意境之中,忍不住抬頭看著江忘川的雙眼,追問道:“這首歌叫什么名字,好悲涼的意境。”

    江忘川說道:“這首歌的名字叫做《醉春秋》,是我很喜歡聽的一首歌。”

    “醉春秋,醉春秋,一醉解千愁……”烈焰小聲嘀咕著,突然離開了房間,不久后她便帶著幾個人搬著兩大壇子酒回來。

    幾個下人將兩壇酒放在地上,烈焰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好了,你們下去吧。”

    “你這是干嘛?”江忘川瞪著眼睛說道。

    烈焰拍了拍手,說道:“一醉解千愁啊。”

    江忘川看著這兩大壇酒,咂著嘴,說道:“行,為夫今天舍命陪夫人,拼了!”

    “痛快!”

    烈焰豪爽一笑,自己舉起一壇酒,然后看了看江忘川,江忘川搓了搓手,也舉起酒壇。

    二人舉著酒壇子撞了一下,打開壇蓋,同時猛灌了一口。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