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吞天元嬰
    玄鳥山的規則之力,擁有禁空法陣,任何修真者都無法御空飛行。可是現在有元嬰期霸主,從玉橋而來,轉瞬就來到眾人的眼前。

    “陰元極?”楊柏退后一步,玄道陰元極,修真界第一金丹大能進入元嬰期。如今的陰元極仿佛有年輕好多歲,皮膚猶如嬰童,秀發飄揚,猶如謫仙下凡一樣。

    “陰元極,你晉升了?”手握戰神戟的陶景天羨慕的看著陰元極,陰元極能夠到來,楊柏等人必死。

    “如我隨意,我說過了,這里會讓我成為元嬰期。”陰元極大笑幾聲,聲震玄鳥山。元嬰期的威能化為銀河,照耀九天。

    楊柏退后了,龍泉劍又一次低垂下去,趕緊來到石靈兒等人的身邊。沖著石靈兒擺了擺手,宋端武跟風陵也震驚的看著對面。

    “糟糕,是陰元極,怎么辦?”宋端武剛剛恢復一絲氣力,著急的看著對面。

    “有我在,我擋著,如果實在不行,你們進入幽都宮。”楊柏暗中指了指山巔,幽都宮當中應該有寶物能夠擋住陰元極。

    “那是元嬰,你瘋了!”石靈兒趕緊搖了搖頭,楊柏就算在厲害,面對可是元嬰期。

    “陶景天,看來你也得到不少的東西,你也要馬上晉升了?”陰元極背著手,俯視的眾人,仿佛都沒有看到楊柏一樣。

    “跟你比,還差一些,這里有神格碎片,吸收這些能量,我一定能夠晉升。”陶景天稍微冷靜下來,剛才差點被楊柏碾壓死,如今終于能夠恢復過來。

    “神器?”陰元極看著陶景天手中的戰神戟,點了點頭,而此時的陶景天卻沖著楊柏獰笑起來。

    “陰師兄,如今你可是元嬰期,只要你幫著我滅殺楊柏等人,玄鳥山這里的一切,我都分給你。”

    “楊柏,你死定了!”陶景天繼續朝著楊柏哼道,楊柏這些人必須死,尤其石靈兒手中的儲物袋,一定要得到,那些可都是殷商時期留下的寶貝。

    “陶景天,死的人,依舊是你。”楊柏終于面對兩人,楊柏吸收兩個神格碎片,如今神念已經能夠對抗元嬰期威能,手握神劍龍泉,丹田內的避塵珠也散發寶光。

    “你說什么?”陶景天更加不滿,都這個時候,楊柏還這么狂言。

    “他說的對,死的人,本就是你。”可就在陶景天怒罵楊柏的時候,一只手猛的出現在陶景天的腦袋上。

    “陰元極師兄,你要干什么?”滔天的威能猶如潮水一樣涌入,陶景天猛的無法移動,就連戰神戟也無法舉起。

    “哈哈哈,陶景天,你還沒有進入元嬰期,有什么資格跟我分玄鳥山的寶貝。你知道這里都有什么嗎?”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以為讓你們正一道進來是為了什么?你們只是養料,是讓我成就第一元嬰的養料。”

    “陰元極,你瘋了,你放開我,我們聯合起來,是無敵的。”陶景天可是正一道長老,身份尊貴無比,在修真界也是跺一腳亂顫的人物。

    “只有我是無敵的,就讓你感受一下我的神功,吞天。”陰元極長嘯一聲,元嬰期的法能讓陰元極的手掌化為金色。

    一股渦旋,一個黑洞猛的出現在手中,楊柏也倒下一口涼氣,就是這轉眼間,陶景天的身體居然化為白骨。

    “這是什么功法?”楊柏就算想到陰元極毒辣無比,也沒有想到陰元極這么快動手,而且陶景天會這個下場。

    “他修煉的是魔功,吞天魔功,玄道怎么能夠修煉這樣的功法,這是人神共憤的事情。”風陵師太卻狂吼起來,玄道可是正道的宗門,怎么可能修煉這樣的魔功。

    楊柏又是一愣,這里的魔功跟魔卻并沒有任何關系,指的是修煉的邪法之功。吞天魔功這樣的功法,吸收任何的能量,轉化靈氣。

    陶景天的血肉消融,精氣神統統融入魔功當中,這樣非人的功法,就算是修真界也是相當忌諱的。

    修真者修煉幾百年,可是有人修煉魔功,只需要屠殺吞噬這些修真者,用修真者當養料,提供修煉之源。

    “你居然知道?”陰元極當然聽到風陵的話,陰鷲的目光掃向四周,此時的陰元極真得猶如魔神一樣。

    “陰元極,你住手!”陶景天的神魂已經出現,體內的金丹已經干癟,白骨森森,陶景天想要附在戰神戟之上,結果一只手直接就抓住戰神戟。

    “如此神器,當歸我,陶景天,你可以放心走,這里所有人都要陪你死,哈哈哈。”吞天魔功,陰元極之所以能夠成為金丹大能第一人,就是暗中修煉吞天魔功。

    恐怖的渦旋又一次出現,陶景天的神魂凄慘的叫著,那可是形神俱滅,修真戰斗最凄慘的下場,連輪回的機會都沒有了。

    “死了?”楊柏瞳孔一縮,體內的龍氣剛才都在震蕩,陰元極這個魔功太兇了,估計連龍氣都能夠吸收。

    一道道神光在陰元極身上涌現,陰元極長嘯連連,戰神戟在陰元極的手中又一次綻放神芒。

    天上底下,唯我獨尊,陰元極不光晉升元嬰期,憑借吞天魔功,已經擁有蓋世之法。陰元極的目光終于冰冷的看向楊柏。

    “楊柏,束手就擒吧,我可以讓你舒舒服服的死。”陰元極沒有想到楊柏能夠活下來,不過現在已經不主要,如今陰元極是元嬰期,滅殺楊柏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且陰元極還擁有戰神戟。

    “陰元極,你修煉魔功,修真界會共討你的。”風陵怒吼一聲,身為正道宗門,絕對不能夠助長邪魔之氣。

    “是嗎?你們統統都死了,誰知道?”陰元極一挑眉,元嬰期的威壓轟然朝著風陵降臨過去。

    “轟!”天地有神雷,楊柏趕緊一揮手,龍霆符轟了出去。如今只有楊柏能夠面對陰元極,不能夠讓風陵等人再次受傷。

    “這是你的傳承,你跟昆侖一定有關系吧。”陰元極淡淡一笑,又一次勾了勾手,天地玉橋凌空倒轉,化為四方戰旗。

    戰旗飄揚,封鎖這片天地,陰元極揮手之間,就布下恐怖的法陣,根本無人能夠逃離這里。

    “楊柏,你也修煉的龍道術,難道當初那個人,真的從昆侖帶出龍道術的功法,這才讓昆侖動怒,引天下人共誅之。”

    陰元極陷入某種回憶,而楊柏卻瞳孔一縮,當然知道陰元極所說的那個人是誰,那是父親楊無敵。

    當初楊無敵叛逃昆侖,只有很少的人知道真正的原因。陰元極城府極深,忍了這么久,終于在元嬰期的時候,說出推斷楊柏的事情。

    “那個人?楊柏也姓楊。”風陵師太也愣住了,如果按照陰元極的分析,難道楊柏跟楊無敵有關。

    陰元極雖然推斷錯了,可是楊柏真的跟楊無敵有關。楊柏當然不會承認,只是冷冷一笑,一股無上龍氣轟然爆發出來。

    “狗屁昆侖,什么龍道術,你說的什么?”楊柏的真龍傳承,掌控的龍氣可沒有龍道術那么復雜,楊柏更加狂暴,而且龍體已成,根本不是龍道術能夠相比。

    “我推斷錯了嗎?你跟那個人沒有關系?”陰元極輕蔑笑著,陰元極已經看出來剛才楊柏的閃爍。

    “金丹期第一人?二十年前,你真的是嗎?”結果沒有想到,楊柏一句話,讓陰元極突然沉默了。

    “他的確是第一人,擁有吞天魔功,修煉的速度那么快。金丹六轉,就是為了等待進入元嬰期。可是這樣的金丹第一人,曾經也拜過,敗在那個人的手中。”風陵師太卻幽幽的說道,這件事只有一定的人知道,當初陰元極真的去尋找楊無敵,結果卻輸在楊無敵的手上。

    “哈哈,你們認為我輸了,哈哈哈。”聽到風陵師太的話,陰元極突然又一次狂笑起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歷歷在目,陰元極的面容越發的扭曲起來。

    “如果當初我動用吞天魔功,就會改變結果的。楊無敵,的確很強,可是最強的依舊是我。因為我已經成為元嬰,而他呢?卻被昆侖逼入死定,生死渺茫,哈哈哈。”

    “楊無敵,就是笑柄,哈哈哈!“陰元極狂笑連連,金丹期第一人已經不重要,如今應該是元嬰期第一人,未來已經超越昆皇,執掌修真界。

    “閉嘴吧你,在我看來,你才是笑柄。你吸收神丹晉升元嬰期,真的以為很厲害?”破妄金瞳之下,陰元極還是太著急了,體內殘留神丹的氣息很雜,應該不止吞噬一種神丹。

    陰元極還吸收神魂碎片,尤其是修煉吞天魔功,紛亂的氣流隱含在丹田之中。如果不是六轉金丹,陰元極就要被魔功反噬。

    “楊柏,吞了你,我就會成為最強。你知道嗎,當我晉升元嬰的時候,我居然后悔看到你死亡。幸虧你沒有死,你居然走進玄鳥山。”

    “這片天地,是紂王留下的,而當初的紂王得到神秘的力量,幽都宮一定留著神秘的力量。這股力量,就算是武王也想得到。”

    “我們這個修真界,是被天道拋棄的,想要晉升,想要長生不死,成就仙路,除了找到終極,就是得到一切力量。”

    “終極?力量,這個陰元極,知道這么多?”楊柏倒吸一口涼氣,陰元極也知道終極,終極之地就是楊無敵進入的死地,那里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