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八十章第二個新年(四)
    這是長孫連城,她能給你這些,你又能給的了她什么呢?人的一生,不能只有索取,還要有回報,不要說你那一點可憐的真心,那樣的真心,在山河破碎下又算的了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只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索取,所以你不失敗,還有誰能失敗。

    這天下真真是沒有能配的上清河的,就連我也不能,從來都不能,也不會指望,神族的公主,就應該高高在上俯視眾人。

    很滿意清河的回答,盡管自己心里也意難平,撫撫自己的胸口,還能怎么辦,事情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有些總該要了解的,我們一點一點慢慢的來,盡管自己也著急,盡管自己也心生倦意,可是世事太長又太艱辛,所有的籌謀所有的規劃都需要時間來一一的展現,所以不能慌張,不能行查踏錯。

    長孫連城沒有來的這些個日子里,慕金橙當真是清凈了許多,每日只有慕青藤在她身邊,慕青藤是最知道她最喜靜的,所以基本上都沒有什么聲音,只是安安靜靜的陪伴,每日里都來,拿上一本書,安靜的坐在那里品讀,用膳的時候,也不過多一副碗筷,是怕她太過的孤獨在這樣的異鄉,她也很感激,他能有這樣細膩的心思,真真是常羊山上最討人喜歡的公子,其實哪里是異鄉,所有的地方對于慕金橙了來說,都是過客,都是過客,待不住的過客。

    長孫連城不去昭華宮,當然最最高興的就是爍風的長公主千明玉,除了昭華宮,她去哪里都暢通無阻,自然就能更好的促進與陛下的感情了,而且最近陛下,顯然已經待見了她很多,盡管有時候寒風哀嚎她不想出門,但是,想想正在朝她招手的后位,還是決定拼上一拼,所以風里來雪里去,無怨無悔。

    自己的手藝也越發的厲害,什么能做想做的,都能變著花樣的做出來,而且口味十分的上佳,就連她自己吃了,都忍不住的為自己較好。

    也就是在這樣的冬天,在這樣的手藝的嫻熟之下,在冬天的大氅之下,絲毫的沒有覺得自己已經慢慢地開始粗壯,原來盈盈曼妙的身姿,原來風一吹就能化仙飛去的神女似的人物,已經沒了仙氣,長出了肉肉的臉蛋,當然看起來還是可愛的。

    婢女們又不敢說,她自己也察覺不出來,畢竟銅鏡,能照出個大概的容顏就不錯了。

    知道有一天長孫連城在書房里,抬起頭,擱下筆,接過她遞過來的湯,抬頭的看了她一眼疑惑的說道“長公主是最近睡眠不好,所以臉色浮腫了么?其實是可以找御醫去看上一看的。”

    “……”千明玉這才驚覺,這他奶奶的哪里是浮腫,明明就是胖了。

    胖,對于一個女人來說,尤其是對一個她這樣的仙女還說,是最要不得的病,真是要了命了,于是長孫連城也因著自己的這一句話,安靜了些許的日子,也算是因她人之禍,得了自己的福。

    長公主悄悄的多了起來,一日三餐清減成了一日一餐,餓的是頭昏眼花,也絕不松口,就是不吃,在胖下去就太嚇人了,悄悄的找出來,自己春天的衣服,竟然都穿不下去,那樣曾經的寬松,如今都一點也不能套進去,肉肉還在外面擠不進去。

    所以一天的得一頓飯,也減成了半頓。

    “公主,女婢聽說爍風長公主,昨日里請了太醫過去,說是莫名巧妙的暈倒了,你猜是什么毛病?她已經有好些的日子沒有去騷擾長孫陛下了。”祁風幸災樂禍的在慕金橙的眼前說道。

    “……”一看就不是什么大毛病,祁風也是個壞心眼婢女,準是又是什么幺蛾子,于是沒有言語,繼續的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書籍。

    “哎呀,公主您就猜一個吧,您這樣是在是太無趣了。”祁風咕囔著說道。

    “……”

    “那公主不猜,青藤公子猜一個總可以了吧。”祁風轉過頭去,對著坐在窗邊道。

    “祁風,你這可就為難我了,我一個大男人,哪猜的準女孩子家的那些個事情。”慕青藤放下手中的書笑著看著她說道。

    “嗯,也對,公子說的也在理,那么就讓女婢告訴你們,哈哈哈哈,她是餓暈了過去,據說是最近貼了些冬膘,現在這樣急切的想要甩掉,可是掉肉哪有那么容易呀,好歹也是自己一口一口吃出來的,所以每天她就只吃一丟丟,最后實在支撐不住了,站起來的時候沒有站穩,暈了過去,哈哈哈!”自己邊說著,邊笑的前仰后合。

    “愛美本是女子的天性,你們知道了也好,以后可要看好你們的主子不許她這樣,絕食很傷身體。”慕青藤淡淡的說道。

    “知道啦,公子!”祁風還是笑著應著。

    “是陛下說她什么了?怎么就突然這樣?”慕金橙皺著眉頭的味道,女人最要不得就是這樣,永遠的活在別人的嘴中,慕金橙知道,千明玉自己心里也最明白,可是為什么還要這樣,她是一個聰明的姑娘呀。

    “嗯,據說是有一日,她送湯去御書房,陛下問她是不是臉腫了。哈哈哈哈……”實在是忍不住自己又笑了起來,簡直是太好笑了,原來還以為這位長公主是多么的了不起,多么的清高自傲,現在看起來,還真是奇人行奇事呀。

    “……”慕金橙放下手中的書再也看不下去,這都是什么跟什么事,長孫陛下是真的沒有看出來人胖了,還是故意這樣說的,依著他的性子,不過是閑人煩了,順嘴的說著而已。

    長孫連城有著這世上最彎彎繞繞的心思,從來不肯說出口自己最真實的意圖,這樣該活的有多累呀,是往世她沒有看出來,在那樣恣意陽光的背后,還有這樣的陰寒,還是今世確確實實的改變?

    “再過兩天就是小年了,公主,你都沒有出這門看看咱們的院子已經開始裝點的特別的好看了呢。”祁風倒是沒有別的心思嘲笑完了別人,又開始絮絮叨叨,慕金橙是好長時間沒有出門了,大門不出二門也沒有邁,睜開眼就在這廳房,一天一天,一月一月,有慕青藤在身邊竟然也沒有覺得煩悶。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