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刷材料的關卡送上門了
    又過了幾日。,

    蜥蜴王的進化算是徹底奠定了黑鐸前往白銀山修行的想法。

    只不過還要一個月讓蜥蜴王的等級繼續往上蹭一蹭,否則未必能打得過那些野生的小精靈。

    赤爺的等級就是在那里練的,啥小精靈都有,高等級的小精靈和不要錢一樣,像妙蛙花啊、快泳蛙啊這兩種小精靈也會在里面出沒,賊幾把扯淡。

    至于金閃閃小火龍和利歐路前者估計要扯隊伍的后腿了,后者靠一手惡作劇之心,說不定能搞贏不少比它強的,從而讓自己的等級蹭蹭蹭往上冒。

    當然那都是一個月以后的事情了。

    現在的這段時間里,黑鐸要做的就是偶爾和小椿討教一下培育龍屬性小精靈的心得,有事沒事往煙墨圖書館跑兩圈。

    對了,還有拿龍王祭比賽結束后,花了小半天時間和阿輝一起去山上采到的紅芷做烈咬陸鯊的專屬營養劑。

    藥劑師這個職業其實在特別篇的后期有出現過,就是日月篇章的女主角滿月的職業,這位女主角可以說和狙射樹梟相當的配了,射弓箭那叫一個絕。

    沒了道館挑戰,不需要東奔西跑的黑鐸在煙墨市徹底定居了下來。

    不得不說這是個好城市,除了節假日以外人煙稀少,大街上無比親近,連汽車都沒幾輛。

    和前世汽車多到開始禁止鳴喇叭有著截然不同的區別。

    黑鐸這會兒剛從圖書館里出來,身邊跟著個性格鬧騰無比但強行被他放在圖書館磨性子的利歐路。

    瘋狗可以做,但靜狗你也得當,這是黑鐸的規矩。

    迎面而來三個龍之民。

    其中一個是熟人。

    “又見面了!冠軍!”勝賢驚訝的看著黑鐸,“你還待在煙墨市嗎?我以為你早走了!”

    黑鐸有些無奈道:“別給我起那種外號,拜托了圣!賢!”

    要不是勝賢沒什么惡意,只是單純想這么稱呼黑鐸加深記憶的話,他早就懟上去了。

    勝賢的身后也是和黑鐸有過一面之緣的那兩個龍之民,只不過黑鐸已經把他們忘干凈了。

    留著也是浪費腦容量。

    “嘿嘿嘿,對了,你還沒告訴我呢,怎么還留在煙墨市不會道館挑戰失敗了吧?”勝賢狐疑地看了黑鐸一眼。,

    黑鐸搖搖頭道:“我暫時在這里定居了,打算過些天再走。”他沒有暴露自己行程的打算,白銀山那種地方,滿是危險又滿是機遇,一般的小精靈獵人都不敢去那個地方。

    生怕一不小心就掛在那兒了。

    這種事情真說不好,厲害一點的小精靈獵人不過資深訓練家水準,手底下的小精靈根本達不到碾壓白銀山小精靈的程度,只能說勢均力敵。

    加上野生小精靈從來不管你什么訓練家不訓練家的,打就完事兒了,直接往你身上懟,你有什么脾氣?

    打出真火來人家一個范圍攻擊你直接歇菜!

    “定居?”勝賢怔了怔,他也想不到黑鐸能在煙墨市有棟房子,只以為他是住在小精靈中心呢。

    沒什么破事,就是路上遇到了以后閑聊了一會兒。

    從勝賢的口中,黑鐸得知他就像個炒作的紅一樣,熱度只持續了不到一個星期就散掉了,現在基本上學校里,馴龍師們都不會談論到他。

    這讓黑鐸很是高興地松了口氣,過氣了就好過氣了就好,莫名其妙在一堆沙雕的嘴里口口相傳,好在像這種破事來得快去得也快。

    聊了不到三分鐘,兩人分道揚鑣。

    勝賢依舊是沒把黑鐸當個人物的態度,但黑鐸卻感覺很高興。

    出名不是他的追求。

    走在回家的那條巷道上,也不知怎么地,熟人好像湊到一天上門來了,前些日子還教過他龍屬性小精靈培育方法的小椿正站在他家門口,手里拿著個通訊裝置,打算撥出去呢。

    黑鐸皺了皺眉,肯定是月亮伊布這個批又沒開門,懶是真尼瑪懶。

    “小椿姐!”黑鐸沖小椿招了招手,兩人認識了那么久,他的稱呼也在不知不覺中轉變,以前還覺得認別人當姐有些羞恥,但認多了也就習慣了。

    哪怕他的實際年齡比這些個姐姐的年齡都大。

    小椿見到黑鐸,立即眉開眼笑起來,“哦!正找你呢!”

    “啥事兒啊?”黑鐸想不到小椿能有什么找他的地方。

    小椿道:“就是學院那邊有點事要你幫忙。”

    學院,煙墨市只有一個訓練家學院,提供給二十萬龍之民的子裔上學,領悟基礎文化知識和培養小精靈的知識。

    小椿是那家學院的名譽校董。

    然而龍之民的學院和黑鐸竿子打不著關系,找他做什么?

    “有事您說話”黑鐸呵呵笑,他現在還指望著人家,巴不得多巴結兩下,乘機會把她龍息百分百麻痹的秘訣套出來。

    蜥蜴王這家伙可是也會龍息的,百分百麻痹不比龍之波動頂啊?

    龍之波動看著炫,真對戰還得是龍息!

    小椿本來就是個豪爽的性格,見到黑鐸答應的那么痛快連什么事都沒問,當下對黑鐸的好感度提升了兩個點,道:“那行,其實也不算什么大事,這不是寒假快到了么。”

    學院派訓練家是有寒假的,暑假也有。

    “他們要進行期末考核,人手不夠了來找你幫個忙。”小椿一臉淡然。

    就類似于監考唄。

    黑鐸前世當過監考,開考時候下面那些個學弟學妹一口一個老師差點沒把他笑死。

    小椿繼續道:“你只需要負責兩個班的期末考核就好,多帶點小精靈,兩三只可能抗不住。”

    抗不住

    黑鐸怔了,沒想到啊沒想到,他本以為自己是監考老師,結果才發現他其實是考卷?

    小椿又把黑鐸要做的事情細講了一遍,他才算真明白學院那邊發生了什么。

    其實就是很簡單的事,幾個老師身體不舒服請了假,導致期末考的時候人手不夠,那幾個老師本想帶病上陣,但被小椿壓了下去。

    黑鐸是被抓壯丁的。

    他面對的兩個班是兩個三年級的班,也就是平均年齡在十二十三歲左右的馴龍師少年少女們,不過比起龍王祭那會兒只有單調的龍屬性小精靈,期末考核可不會限制使用小精靈的屬性。

    一個班是三十個人,兩個班那就是六十個人。

    也難怪小椿說兩三只可能抗不住了,連續打六十場三只怎么抗?拿頭抗?

    光使用招式都能把自己累死。

    不過黑鐸倒覺得這是個不錯的練級刷屬性點的好機會。

    六十個人哪怕只給基礎的一點,那也有六十點,六十點可以做什么?六十點代表了一個六級招式和一個七級招式差一點,賺瘋了好么!

    要換做是全校

    黑鐸知道他在做夢。

    嗯,蜥蜴王和巨沼怪這兩個批可以上去玩一玩了。

    “對了,假如小精靈不夠的話你可以找我借,到時候我也在附近,你來找我就好。”小椿說出了個黑鐸根本不會選擇的選項。

    講完了事情,小椿就離開了,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

    黑鐸推開小院子的木頭柵欄,打開防盜門,在玄關脫下鞋子,走進客廳。

    “唔!你回來啦!”月亮伊布抬了抬眼皮,“剛才有人敲門,但我沒去開,太麻煩了。”

    真誠實,可那你也要到貓眼上去瞄一瞄,看看到底是誰啊!

    黑鐸有些無奈,但已經懶得說這家伙了,揮手招來在三米寬小院子里用刀葉和尾巴割雜草的蜥蜴王,“行了行了,人家頭皮頭給你薅沒了還在那兒薅!”

    院子里的雜草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被蜥蜴王割完了,想要重新長出來至少得一星期,可這家伙每天都來割每天都來割,雜草還想冒頭?

    現在落地窗對面的這一小塊院子里只剩下光禿禿的地皮,哪還有青青草地。

    全是給這家伙造的。

    蜥蜴王自己倒一點兒都沒不好意思,拍干凈腳上和尾巴上的泥土,走到房間里來了,弄臟榻榻米黑鐸能要它的命,連巨鉗螳螂都不敢臟兮兮的時候走進來。

    上一個踩了泥巴還大大咧咧跑到客廳的利歐路已經被黑鐸吊起來抽過了。

    一邊抽還一邊喊,“叫你學哈士奇!叫你學哈士奇!”

    和邪教現場似的。

    “嘅吟?”

    “明天可能要辛苦一下你和巨沼怪了。”黑鐸拍了拍蜥蜴王的肩膀,“不說三十個吧,至少十五個你得拿下,不然你對不起我在你身上的投資啊!”

    蜥蜴王不明所以,但它已不是前些日子的吳下阿蒙,對于新身體它已經熟絡了。

    月亮伊布聽聞,好奇地轉過頭來問黑鐸什么事情。

    而當聽見黑鐸要去做老師,給一群小屁孩兒檢測學期成果的時候,它便興趣缺缺地把頭轉了回去。

    訓練家的事情它是真不感興趣。

    “你為啥把時間浪費在那種地方?”月亮伊布覺得黑鐸是在浪費時間,因為它不知道黑鐸要靠對戰獲得屬性點來學招式,提升招式和附加屬性。

    黑鐸笑而不語,假如不是無法斷定三年級是什么水準,他真想要個七個班來,好好的刷一刷屬性點,這玩意兒他真的太缺了。11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