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277章 四方會談
    九阡邪話頓了頓,又道。

    “如果想要知道救洛陽姑娘的方法的話,那就要去尋找鍛造這把匕首的人了,那說不定還會有可能找到辦法,所以說,還是去問西璃二皇子吧,比起我,更適合在他身上找到方法。”

    古星眸子低斂著,沉默了兩息。

    “我知道了。”

    翌日,眾人全部匯聚在大使館中,包括被重傷的拓跋檀溪,跟著拓跋烈一同出現在了大使館,四方會談。

    “黑袍人,我也想同二皇子殿下一起尋找。”拓跋檀溪望著赫連棠,開門見山的直言。

    “昨日,如若沒有那黑袍人的話,我就已經死在了宗政裳衣的手中了,還有上次在那城中的廣場上。

    她連著救了我兩次,我是一定要將他人找出來的。”

    古星猶豫的看了一眼赫連棠,舔舔唇開口。

    “二皇子殿下,我想,你沒有必要去找那黑袍人,她如果知道方法的話,肯定在昨日就會告訴你的。

    畢竟都已經告訴過你關于靈體的事情了,沒必要隱瞞著不說救人的方法。

    恐怕告訴你的那些,也是她僅所知道的只有那么多而已。

    倒不如,從你西璃皇室中下手,畢竟這把匕首是出自你西璃皇室的。

    比如,這把匕首是怎么得來的?這把匕首是由誰所鑄造的?鍛造出這把匕首力的人,想必會更清楚一些吧?”

    赫連棠抬頭,深味的望著古星,似笑非笑的眸里,染著冷意與謾諷。

    “哦?這些難道公主不清楚嗎?對我西璃皇室,公主應該也是了如指掌的吧,包括這把匕首,若不然昨日怎么能夠毀了這把匕首呢?”

    “我——”古星頓噎,聽著赫連棠這不陰不陽的口氣,不知道該怎么說,才能夠好好的跟他聊下去。

    想必現在她所說的話,他根本就聽不進去。

    池沼提醒一聲。

    “主子,古月國公主所言不是沒有道理,現在不是嘔勁抱有成見的時候,還是盡快找出能夠救洛陽的方法為重。”

    赫連棠臉色一頓,緊抿著的唇,緩緩道。

    “這把匕首,雖然是存在于我西璃皇室之中,但是對于它的由來,我也并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它存在于我西璃皇室,代代所傳,據現在已經有三百年的歷史了,想要知道更多的,就只能傳信于我父皇,從父皇口中得知了。”

    古星繼續追問。

    “那……這把匕首是如何控制在洛陽姑娘手中的?為何只有洛陽姑娘可以動得了這把匕首?”

    赫連棠緊著眉解釋。

    “準確說,是這把匕首自己找上洛陽的,它原本供奉在我皇室里,一直沒有人能夠近得它身。

    雖然是屬于我西璃皇室之物,卻并不受我西璃皇室所控制。

    但是,在洛陽出現之后,它就追著洛陽而去,認洛陽為主了。”

    古星眉目里透著迷惘,不解的喃喃道。

    “自己擇主?為什么?為什么會找上洛陽姑娘呢?難道是洛陽姑娘身上有什么值得吸引它的地方嗎?”

    “當初,洛陽是一路追著我進了皇宮的,那時候,行走在外,我見她一身衣著與乞丐無異,便施舍了她一袋銀子,沒成想,她就一路悄摸的追著我進了皇宮。

    然后被池沼發現,就打了起來,皇宮內的暗衛集體出動才將她慌不擇路的逼進了這把匕首所在的供奉大殿里。

    結果,這把匕首在那時候,終于第一次有了不同的反應,竟是追著洛陽不離身。

    就這樣,這把匕首就一直跟隨著洛陽。

    我父皇,那時候就將她留在了皇宮中,與我同吃同住。

    而這把匕首,一直以來,也只是聽從洛陽之意,并未因為洛陽的存在,就對我西璃皇室有所妥協。

    但是,卻因為洛陽的存在,而可以為我西璃皇室所用。”

    東方元清訝然感嘆。

    “聽起來,倒是很玄妙,與玦兒的金玲相似。”與他北涼的那個金鈴一般,是在玦兒出生以后,見到了玦兒,才有了反應,認了玦兒為主。

    東方靈眨眨眼,理所當然道。

    “那要是這樣的話,那個突然就鉆進了洛陽姑娘身體里的那個叫什么靈體的東西,應該是不會傷害洛陽姑娘的才對吧?”

    赫連棠蹙沉著臉,一臉的凝重。

    “如果,那把匕首沒有吸噬了那饑尸獸身上的血,沒有那過重的煞氣的話,當然不會對洛陽有事。

    但是,被煞氣所吞噬,她會喪失了自己的意識的,會變成,跟那饑尸獸一般無二的怪物的。”

    赫連棠說著,緊了緊拳。

    他一定要盡快的找到,救洛陽的方法!

    東方靈想到洛陽昨日的那樣子,縮了縮脖子。

    “呃……看她那個樣子,好像很痛苦的樣子,大概是像二皇子殿下說的這樣吧!”

    隨即想到黑袍人的話,眼里又閃過絲希望。

    “但是,昨日黑袍人不是也說過嗎?如果她命大的話,氣運好的話,說不定會逃過這一劫。”

    赫連棠臉色不見半分期冀。

    “我不能抱著那僥幸的心理,在這坐以待斃的等著那萬分之一的希望發生。

    不能拿洛陽的命,來做賭!一定要救她!”

    拓跋烈贊同道。

    “是,二皇子殿下所言不錯,這種微乎其微的可能,還是不要抱以僥幸,老夫已經派出族中子弟去尋人了。”

    “那,二皇子就修書一封送往西璃吧,至少在這無厘頭的情況下,先了解清楚了那匕首的情況!”古星開口建議赫連棠,聲音有些底氣不足,面對赫連棠,完全是虧欠了的姿態。

    說完,不等赫連棠開口說些什么,就轉眼望向拓跋烈,詢問道。

    “那宗政一族,如何處置了?”

    拓跋烈惱怒的恨聲道。

    “宗政一族,已經消失在了這皇城中,昨日定是見大勢已去,就一族全逃了。

    我昨日派人趕去宗政府邸的時候,就已經人去樓空了。”

    古星眸子一瞇。

    “那……那位綰月公主呢?不會也跟著消失了吧?”

    拓跋烈嘆息一聲。

    “那倒沒有,現今在我拓跋府上,整個人都恍惚消沉的緩不過來,被宗政裳衣的所為,還有父亡母亡打擊的,恐一時是難以接受了。”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