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告狀
    連日來死氣沉沉的病房因陸星瀾突然蘇醒而變得不在壓抑,不在沉悶,連吹入病房的微風都帶著一絲暖意。

    長達一個多星期的等候,擔驚受怕的郁先生見到自家太太蘇醒,一時之間,無法壓抑情緒,喜極而泣,抱著自家太太控訴著她的“罪行”

    “瀾瀾,你已經拋下我兩次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你知不知我找不到你時,心里有多害怕,”

    第一次,她拋下他,開車去小城鎮找那個男人,他一路上,心急如焚,擔驚受怕,生怕她出事,可她到好,見到他后冷著一張臉轉頭就走,他氣的心肝肺都疼。

    第二次,她義無反顧的將他拋在人流擁堵的街道,不說一語,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在找她的路上焦急,但總往好的地方想去,想著她只是像上次一般去見個朋友,手機沒電了才聯系不上,可當見到那輛血跡斑斑的出租車時,他所有的冷靜從容都崩塌了,心中只剩下她是否安好,在找她的這六個小時里,他幾乎崩潰了,要不是心中還有念想……

    床前,男人身形消瘦,面色憔悴,深邃的眸底布滿了紅色的血絲,整個人蕭瑟而頹靡,毫無往日的意氣風發。紅著眼睛,惱恨的控訴著她的罪行。

    陸星瀾張了張口,最終保持了沉默。

    “答應我,下次再也不要無聲無息的拋下我獨自離開了好不好。”他話語哽咽,聲線中帶著濃重的顫抖,憔悴的面上滿是認真和恐懼。他是真的怕了,怕急了,深怕她就這樣了無牽掛的去了,深怕他再也等不到她。漫長的等待耗盡了這個男人心中的堅韌,耗盡了他引以為傲的自信,變得脆弱而敏感,膽小而恐懼。

    陸星瀾微微抬了抬手,欲抹去男人面上的淚痕,卻被他緊緊的抓住,握在他寬厚干燥的手中,濕熱的吻不斷的落在她的手背上。

    “所以,答應我好嗎?別讓我擔心了。”他緊緊的握著她的手,像是握住了全世界一般,“你要記得,我是你的丈夫,是你的愛人,是你的依靠,與你同行的人。護你,保護你,愛護你,疼你,縱容你,寵愛你的丈夫,所有的傷痛,不安,痛苦,都可以交給我,你只要做我漂漂亮亮的郁太太就好。”

    他所求不多,只愿她平安喜樂。所有世間上的紛紛擾擾,喧囂吵鬧,都交給他,讓他承擔。

    他從沒那么愛過一個人,愛到毫無底線,愛到痛徹心扉,愛到卑微祈求,卻心甘情愿,甘之如飴。

    恨不得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跟她黏在一起,恨不得能將她裝在口袋里帶走。

    “好不好!”他不斷的重復著,定要讓她答應。那模樣好似一個討要糖果吃的小朋友。

    陸星瀾眸光微閃,睡夢中,她夢見了一對夫妻,是那么的溫柔寵溺的對待她,夢見了將她護在懷里的男孩,夢見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縱容著她一切的行徑,極其護短。

    夢到了很多很多聲音,溫柔的,淺笑的,叫著她小丫頭。

    又聯想到她這一生的悲涼和不幸,身邊最親的人成為了兇手,傷害她的人變的最無辜,而她成為了一把復仇的刀,傷害著人的同時又傷害著自己,何其可笑,何其悲涼。

    好幾次她想要不顧一切的走向溫暖與睡夢中的他們團聚,可還是被他聲聲的呼喚身拉回了現實。

    陸星瀾閉了閉眼簾,眸底暈染著淚水,點頭道:“好!”

    聞言,男人俯身,將她緊緊的按在胸前,溫溫道:“你答應了,你答應了,就不能反悔。去哪都要帶著我,聽到沒有。”

    話語間帶著無盡的愉悅,抱著她的手緊緊的扣著她,冰涼的淚水落在她的脖頸上,溫涼卻燙的猶如熾烤大地的烈火。陸星瀾心顫了顫,心中升起一絲柔軟,輕聲道:“好,我答應。”

    見她答應,郁霆川的面容上揚起了清雅的笑容,低低淺笑道:“嗯,瀾瀾最乖。”

    陸灝陸博涵“……”剛剛還一副要死要活的人去哪里了?

    郁家人:“……”他們高冷桀驁的兒子去哪里了?還能回來嗎?

    “我說,你們濃情蜜意好了嗎?”紀凌恒被陸灝從辦公室拉出來,站在這里,吃了一地的狗糧不說,連帶的毀了三觀。

    從未見到過他所認識的郁霆川有這么一副賣慘祈求連帶哄騙的模樣,真真是讓他開了眼見。

    “病人需要檢查!”紀凌恒拿著聽診器,上前。

    郁霆川起身放開了她,溫溫道:“餓了吧,先讓庸醫給你看看,等會在吃飯,好不好。”

    她沉睡著沒辦法,日日夜夜靠營養針維持著,可既然醒了,實實在在的材料才能補給身體的所需。

    陸星瀾點了點頭,異常的聽話,“好!”

    紀凌恒聽到“庸醫”兩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隨后,全身心的給陸星瀾做去了檢查。

    “粥一直溫著,我去端來。”聽到她的回答,冷清秋率先反應了過來,起身走向病房外的客廳。

    陸星瀾這才發現病房里不止郁霆川一人,想到剛剛的場面,瞬間羞紅了臉,惱恨的瞪了他一眼,后,對著冷清秋道:“謝謝母親。”

    “客氣什么!”冷清秋嬌嗔的看了她一眼,溫溫道:“你可是我家媳婦啊!”

    一句話,看似簡簡單單,可入在陸博涵和陸灝的心里,就如針扎了一般難受,病床上的女孩還是他們的女兒啊,可他們并沒有做到表率,不但沒有保護好她,還給了她傷害。

    陸博涵扯了扯嘴角,上前詢問,“身體還有哪里不舒服?”

    “好多了,謝謝!”陸星瀾回答,她做不到熱絡的對待她的父親陸博涵,也同樣狠不下心來恨他。

    在她身世還未解開之前,她沒有任何的立場去責怪他,更何況,相比于對他的感情,她更加堅信睡夢中,那對夫妻對她的感情。

    男的溫溫爾雅,女的笑顏如花,美艷動人。

    “傻孩子!”陸博涵心中苦澀,現在的他也不知該如何對待她了,如果是他養大的女兒,那他還有尋求她原諒的機會,可眼下……

    陸灝似清楚他心里的痛楚,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背,似安慰,目光則落在陸星瀾的身上,道:“瀾瀾,你先吃點東西,好好休息,晚點我們再來看你。”

    陸星瀾點了點頭。

    “怎么了,不認識小姨了?”陸星瀾目光緩緩的落在一邊眼巴巴的望著她的小男孩身上,心疼萬分。

    “小姨,你傷口還疼不疼,昊昊幫你呼呼好嗎?”男孩上前,小心翼翼的爬上她的床,坐于一邊,看著她。

    “不疼!”陸星瀾伸手輕輕的揉了揉他頭,溫溫道:“就你一個人嗎?”

    昊昊點了點頭,“聶叔叔說他有事,過兩天在來看你。”

    “想不想小姨?”見他一臉擔憂的上下打量著她,眸中帶著小心翼翼。陸星瀾心疼極了,伸手撫摸著他的臉。

    小男孩點了點頭,道:“很想!”

    話語哽咽,隱隱帶著顫音。

    陸星瀾默然,想著這次她受傷,肯定嚇壞了他,遂,開口溫溫安慰道:“你別擔心,小姨沒事的!”

    昊昊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俯身在她臉頰上落下一個吻,而這一幕恰巧被端著粥出來的郁霆川看到。

    男人不高興的擰了擰眉,目光看了眼小男孩。

    而昊昊同樣看著他,兩人視線相撞的時候,火花四濺。

    “小姨,剛剛郁叔叔欺負我了!”平時他不屑于告狀這種事情,但想到這次因為眼前的男人害的他很久沒見到陸星瀾,所以,頗為賭氣。

    “哦?”陸星瀾頗為好奇,目光看向了郁霆川,眼神示意。

    而后者,悠悠的看了小男孩一眼,并未回答,而是直接坐在了她的床沿邊,漫不經心,輕輕的吹著手中的粥。

    可眼神卻時不時的撇向她床沿邊坐著的小男孩,眸中危險重重。

    昊昊頗為郁悶,他不言不語,好似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微微的嘆了一口氣,聶叔叔說的沒錯,跟老狐貍斗,他還真斗不過。

    郁霆川其實就是故意的,他反駁了,只會讓他得逞,可如果他不言不語,沉默寡言,足以消耗小破孩的求勝欲,讓他再無反擊之力。

    昊昊頗為垂頭喪氣,幽怨的看了郁霆川一眼,嘟著嘴,不高興。

    陸星瀾舍不得他不高興,在他印象中,昊昊雖然調皮,但很懂分寸,不會無緣無故的告郁霆川的狀,除非,他招惹了他。目光不悅的瞪了他一眼,后,伸手拉了拉昊昊的手,溫溫道:“昊昊,我們是小大人,大人有大量,就原諒郁叔叔一次,好不好?”

    “嗯!”某小孩得了便宜還賣乖,“看在小姨的面上,原諒他!”

    “……,”郁霆川頗為惱恨,悠悠的看了一眼陸星瀾,將溫涼的粥遞到她面前,道“長久胃空著,不好,先喝點粥墊墊。”

    “小姨,你先喝粥,喝完了,我有禮物給你!”說完,昊昊懂事的下了床,走到一旁的沙發上靜靜等候。

    冷清秋從外面的客廳進來,見到這一幕,面容上揚起了一絲微笑。

    這樣的一幕好像一家三口啊,男的俊俏,女的靚麗,而小男孩漂亮而精致。

    邁步至昊昊的身邊,溫溫道:“小朋友,你餓嗎?奶奶先帶你去吃點東西好不好。”

    昊昊抬眸,眨了眨眼的看著她,道:“您哪里是奶奶啊,漂亮的姐姐還差不多。”

    他一項嘴巴就很甜,招人喜歡,所以,開口就來。在喂粥的某男人手不自覺的抖了抖,睨莞了他一眼。

    那眼神冰冷而尖銳,臭小子,占誰便宜。

    “昊昊,這是你郁叔叔的媽媽。”陸星瀾頗為尷尬,昊昊長時間跟著她,對于這方面,她從未在意過,卻不想……

    “對不起!”聽到陸星瀾的苛責,昊昊低頭道歉。

    “沒關系,沒關系。”冷清秋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將昊昊拉入懷里,溫溫道:“奶奶也好,姐姐也好,昊昊怎么高興怎么來。”后,似不解氣一般,瞪了自家兒子一眼,而后者,一臉無辜,他做錯了什么?

    總不能讓他這么一個大人叫一個小破孩吧!

    ……

    午時,外面陽光明媚,絲絲光芒折射在透明的玻璃窗上,落在了床沿上,陸星瀾側著身,毫無目的的望著外面的天氣,閉目養神。

    房門被推開,一個身影輕緩又小心的邁步進了病房,猶豫不決,顯得躊躇不安。

    離著病床一步的距離,久久未踏步進來。

    病房內出奇的安靜,一個矗立不前,一個假裝沉睡。

    不時半刻,進來的人似終于做好了決定,轉身欲要離開,陸星瀾抿了抿嘴,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淡漠道:“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程梓韻身形一僵,猶豫了片刻后,邁步進入了病房。

    四目相對,一個目光清冷淡漠,一個眸底皆是不安。

    “瀾瀾,你好些了嗎?”程梓韻靜默了半響,開口,問道。

    “嗯,托你的福!”陸星瀾頗為自嘲,沉睡了一個星期后,再次面對她,竟然讓她產生了一種錯覺,好似她們不該這般開場,也不該這落幕,原本她們兩人之間該是最熟,最好的親人,卻不想……化為了浮云。

    程梓韻啞然,咬了咬嘴唇,往前邁了一步,將一個信封和一個精致的盒子遞到她面前,道:“我要走了,這個……還給你。”

    陸星瀾并沒有伸手接過,只是目光落在了精致小巧的盒子上以及信封上,問道:“你要去哪?”

    去哪?

    程梓韻心中苦澀,她被仇恨蒙蔽了二十幾年,從未想過,報復后,她要如何,現在所有的事情都真相大白,反而,卻不知道余生要怎么過。

    她扯了扯嘴角,道:“看看這個世界。”

    自從程季白去世后,她從未好好的享受過生活,從未瀏覽過大片河山,現在她孤身一人,了無牽掛,那她就出去走走,順便,找一找那個失蹤的女兒。

    “也好!”

    “瀾瀾,對不起!”她將手中的東西塞到了她手里,眸中瑩著淚水,深深的向她鞠了一躬,后,欲要奪門而出,在邁出最后一步的時候,停駐,猶豫沉默了一會,后,淺笑道:“如果想要快速的恢復記憶,可以找蕭毓謙,他能幫助你!”

    說完,轉身毫不猶豫的離開,陸星瀾望著緊閉的門,心里一陣的難受。

    冥冥之中,有人相遇,有人相知,有人相愛,美好而讓人向往,可你卻不知道下一刻的開啟,是全新的遇見,相愛,還是轉身離別。

    在最難的時候,她遇到了給予她一切溫柔的程梓韻,關心她,照顧她,無怨無悔,如陽光般照進了她的內心,讓原本冰冷的心有了暖意,卻也是她摧毀了她所有的溫暖,只剩下悲涼的色彩。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