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65章 僵中魁首
    尸魁者,僵中魁首,與小僵尸不同,此等僵尸從行動上來說,已經與常人無異了。

    除此之外,這等僵尸已經不需要以血為食,且初具一定靈智,雖是不及常人,但比周青之前所見的那種僵尸,卻是要聰明出許多的。

    和廣場之上的尸魁對視了一眼,周青將手中握著的火把直接拋向了尸魁,回手之際,他單手成訣,在身前快速的連點幾下,最后一指按在了前額。

    八極罩形成的白芒包裹住了全身,周青在放下按在前額的手之時,那具尸魁早就一把揮開了他甩出的火把,將被掀翻在地的石棺蓋一把抱起,直接朝周青砸來。

    僵尸的力道會隨著修為的攀升而增漲,他之前碰到的那些小僵尸,若是要與其比力道,也可以一比,而眼下這具尸魁,他自知斷然是比不了的。

    因此,石棺砸來之際,施完了八極罩的周青身影一晃,侃侃躲開了當頭砸來的棺蓋。

    “咔擦~”

    厚厚的石棺蓋砸空,落在地面后,發出斷裂聲響,碎成了兩斷。

    那尸魁發出一聲低吼,將手中半塊石棺蓋舉起,直接對著躲開的周青脫手砸了過來。

    看到飛來的半塊石棺蓋,周青心想是躲不開了,他連忙抬起雙手,將手中幻無雙凝作一塊光盾擋在了身前。

    石棺蓋砸在幻無雙上,將周青砸得倒退了幾步才落下地面,從這點就足以證明,那具尸魁的力氣確實不是周青可比的。

    剛擋開石棺蓋,尸魁在一次撲了過來,它伸出長著尖利指甲的雙手,直接抓向了周青。

    尸魁的速度太快,攻勢一波接著一波,周青完全來不及招架,便感覺護在周身的護罩之上,傳來了巨力的撕扯。

    心神一凝,他將自身靈力散在護體術上,抵擋著尸魁的撕扯。

    同時,他手中的幻無雙在意念一動之間,由一塊盾變成了一把鋒利的短刃。

    手持短刀一把刺出,正在撕扯護體罩的尸魁發出一聲吃痛的輕哼,身體連忙向后退了幾步,撞在一口石棺上,將那口石棺的棺蓋也同時撞開掉在了地面。

    被周青手中的幻無雙一刀刺出,尸魁的身體上留下了一道傷口,此時有綠色液體正從那道傷口溢出。

    看到傷口處流出的綠液,周青知道那是尸魁的血液。

    與人身體構造相同的僵尸,身上的血液也是與人一樣,都是紅顏色的。

    但是通過成長,普通小僵尸異變成眼下這種尸魁之后,身上的構造會發生異變,連同血液,也會變成眼下周青眼中看到的這種綠色。

    剛才被這具尸魁一連串的瘋狂猛攻,周青根本來不及還手,眼下在他刺出一刀后,尸魁因受傷退到一旁,這也給出了周青反撲的機會。

    雖然是從未碰到過尸魁,但是從云游雜記中關于這種僵尸的記載來看,周青完全有把握可以滅掉這只僵尸。

    讓他心驚的并非是這具尸魁,而是這個地下廣場上的十多具石棺槨。

    眼前這具尸魁很明顯是從石棺之中起尸而出的,若是這廣場上的十多具石棺中全是尸魁,而且同時起尸,那周青的形勢就危險了。

    不過眼下這廣場上也就僅僅只有這一具尸魁起尸了,其它的石棺還暫無動靜,不管等會那些石棺會不會發生異動,眼下當務之急是先除了這只尸魁。

    借著傷了尸魁的空隙,周青從身側乾坤袋中同時夾出了三道紙符。

    隨著他揮手一甩,那三道紙符傳流星般貼在了尸魁身上,接著,在周青掐訣的手一點之下,那三張紙符便憑空燃燒起來。

    “吼~”

    尸魁口中發出一聲怒吼,他伸手拍了拍身上著火的地方,很輕易便將紙符引起的火焰拍滅了。

    當然,周青也沒指望這幾張小火符能滅了尸魁,他只是借由這火符之火引開尸魁注意力時,借機靠近它。

    雖然這種僵尸已經不能折其骨斷其行了,但是周青卻是想試一下,直接將其斬首,看這僵尸還能否存活。

    在尸魁拍滅身上符火之時,周青便提著幻無雙凝成的大刀沖了過來。

    只不過當尸魁發現周青之時,已經是來不及阻止和躲避他了,只見周青雙手握刀,直接對著僵尸頸脖斬了下去。

    “咔~”

    靈力凝成的刀片斬在尸魁頸脖之上,切下去不足一寸,便被骨絡阻住了。

    揮出這一刀的周青用的力道并不小,因為他這一刀是快步沖出而揮,因此還帶著些沖力。

    就算是如此,依舊是被皮肉下的骨絡阻住了,任由周青如何使力,硬是斬不下分毫。

    頸部又被周青一刀斬出破開了皮,綠色的血液沿著脖子流下,那尸魁發出一聲暴怒的大吼,揮手直接掃開了周青。

    “怎么可以這么硬?”

    被掃開的周青穩住身體后看向了尸魁,聽到其口中發出的暴怒低吼,還看到它瞪著紅眼仇視著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朝自己飛撲而來。

    就在兩者對持之際,那口剛才被尸槐撞開了棺蓋的石棺之內,傳出了一聲低吼,緊接著,一道人影從石棺內緩緩的爬了起來。

    一具尸魁他斗起來都頗有幾分吃力,這眼下又醒了一具,若待會還有第三具,或是第四具在醒來,那就不好辦了。

    情急之下,周青心中主意一定,他從衣袖中取出了一道紅色紙符,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貼在了棺外那具尸魁身上。

    接著,周青掐出了一個怪異的手訣,抬手指向了棺外那具尸魁。

    “敕~”

    口中發出一聲低喝,周青將掐決的手一指指在石棺外的尸魁身上,然后他將掐訣的手收了回來,雙手握住幻無雙意念一動,凝出了一把長鞭。

    “吼~”

    石棺外,尸魁發出了一聲慘吼,身上一團藍焰攀升開來。

    剛才周青甩出的那道符箓,是一張隸火火符。

    棺外尸魁藍焰焚身,周青雙手握著用幻無雙凝成的長鞭揮手一甩,直接纏繞住了棺外那具尸魁,然后腳步急動,直接將之拉進了石棺之中。

    隸火之術不同于周青之前施出的普通火術,藍焰從燃起到攀升至尸魁全身僅僅只在二息之內。

    周青將棺外被藍焰包裹的尸魁拉進石棺之中時,石棺中那具待起之尸只是發出了一聲輕微的慘吼,便無聲無息了。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