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四九二章 豬隊友永不停歇
    楊信的企圖終究還是被阻止……

    雖然天啟的確被氣得火冒三丈,但在皇帝陛下看來這終究只是一群逃犯的垂死掙扎,完全沒必要動用楊信這個級別的大殺器。

    而且就目前局勢看也不適合讓他南下。

    “這種小事交給浙江巡撫即可,兄還是準備赴朝鮮之事。”

    天啟說道。

    “臣遵旨,只是臣害怕地方上剿匪不力,讓這些人成了氣候啊,浙東那一帶山高林密,一旦其退入山林很難對付,浙江那邊目前幾乎無可用的官軍,倒是可以讓浙江巡撫調動團練,之前浙江士紳就組建了一支五千人的常安軍,原本在湖州一帶駐扎。”

    楊信說道。

    讓團練去打許都似乎也挺不錯。

    “常安軍是地方團練,地方士紳湊錢養活的,朝廷若調用這軍餉誰出,倒是忠勇軍乃司禮監所屬,正好可以調動南下。”

    宋應星忍不住說道。

    “什么士紳的朝廷的,都是陛下的!”

    楊信義正言辭地說道。

    “以臣之見就別用這些亂七八糟了,朝廷在浙江又不是沒有官軍,就算官軍戰力差些,總不至于無一可用,用這些亂七八糟的,讓朝廷那些官軍將士何以自處?無非就是銀子而已,只要有銀子都能打,團練能打無非也就是軍餉高一些而已。”

    武之望和稀泥。

    “陽紆公所言甚是。”

    九千歲趕緊笑著說道。

    讓忠勇軍去他也是不答應的。

    雖然他這時候對忠勇軍這件事已經有些后悔,這件事做的有些草率,沒想到士紳會有這樣大的反應,但忠勇軍這件事的好處太明顯了,如果今年不遭災的話估計光這一塊民兵區,就能給他或者說皇帝帶來三百萬石糧食,超過以前整個蘇松常鎮四府加起來的。這樣的地方已經到手就不能丟,話說整個運河過去從南向北的漕運才四百萬,這一塊地方的收獲加上楊信在天津供應的,幾乎就相當于過去的漕運量了。

    最終結果就是京城的糧食價格始終維持低位,而京城乃至冀東一帶老百姓無不對他歌功頌德。

    同樣民兵們對他更是視為活菩薩。

    他是要臉的。

    對他來說錢財已經不值一提,權力已經到頂,又沒有兒子,目前追求的就是能讓人說他好,要不然原本歷史上各地給他建生祠,用各種方式吹捧他,就是看準了他這一點。

    那么他就不能拋棄忠勇軍。

    如果他拋棄忠勇軍,不但利益上嚴重受損,而且還得在民間落個不仁不義的惡名,所以他是不會調動忠勇軍的,一旦忠勇軍南下,蘇松那些團練肯定會立刻進攻血洗昭義的,他還不至于那么傻。

    但調動團練也不行。

    人家士紳出錢養活的打手,一年幾十萬兩銀子,憑什么給他用啊?

    這樣還是讓官軍吧。

    而且這樣還能讓那些地方將領撈些好處。

    至于楊信……

    楊都督還能怎樣,他只好繼續忍著唄。

    “你也別多想了,如今這樣不是挺好嗎,他們也認輸了,咱們也可以過幾天舒心日子了,真鬧起來對咱們也沒多少好處,他們要是動了手,那咱們就算能解決也得花銀子,陛下還跟著生氣,這樣算是皆大歡喜。”

    九千歲拍著他肩膀說道。

    話說站在他和他認為的楊信立場上,這的確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

    很顯然他這個做大爺對楊都督還是不夠了解,不知道后者的真實目的,在他看來楊信無非就是想對東林黨趕盡殺絕,而趕盡殺絕的最有效手段,當然是毀了他們的根基,他們的根基就是太湖周圍這片大明的錢袋子。這一帶那些每一科都至少幾十個進士誕生的科舉世家,他們才是東林黨源源不絕的根基,把這一帶民兵化以后世家都完了還有個屁東林黨。

    原則沒問題,就是手段激烈了些。

    不過也實現了目的,這一帶士紳嚇得認輸了。

    可他們認輸已經可以結束了,畢竟趕盡殺絕逼得人家拼命,那樣反而給自己增添更多麻煩。

    這就是九千歲的心理。

    “我就怕沒這么簡單啊!”

    楊信憂心忡忡地說道。

    “這些人不是那種山賊流寇之流,看看這本書,他們是有想法的,他們所謀者大啊,他們這套東西明顯是在跟荷蘭人學,這套大同國明顯就是在效仿荷蘭的聯省自治。目前荷蘭人還在跟西班牙戰爭,他們原本是歸西班牙國王統治,就是造了西班牙國王的反,然后用這種方式自己建國,已經與西班牙國王打了五十多年了,西班牙國王都已經奈何不了他們了。

    我就怕他們也這么干啊!

    萬一許都這些人打敗官軍,在浙東也搞出這樣一場造反怎么辦?

    您也知道,那些士紳其實更喜歡這個,他們并不喜歡皇帝,大明一直都是南方在補北方,這些南方士紳早就不想掏錢養活朝廷,萬一許都做大和他們勾結起來在南方像荷蘭這樣搞個共和國怎么辦?”

    他掏出那本大同國說道。

    “這就是一本書而已。

    縱然這些人被迷得昏了頭,那些士紳也不會跟著發瘋的。

    你還是太高看那些士紳了,這些都是守財奴,都沒什么膽子,平常嘴上吹的天花亂墜,遇到生死關頭一個個全躲開,他們連與咱們撕破臉都不敢,哪有膽子公然謀反?你別覺得他們都是楊漣,左光斗這樣的,顧秉謙這樣的才是真正的士紳。”

    九千歲笑著說道。

    然后他就轉向了司禮監。

    “這套鬼話有點哄不住了啊!”

    楊都督看著手中的大同國感慨著。

    很顯然九千歲頭腦并不糊涂,對士紳的認識還是很準確的,同樣也不會被楊信的夸大其詞哄住。

    現在就看許都能不能給力些了,話說楊都督現在只能默默祝福許都,祝福他們能夠在大明真正建立起他們的理想……

    “應該沒什么大問題!”

    他自言自語著。

    的確沒什么問題,許都不會讓他失望的。

    諸暨。

    “孫副使,您這些兵能干什么?”

    青山綠水間,全副武裝的楊寰一邊騎著馬一邊無語地看著身后。

    他終于查到許都藏身處了,通過收買各地上的無賴,另外再用民兵化哄著許家幾個英勇的佃戶,他終于查到許都和會稽士子鄭遵謙是生死之交,而鄭家在諸暨南邊,紹興與金華兩府交界山里有一處產業

    然后他又通過偵查迅速確定了目標,立刻通知金衢嚴兵備道孫枝芳和臺金嚴參將袁大年,帶領大軍前來圍剿,兩位地方官都很給面子,畢竟這也是襲殺錦衣衛的要案,而且楊寰還是錦衣衛指揮僉事,在錦衣衛里面也是僅次于掌印的大員級別。然后他們帶著在金華,衢州,嚴州等幾個千戶所糾集的三千大軍,浩浩蕩蕩開進了山林中。

    但一進山,官軍們就原形畢露了。

    一個個破衣爛衫,盔甲同樣破破爛爛,武器上銹跡斑斑的衛所兵們在山路上恍如放羊般走著,看著不像是去剿匪,倒像是已經被土匪打敗了,而且數量明顯不對,很可能有大量士兵已經逃跑。

    “楊僉事,這時候衛所兵不都是這樣,再說幾個逃犯盜匪而已,拿火槍打幾下就崩潰了。”

    孫枝芳很無所謂地說道。

    楊寰憂傷地看著那些銹跡斑斑的神槍和三眼銃,他很懷疑這東西怎么讓一支有斑鳩銃甚至弗朗機的盜匪崩潰。

    后面手下朝他使了個眼色。

    楊寰減速兩人并騎。

    “僉事,這不對呀,咱們已經跟他們說了賊人有斑鳩銃和弗朗機,他們還這幅模樣來圍剿,這恐怕不是蠢吧?孫枝芳可是吳江人,袁大年臺金嚴參將,看他身邊幾個家丁的武器,也不是那種不懂斑鳩銃是什么的,這些人可是一樣帶著短槍的,他們會不知道這些烏合之眾根本沒用?”

    那手下低聲說道。

    楊寰臉色一變,他可是精明得很,之前是習慣性的思維使然,讓他沒什么懷疑的,但說破之后就立刻清醒。

    他看了看后面的隊伍。

    后面的隊伍依然恍如放羊,只有他自己的人保持隊形,而袁大年在數十名家丁保護下,正在遠處不緊不慢,但卻完全堵塞了并不太寬的山路,看見他回頭還友好揮手致意。緊接著楊寰朝他一笑,然后向那手下招了招手,后者心領神會地和他一起掉頭,楊寰帶著他迅速逆著隊伍向后,同時向跟隨的一百多忠勇軍使了個眼色,后者立刻停下并且開始掉頭……

    “楊僉事,您這是去哪里!”

    孫枝芳喊道。

    “我那邊有些事情去處置一下,孫副使和袁將軍請先行一步!”

    楊寰頭也不回地喊道。

    說完他反而加快了速度。

    “呃,那下官就先行一步了!”

    孫枝芳笑著說道。

    然后他的右手向左袖子一伸緊接著抽出,在誰也不知道的情況下,他的右手里面多了一個小圓玻璃鏡,然后對著旁邊的山林晃了一下,下一刻那片山林的綠色中驟然噴出了一道道硝煙……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