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患得患失(第二更)
    楊玉欣住進了后樓,這不是馮君故意徇私,而是前樓實在沒地方了。

    二十三名道門好友,再加上喻家的五人,以至于前樓只有李詩詩一個人能夠留守。

    很顯然,楊玉欣對蟠桃的認知有些錯誤,那起碼是合體期境界的天才地寶,以地球界現在的靈氣密度,集中所有靈氣,也不可能培養出一株扦插二代。

    就更別說是扦插二代的桃核了。

    不過,哪怕是扦插二代的桃核,馮君依舊有些興趣,畢竟陰魂大佬好像對植物的了解,好像更多一些,沒準可以用得上。

    當然,他的嘴上不會這么說,“這桃核也就是那么回事,楊主任有興趣,只管拿去。”

    “我也就是那么一問,”楊玉欣不以為意地笑一笑,自打好風景和紅姐擺脫咸魚狀態之后,莊園里最大的一條咸魚就是她了,其次是徐雷剛。

    自打她發現,跟馮君適當地練瑜伽,可以讓她保持青春活力之后,她真的別無所求了——活個一百來歲,到離去的那一日都美美的,還不夠嗎?

    如果她要恨,也只能恨她認識馮君太晚了——奔四張了才開始修仙,哪怕她不怎么看仙俠小說,也知道自己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

    對亡夫的思念,她還有一些,女兒也開始成功地修仙了,她夫復何求?

    她也希望蟠桃能讓她延壽三千年到九千年——畢竟傳說里有云,小桃樹三千年一熟,上好桃樹九千年一熟。

    但是既然馮君說,這桃核沒意思,她馬上就放棄跟進,不信他的話,她還能信誰?

    馮君見她毫無保留地相信自己,也是微微一笑,“小李,張天師想要得到什么?”

    按理說這只是賀禮,恭賀他晉階出塵中階,他收下就行了,不管對方有什么要求,他達不到的話,有一份回禮就夠了,都不需要原物奉還。

    但是馮君的眼界,已經不在這這點小事上了,三環……第三個石環他是要定了,那么盡量滿足對方的要求,也是必然了。

    李詩詩雖然有點蠢萌,但是她對業務還是相當精通的,起碼對得起她“助理”的身份,“張天師希望能加強聯系,比如說……推薦治療癌癥的名額和三生酒。”

    其實現在,洛華跟道門其他支脈的合作中,癌癥治療名額才是最搶手的——經過前期那么久的磨合,洛華治療癌癥的能力,已經眾多道友徹底認可了。

    而且治療癌癥和賣三生酒還不一樣,這是剛需,剛到不能再剛的需求——少喝幾瓶三生酒,未必會死人,癌癥是真會死人的。

    再說了,賣一件三生酒才多少錢?治療一個癌癥病人多少錢?

    馮君現在對外治療癌癥的指標是六十個,其中三十個……不能算在內,剩下三十個指標,全部是周邊人和道門的推薦,沒有相應的人推薦,跪在洛華莊園門口也沒有用。

    就為這個指標,洛華已經出了不少幺蛾子,前文也都講過,各種奇葩的事情此起彼伏,這里不再贅述。

    道門的其他支脈也看得很清楚,甚至像九華山這種道門式微的地方,都專門趕了過來,求的就是能得兩個推薦治療癌癥的指標。

    九華可是佛教的四大名山,但也是道門七十二福地之一,排在第三十九位。

    所以這三十個指標爭奪得有多么激烈,也是可想而知的。

    張天師對洛華說出了自己的盤算,但是基本上沒說丹霞天秘境什么的——只要他獲得了推薦治療癌癥的指標,關山月那女人……敢反對嗎?

    馮君看一看暗紅的桃核,又看一看青黛色的石環,終于微微頷首,“給三個指標吧。”

    李詩詩頓時就愣住了,“老大,茅山也才四個指標啊,你不怕唐文姬不讓你尚床?”

    如果說丹霞天看龍鳳山不順眼的話,茅山跟龍鳳山的恩怨,那就大了去啦,比龍鳳山跟武當的關系還要更緊張,而小李助理很清楚老大跟唐小天師的關系。

    馮君笑一笑,“第七期,咱就換地方了,收治的人會更多,這事兒我跟你說過的。”

    第二天的出塵中階慶典,真的是波瀾不驚,沒有出現任何的意外。

    馮君甚至沒有怎么講道——上一次他講過了,而這種場合,從來都不是講道的最佳時刻。

    當天晚上,他大排宴席,來的人不但有靈米吃,每個人還有一顆鍛體丹贈送。

    靈米其實是比鍛體丹更好的東西,靈米提供些微的靈氣,能讓修仙者出手搶奪。

    鍛體丹就要差一點了,這是武修的東西,雖然有洗髓易筋的作用,但用銀子就能買得到。

    可是道門中人反倒是更喜歡這鍛體丹一些,雖然還沒人知道,這鍛體丹是三生老酒的“母液”,但是只說鍛體丹用來修煉的效果,就極為驚人了。

    所以當天晚上的酒宴,大家都是相當地開心,酒宴完畢之后,有些人還遲遲不肯散去,坐在別墅的前院里高談闊論。

    除此之外,還有人找其他人高價收購鍛體丹,這么多道門中人,總有一些是不修煉體的。

    不過大致來說,就算不煉體的道友,也不會輕易出讓手中的鍛體丹。

    喝酒喝到一半,大概八點半左右的時候,洛華莊園的外圍放起了焰火。

    鄭陽是禁炮的,當然也禁焰火,白杏鎮這里算是郊區,也屬于禁炮的范圍。

    這焰火是喻家派人燃放的,相關的許可證也辦了下來,不存在違規的問題。

    喻老一家見了多次洛華莊園的晉階慶典,每一次也能沾光享受到不少好處,看到這一次慶典的規模,他們終于開竅了,不能只占便宜而沒有表示——這可是馮君的晉階。

    燃放的規模很可觀,半個小時燒掉了一百萬的焰火,不過燃放的理由才有意思,居然是“慶賀一期工程順利通車”——沒辦法,申辦許可證,總是要找個理由的。

    馮君在事先也得到了通知,并沒有感覺意外,但是心里多少也有點感慨喻家終于是上道了,不再繼續端著了。

    晚宴結束之后,有人開始離開,等到了第二天中午,一多半人都走了。

    但也有人特地留下來,要面見馮山主談一談,龍鳳山張天師就是其中之一。

    張天師已經被李詩詩告知,說是馮山主答應他,以后每次可以有三個癌癥患者的推薦名額,三生酒的銷售也可以給一部分。

    他之所以留下不走,是要特地感謝一下馮山主,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新的合作。

    馮君正好也想見此人談一談,此前莊園里的人太多,他不好單獨重視某人。

    張天師發出求見的要求知道,知道馮君會在別墅的前院里見自己,心中就是一喜——在這里談事的待遇,顯然高于門口那個亭子。

    見面之后,他先做出了感謝,然后就問馮山主,不知我送的禮物,您是否喜歡?

    他以前拼命聯系洛華而不得,這次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三個指標,他就算再愚鈍,也猜得出來,肯定是自己的禮物起了效果。

    雖然是送出去的東西了,但他還是忍不住想打聽一下——我的什么禮物,被洛華看上了?

    馮君的心情很好,兩環變成三環了,擱給誰心情也不會差了。

    他知道對方是想打聽內情,不過他也很能理解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再加上心情不錯,就很干脆地回答,“蟠桃核有點意思,是真品。”

    “蟠桃核……是真品?”張天師一下就懵了,他覺得那東西也不該是假的,但是聽到對方親口承認,他的心還是砰砰亂跳,“王母娘娘蟠桃會的真品?”

    馮君笑著點點頭,至于說二次扦插之類的話,他就懶得再解釋了。

    張天師直接傻眼了,他身為龍鳳山本代天師,不可能一點都不相信道門傳說,但是現在聽說,自己付出的居然是真正的傳說中的東西,還是有點口干舌燥。

    更關鍵的是,他很好奇,馮君怎么就能如此肯定呢?

    他的腦子里,甚至誕生出一個很荒誕的念頭莫非這家伙吃過真的蟠桃?

    愣了一陣他才點頭,“多謝馮山主解惑,前朝皇室還真是厲害,這種東西都能弄得到。”

    馮君不以為意地笑一笑,“真命天子氣運所鐘,當然不會是開玩笑的。”

    張天師壯起膽子問一句,“不知此物……馮山主是否能種得出來?”

    馮君搖搖頭,很干脆地回答,“整個地球的靈氣,也種不出來這么一棵樹,而且依據它開花結果的速度,張道友你恐怕是趕不上了。”

    張天師倒是還沒有放棄,“也許地球上還有類似于丹霞天秘地的小世界……”

    他好奇是真,順便不忘給麻姑山上點眼藥。

    馮君搖搖頭,“你不知道,種這么一棵樹,需要付出多少靈氣,丹霞天秘地才多少靈氣?”

    頓了一頓,他若有所思地看向對方,“這蟠桃核對我來說,無非是個有點意思的藏品,你如果舍不得,我就退還給你,你可以自己嘗試著種一種。”

    張天師哪里敢讓他退還?雖然在對方確認之后,他心里確實有點后悔,但是就算從一開始,他心里也沒覺得,自己拿的肯定是贗品。

    事實上,他是擔心對方以為自己沒誠意,所以才多準備了兩樣禮物。

    。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