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1544章碧瑤仙子
    蘇護的確是挺慚愧的,畢竟南伯侯口中的妖妃,就是她的女兒蘇凝香。

    是她迷惑的紂王愈發殘暴,是她殘害了西伯侯的兒子伯邑考,并將他剁成肉醬,做成肉丸給西伯侯姬昌食用。

    還是她迷惑紂王興起炮烙之刑,殘害了西伯侯本人,與無數忠臣良將。

    南伯侯叫她一聲妖妃,絕對是沒有叫錯!

    在為蘇凝香感到慚愧的同時,蘇護又想到了蘇妲己,他感覺很是對不起自己的大女兒。

    曾經,自己以為大女兒是妖狐轉世,不讓她讀書,不讓她學習琴棋書畫,對待她的態度,比之對待冀州候府的婢女,還有所不如!

    但事實證明,他錯了,還錯的一塌糊涂,蓋因為他眼中的妖狐轉身之女,竟然拜在了心道宮主陳浩的門下。

    沒有人比蘇護在了解陳浩了,自從四年前,他被陳浩輕松擊敗之后,他就密切關注著陳浩的一切消息。

    這四年里,他發現陳浩是一個非常正義的強者,這些年為了老百姓做出了很多好事,也將很多百姓培養成了有用的人才。

    這樣一個人物,能夠收下蘇妲己,還將其收為了唯一的真傳弟子,那只能說明,他錯了,西伯侯也錯了!

    “西伯侯,諸位侯爺,我有一句話,不知當不當講?”在南伯侯的聲音落下之后,殷十娘開口道。

    殷十娘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并不低,一是因為他是三軍主帥李哪吒的母親,第二就是因為她自己也有著強大的實力,因此大家對她都非常的尊重。

    西伯侯點頭道:“殷夫人請講。”

    殷十娘抱了下拳頭,道:“其實有件事情,我非常的好奇。”

    “娘你有什么好奇的?”李哪吒語氣和善的問道。

    享受了三年的人間香火,又被云中子重塑肉身的李哪吒性格已經變得十分和善了。

    對待上司,他保持恭敬,對待士兵他保持關愛,對于母親,他保持孝道,對于朋友,他有著忠義!

    現在的他絕對可以算的上是人中龍鳳!

    殷十娘看了李哪吒一眼,道:“為娘覺得咱們這一次能在邯鄲城會師太過輕松了!”

    “咦,殷大嬸,你這么一說我也發現有點奇怪。”這時李哪吒身旁的一個男子開口道,這個男子身材高大,手持一柄三尖兩刃刀,腿邊還怕著一個十分高大威猛的黑狗。

    最讓人感到驚詫的是,他竟然有著三只眼睛!

    不錯,此人便是陳浩的大舅子楊戩!

    殷十娘道:“三眼娃,你先說你感覺哪里奇怪?”

    殷十娘身為長輩,考校起了楊戩,想看看他經過軍中歷練之后,是否變得聰明一些了!

    楊戩道:“我發現,我所率領的軍隊在前往邯鄲的過程中,并未遇到過什么強烈的阻擊,甚至是連超過一萬的軍隊都沒有。”

    殷十娘欣慰的笑了笑,道:“三眼娃你說的對,我和哪吒的軍隊,也未經歷過大股商軍的阻攔,所以我才會說我們能在邯鄲城下會死,太過輕松了。”

    “殷大嬸,我也和你一樣……”

    “我也一樣,我感覺商軍就像紙糊的一樣,輕而易舉的就可以擊潰……”

    “我也是一樣……”

    片刻之后,大帳內的諸位將領都紛紛點頭,他們的情況,都和殷十娘他們遭遇到的一樣,根本就沒遇到過像樣的阻擊。

    經他們這么一說,西伯侯等人的臉色也微微變了變。

    李哪吒說道:“會不會是你們多想了?”

    “如今帝辛昏庸殘暴,殘害忠良,致使天下人離心離德,那些殷商的士兵,可能是因為不想為帝辛賣命,才會被我們輕而易舉的擊潰的。”

    殷十娘搖了搖頭,道:“絕不可能,就算你說的對,他們不想為帝辛賣命了,但是敢為帝辛賣命的,還是有不少的。”

    “就如三眼娃那位岳父黃飛虎,他可是對殷商忠心耿耿,還有你父親李靖,他比黃飛虎還要忠心。”

    “可是為何,他們都沒有出兵阻擊我們呢,我覺得其中必有蹊蹺。”

    李哪吒點了點頭,道:“娘說的也對,但有沒有可能帝辛昏庸無能,不重用他們二位呢?”

    “這也不可能。”殷十娘再次搖了搖頭,道:“當初,帝辛為了保住自己的江山,甚至不惜將祖傳靈丹送與黃飛虎,李靖,還有冀州候,這就說明,帝辛對他們還是很重視的,不可能不讓他們帶兵對付我們。”

    冀州候蘇護點了點頭,道:“殷夫人說的沒錯,帝辛如果不重用我們,他當初就不會舍得拿出祖傳靈丹了!”

    在蘇護的話音落下之后,眾人全都沉默了,是啊,帝辛不可能不重用李靖他們,可是他們為何不出兵呢?

    “報!”

    就在此時,一個聯軍的士兵,在大帳之外稟報了一聲。

    “進來。”西伯侯姬昌淡淡說道。

    那士兵在聽到姬昌的聲音后,立時便走進了大帳之內,跪地稟報道:“啟稟諸位侯爺、將軍,大帳之外有一女人求見西伯侯爺。”

    “哦,這女子是何人你可知曉?”西伯侯姬昌向那位士兵問詢道。

    那士兵答道:“啟稟西伯侯爺,那女子并未說自己的名姓,只是說想要見一見西伯侯爺。”

    “那你讓她進帳吧。”西伯侯姬昌可是一代豪杰,自然是不怕見一個來歷莫名的女子,再者說今日聯軍大將都在帳篷之內,他沒有什么可怕的。

    “是,侯爺。”那士兵沖西伯侯行了一禮,便走出了營帳。

    不多時,那位士兵便領著一個身穿白衣的絕色女子走到了營帳之內,她一進營帳便說道:“女媧娘娘座下弟子‘碧瑤’見過西伯侯爺,與諸位侯爺將軍。”

    一聽說此女子是女媧娘娘座下的弟子,眾人的臉色當即便是一遍,臉上都浮現出一絲發自心底的尊重。

    西伯侯姬昌連忙對碧瑤行了一禮,說道:“不敢,不敢,姬昌見過碧瑤仙子,仙子稱呼姬昌為侯爺,實在是折煞姬昌了,仙子直接叫姬昌的名字便可,不必叫什么侯爺。”

    “西伯侯爺說的對,仙子稱我等的名姓便可。”其他人也紛紛說道。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