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馬林
    “哼洗洗臉照照鏡子再說這種話好嗎”李佳卿毫不客氣地對馬林說道。

    “李佳卿別給臉不要”馬林惱羞成怒地對李佳卿警告道,當著他的跟班羞辱他讓他很是沒有臉面。

    “你自己都沒臉還怎么給我說話也不講講邏輯,難怪考試都考不及格,沒臉腦袋也不好使。”李佳卿繼續對馬林冷言冷語地嘲諷道。

    馬林氣的渾身發抖,既然不敢動手也說不過李佳卿,只得咬著后槽牙狠狠說道,“李佳卿,有你的既然你不答應跟我交往,那就把我送你的東西還給我”

    “你那破爛玩意還好意思說,拿到手我就想扔給你,沒想到它提前壽終正寢了,你還要嗎”李佳卿聳聳肩對馬林說道。

    馬林已經氣炸了,沖上前去抓了住了李佳卿的手腕吼道,“要么賠錢要么跟我交往”

    “放開你要干什么你給我放開”李佳卿嘴上勁道十足,但是力氣卻沒有馬林大,好半天也掙脫不開。

    馬林制住了李佳卿,心中一種征服感油然而生,看著眼前這張俊俏靚麗的臉蛋,忍不住就嘟起了嘴親了上去。

    “唔唔媽的怎么親不到”馬林正準備親上去的時候,這才發現肩膀被人給攀住了,回頭一看倒是一個普通平凡的人,頓時就不高興了,“你是誰敢壞我的好事”

    “放開她。”范遙漠然地對馬林說道。

    馬林松開了李佳卿,轉身正對著范遙上上下下像是看稀罕地看了一遍,“哪都有愛管閑事的窮鬼。老子告訴你,趕緊給我滾遠點,瞎眼的東西也不看看老子是誰,壞老子好事。”

    “我不知道你是誰,也沒有興趣知道,讓讓我要帶李佳卿離開。”范遙還算是客氣地對馬林說道。

    馬林縱聲一笑,今天他是受夠了李佳卿的氣了,原本還不知道打哪去出,正巧一個出氣筒主動送上門來了。

    “告訴你爺爺叫馬林這里我說了算”馬林用中指戳在范遙的胸口一字一頓地說道,心中的抑郁大為舒服,感覺異常的爽。

    “馬林你別太過分了,有什么你沖我來”李佳卿的熱血脾氣頓時爆發了出來,她知道馬林不敢對她一個女人動手,但是肯定是敢痛打眼前這個來路不明的人。

    李佳卿說著就擋在了兩人跟前,然后對范遙說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謝謝你的好意,他不敢對我做什么,你快走吧。”

    “佳卿”

    范遙還沒來得及說話,李佳人和方庭梅就趕了上來,拉住李佳卿上上下下地檢查,發現沒有缺胳膊少腿這才放心下來。

    “姐你怎么來了電視上不是說你在醫院里嗎”李佳卿拉住姐姐說道,倒是很擔心她。

    “一言難盡,你先跟我們走,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仔細告訴你。”李佳人對妹妹簡略地解釋道。

    “嘿”

    突然,馬林一聲叫喊,頓時就蹦到了李佳人面前,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瞪著李佳人直打轉,“你就是佳卿的姐姐女神李佳人我總算見到你了”

    “馬林你給我閃一邊去,別騷擾我姐姐。”李佳卿很是不悅地對馬林說道,她覺得這個富家公子簡直就是個蒼蠅,什么地方都有他。

    馬林臉色一僵,指著李佳卿說道,“李佳卿我送你的雕塑可是好幾萬的東西,你給我弄壞了總得有個說法吧。”

    “你要什么說法”李佳卿很是不耐煩地問道。

    馬林雙眼就一個勁兒地朝著李佳人身上瞟著說道,“你不賠錢也可以,不跟我交往也就算了。我要你姐留下來陪我吃頓飯,咱們這件事就算了結了。”

    “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德行,一個痞子樣還想跟我姐吃飯,沒門兒”李佳卿毫不猶豫地幫李佳人拒絕了。

    馬林嘿然一笑說道,“李佳卿你也別把你姐說得跟白蓮花似的,女明星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就是陪人吃飯陪人睡覺嗎陪陪我又怎么了我有的是錢,只要她愿意,我可以包養她,當然你要是也愿意的話,兩姐妹我也不介意。”

    “啪”

    馬林剛一說完李佳卿一記耳光就扇在了他的臉上,馬林捂住臉憤恨地看著李佳卿,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老子今天不把你扒干凈老子就不姓馬”

    馬林說著雙手就朝李佳卿抓來,卻沒想到被范遙給截了下來,范遙輕言淡語地對馬林說道,“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消失在我面前。”

    馬林嘿笑一聲,整了整理自己價格昂貴的西裝,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西裝又指了指范遙一字一頓地說道,“看看你自己究竟是個什么東西”

    范遙伸出左手抓著馬林的肩膀對他淡淡地說道,“我自己當然知道,但是說出來你會嚇尿,所以你還是不知道的為好,好自為之。”

    歸元第一重歸滅百萬健康借

    范遙汲走了馬林的健康運勢,輕輕一推,馬林猶如一灘軟泥一樣被推倒在了地上。

    這個富家公子馬林的運勢和男明星丁之謙的運勢都十分強勁充沛,雖然遠遠比不上七彩珠,但是也算相當不錯了,范遙心里默默地想著。

    馬林不知道為什么,忽然就感覺全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有氣無力地對身邊的幾個跟班說道,“你們快扶我起來”

    “活該”李佳卿鄙夷地對躺在地上嚎叫的馬林說了一句。

    “走吧”范遙看了馬林一眼,帶著三個女人就離開了校園。

    范遙帶著三個女人拿著李佳卿和李佳人身上湊齊的錢在大學附近的住宅區租了一間房子,這里人流量大,范遙想的是藏葉于林便于躲避天華的追殺。

    “姐原來你們的經歷這么驚心動魄啊好刺激”李佳卿聽了姐姐的講述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還表現出一副羨慕的神色。

    “瞧瞧你這丫頭說的什么話,媽的胳膊差點就被人卸掉一只,你還說刺激沒心沒肺的東西”方庭梅不滿地對小女兒抱怨道。

    李佳卿毫不在意地對方庭梅吐了吐舌頭,然后斜眼瞟了一眼在站在遠處窗簾邊的范遙壓低了聲音對姐姐問道,“姐,那人真有大本事幫你東山再起”

    李佳人神色復雜地看了看范遙,她清楚地記得在公園的松樹下自己瀕死的一刻是這個男人把她救了回來,而且那種生命之力源源不斷涌入體內的感覺讓她一輩子都忘不了。久在演藝圈的她當然也聽說過很多奇人異事,尤其是那些大佬巨頭們身邊總不乏有這樣的人,所以她堅信這個表情不多的男人一定能夠成為她唯一的依靠。

    “姐你怎么還失神了”李佳卿等得不耐煩,用手指戳了戳李佳人的膝蓋。

    李佳人回過神來點點頭說道,“他救過我很多次也救過媽,我們必須相信他”

    李佳卿長這么大以來從來沒有在姐姐臉上看到這種堅毅的表情,尤其是涉足娛樂圈之后,姐姐就好像是戴上很多張假面具,此時此刻的姐姐讓她心中微微有些詫異。

    “佳人,這個范遙有本事是有本事,但是沒錢啊不是媽勢力,你妹妹要讀書,你還得重新整容,而且咱們不能永遠住在這里吧這些都需要錢的呀。”方庭梅口毫無顧忌地把自己的擔心說了出來,她過習慣了大手大腳女兒買單的生活,突然讓她回歸平淡甚至窘迫讓她實在是適應不了。

    “媽”李佳人臉上有些尷尬地碰了碰方庭梅,方庭梅立刻一扭頭只見剛才還站在窗簾邊的范遙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到了自己的身后,她只得勉強笑笑說道,“范經紀啊,雖然我剛才說的話不太入耳,但是也確實是事實不是你說呢”

    李佳卿饒有興味地看著范遙,她倒是真想看看這個主動要做自己姐姐經紀人的男人有多大的能耐和本事。

    范遙剛要說話,不經意間就瞟見了李佳卿手上戴著的玉手鐲,于是對李佳卿說道,“佳卿能不能把手鐲給我看看。”

    “你說這個拿去吧。”李佳卿大方地退下了自己的玉手鐲交給范遙一邊還說道,“這就是我媽傳給我的便宜貨,撐死了也就幾萬塊錢,你要是想打它的什么主意,我看還是算了吧。”

    “死丫頭好歹也是媽的心意怎么這么說話,給外人聽了不是笑話這玉鐲子要是沒有破損和裂紋,還有那一截白的都是翠綠的話那可就值了天價了。”方庭梅有些不滿地對小女兒說道。

    李佳卿撇撇嘴低聲嘀咕道,“哪有那么多要是,要是你不是賭鬼就好了。”

    母女兩還在斗嘴的時候范遙就對李佳卿問道,“佳卿這個玉鐲子能不能給我,一周之后我付你十萬。”

    李佳卿倒是覺得無所謂,把詢問的目光投向了方庭梅,方庭梅就是見錢眼開的主,一聽十萬立刻就點頭說道,“行范經紀你盡管拿去就是了,不過說好的話不能反悔哦”

    范遙點點頭說道,“我范遙說話從來都算數,辛苦大家在這里住一段時間也就一周左右,一周之后我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復。”

    當夜,范遙清楚自己目前體內有兩百萬的健康運勢和一百萬的財富運勢,但這他還覺得遠遠不夠,比起七彩珠僅用丁點力量就能救活李佳人簡直是米粒之珠不能與日月爭輝。所以他想要讓歸元手再進一重,當他準備再次從七彩珠里汲取力量的時候,卻不想至寶七彩珠的力量太過強大,他根本沒有辦法駕馭,反倒被七彩珠源源不斷地從他自己體內抽取力量,在他即將被七彩珠抽干的千鈞一發的危機關頭,他將七彩珠冒險整顆吞了下去,經歷一夜的糾纏博弈最終讓一個黑洞一樣吞噬力量的七彩珠平靜了下來凝結在了他的肚臍上,看上去倒像是一顆故意塞進肚臍的彩色石頭,但只有范遙知道這個七彩珠有多兇險。

    不過經歷驚險一夜范遙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至少他現在和七彩珠合二為一,除非丟掉性命否則他不可能再失去七彩珠。

    次日清晨,范遙交代了母女三人注意安全之后就離開了出租房,他給自己買了一部手機作為通訊工具并打電話告訴了母女三人自己的聯系方式,然后就打車去了市里最大的拍賣機構萬家利拍賣公司。

    范遙下車一看,這世界三大拍賣公司之一還真不是司機吹的,光是接待大廳里就擠滿了人,人人都想把自己的古玩寶貝拿到這里來拍一個天價。

    剛一走進金碧輝煌的接待大廳,嘰嘰喳喳的吵雜聲音就在范遙的周圍響了起來。

    “你們可要看清楚了,別讓我這寶貝晃花你們的眼,瞧見沒有元青花大罐”

    “嘖要是瓷器我手里的這個玩意兒可半點不輸元青花成化斗彩雞缸杯怎么樣,可別被嚇著了”

    “要比咱們就來比一比我的寶貝見了天日可就得驚天下唐花瓷雙系罐正宗的鈞窯”

    “”

    范遙在一旁看著,沒想到這些人倒是個個出手不凡,價值千萬的東西拿著手里炫耀。

    “喂你有啥好玩意”范遙身邊的一個矮小男人用手碰了碰范遙問道。

    范遙搖搖頭說道,“沒什么好東西,不知道玉鐲子這家公司幫不幫忙拍賣”

    “嘶”矮小的男人摸著下巴眼睛一轉說道,“玉器拍的不少,但是得看是什么貨色,要不然把你的東西拿出咱們瞧瞧”

    范遙并不知道這里的一些人既是賣家也是買家,這些人想要通過私下交易規避掉拍賣公司的所抽取的傭金。

    “你瞧上去年紀輕輕也不會有什么好貨色吧敢不敢拿出來咱們看看這里的可都是行家,要是怕丟人就趁早離開。”另外一個體態富貴的中年男人輕蔑地看著范遙。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