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553章 王麗華 新
    鬼玲瓏從裴府逃走的第二天,裴俊仗著自己侯爺的身份安排了大量的侍衛在京城中四處搜尋鬼玲瓏的下落,凡是客棧醫館一律都要搜查。

    此時諸葛雄飛和陳元寶兩人已經在神醫丁宣這里住了一個多月了,二人初到京城時,司徒空曾對諸葛雄飛說楊天朗為了見他的母親,扮成侍衛進宮去了,要三四個月的時間才能出來一次。諸葛雄飛信以為真,為了等楊天朗出來便一直待在京城之中。

    丁宣的兒子被姬紅珠誤傷致死后,裴家雖然賠了不少錢財,足夠丁宣一家衣食無憂,但是喪子之痛豈是錢財可以彌補的。正當丁宣悲傷之際,諸葛雄飛恰好前來拜訪。丁宣自是萬分高興,有多年不見的老友相陪于此,正好慰藉失去兒子的痛苦。

    諸葛雄飛在丁宣家里居住之時,隔三差五地讓陳元寶去那司徒空的府上打聽楊天朗有沒有回來,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諸葛雄飛覺得可能真像司徒空所說,要等上三四個月那么久。又從丁宣嘴里得知楊彩月的毒傷已經被治好了,而且此時也沒有其他急事,諸葛雄飛二人便安心在丁宣家住了下來。

    這一日,大量的侍衛闖進丁宣的醫館,弄得正在喝茶聊天的丁宣和諸葛雄飛有些驚慌,店小二趕忙上前問道,

    “幾位軍爺,不知何事到此啊要抓藥嗎”

    店小二把裴府的侍衛當成官軍了。帶頭的一名侍衛將昨晚裴府發生的事情講了個大概,又說道,

    “若是你們見過這名女子的話最好告知她的去向,膽敢隱瞞不報或是窩藏刺客的話,叫你們一個個吃不了兜著走”

    店小二賠笑說道,

    “幾位軍爺,你就是借我們十個膽我們也不敢窩藏刺客啊,我們店里確實沒來過什么黑衣女子,若是回頭我們看見此人,定會向您稟告的。”

    “嗯,那就最好,一有這黑衣女子的消息,立刻到裴府稟告,侯爺重重有賞,兄弟們,下一家”

    這領頭的侍衛看店小二也不像是在說假話,便囑咐了幾句便帶著眾人撤離了。

    諸葛雄飛聽著這名侍衛對黑衣女子的描述感覺有些像鬼玲瓏,但也沒往下多想,仍和那丁宣喝茶聊天。陳元寶則是一人在后院練武。

    話說陸豪與荷花二人自從在陳家莊看到了諸葛雄飛留下的書信后,也是直奔京城而來。陸豪沒有了葉翩翩的管束,又有荷花在一旁千依百順,心中自然是愜意的很,路上走得也是不緊不慢。

    不過在趕路之時,陸豪的腦中時不時會想起當初和葉翩翩一同離開金陵去往陳家莊時的情景,二人也是像現在這般無憂無慮,逍遙自在。每當想起和葉翩翩在一起的日子,陸豪心中總會莫名生出一些傷感,也不知當初偷偷帶著荷花離開葉府做得對不對。

    一路上那荷花真是大開眼界,每當看到稀奇的事物就問這問那,陸豪走南闖北見多識廣,不時地給荷花講解,荷花總會一臉崇拜的看著陸豪,讓陸豪心中十分受用。

    進入京城之后,陸豪并未著急去找那司徒空的府邸,而是打算再讓荷花見識一下京城的繁華。

    這天吃罷晚飯,陸豪對荷花說道,

    “荷花,今晚我帶你去伎館轉轉,讓你見識一下有錢人家常去消遣的場所,好不好”

    “伎館那是什么地方”

    “嗯,說伎館這個詞可能你聽不太懂,青樓你總該聽過嗎”

    “什么青樓豪哥,你怎么會想起來帶我去這種地方你們男人真是的,不光我不能去,你也不許去”

    荷花頓時羞紅了臉,用拳頭捶了陸豪兩下。

    “呵呵,荷花,我說的這個伎館可不是你腦子里想象的那個青樓,我說的伎館可是達官貴人聽歌賞舞的好地方,普通人哪里消費的起啊,呵呵,晚上我找一家京城里最大的伎館帶你去看看。”

    二人換了身稍微華麗一點的衣服,向客棧的掌柜打聽到附近有一家比較高檔的伎館,名叫“露華宮”,便帶著荷花向這露華宮的方向走去。

    拐過幾個街口,前方出現一片燈火通明之處,一扇敞開的大門之前停滿了各式各樣豪華的馬車,而且陸陸續續的還有其他馬車在這大門前停下,待客人下車后又隨即離開。

    荷花看著這陣勢有些害怕,說道,

    “豪哥,我看我們還是不要進去了吧,這個地方看起來都是有錢人來的地方,我們進去后若是沒錢交會不會不讓我們出來了啊”

    “怕什么,今天就是帶著你來見世面的,錢還用發愁嗎,我有的是,跟我走。”

    陸豪拉著荷花的手就直沖沖地大門里走,剛進大門,一位老鴇模樣的婦人攔住了二人的去路,這婦人上上下下打量了陸豪一番,又看了看旁邊的荷花,問道,

    “這位公子眼生啊,可是頭一次來我這露華宮吧”

    陸豪微微一笑,答道,

    “正是,我二人初到京城,夜里覺得無聊,便想到你這里消遣消遣。”

    “噢,呵呵,公子,這京城可不比別處,我這露華宮也不比別的青樓伎館,門前這么多的馬車您也瞧見了,要想進我露華宮的門,三兩五兩銀子可不夠看的。”

    “哦三兩五兩不夠看的,那十兩總夠了吧”

    陸豪從懷中掏出十兩銀子要遞給這老鴇,這婦女沒接,笑著搖了搖頭。

    “嗯,那二十兩總可以了吧”

    陸豪又從懷中掏出十兩銀子,那老鴇還是搖頭。陸豪有些傻了,問道,

    “我們二人今晚就是要在你這里消遣一番,最少需要多少銀子,你說個數”

    婦人伸出五根手指,說道,

    “最少五十兩,而且這座位還是我廳中最偏的,公子你可能接受”

    “五十兩,這么多”

    陸豪沒想到這老鴇一張嘴就是五十兩銀子,有些出乎陸豪的意料。旁邊的荷花拉著陸豪的胳膊說道,

    “豪哥,我們還是走吧,五十兩銀子我可能一輩子也掙不來這么多銀子啊,我們走吧”

    “不行,我陸豪豈是食言之人,不就五十兩銀子嗎,我有。”

    陸豪將身上所帶的全部銀兩都拿了出來,數了數總共也就五十二兩銀子,有些心疼地將其中五十兩銀子交給了婦人。

    那老鴇一見銀兩,立即滿臉堆笑,朝著里面招呼道,

    “來客了,還不過來招呼著”

    話音剛落,從廳中跑出一個丫鬟,這婦人在其耳邊嘀咕了幾句,小丫鬟隨即帶著陸豪與荷花二人向廳中走去。

    一進大廳,只見處處雕梁畫棟,金碧輝煌,不說荷花,連陸豪都被這廳中的豪華裝飾震撼到了,心說,

    “估計那皇帝老兒的皇宮也就是這般模樣了吧,真是不虛此行,這五十兩銀子花的值”

    丫鬟帶著二人找了個角落坐下,這個位置差不多算是廳中最偏遠的位置了,連舞臺都看不全。

    二人坐穩后有丫鬟給上了些果盤瓜子和若干小菜,還送了一壺酒。隨后舞臺上的表演開始,二人邊吃著東西邊看著舞臺上的歌舞,荷花一臉的滿足,陸豪也是樂不思蜀。

    轉眼間便過了一個時辰,陸豪已經將酒壺里的酒全部喝光,有些微醉。荷花仍是瞪著兩只大眼直直地看著舞臺上這些穿著光鮮亮麗的女子在那里載歌載舞,不亦樂乎。

    這群跳舞的女子剛剛下臺,臺下的一名客人喊道,

    “麗華小姐什么時候上臺啊,本公子今晚就是為了看麗華小姐而來的,怎么還不安排她上臺啊”

    這位客人在臺下一喊,其他幾個年輕的公子也跟著叫喊起來,就是要讓那麗華小姐上臺。那老鴇見狀趕忙上臺安撫道,

    “各位公子莫急,莫急,麗華小姐正在后臺上妝,待下一個節目結束后馬上就安排麗華小姐上臺表演,請各位稍后片刻”

    臺下的叫喊聲依然沒有平息,這時一個小丫鬟跑上臺來對這婦人耳語了幾句,婦人立時眉開眼笑,用手勢壓了壓眾人的起哄,說道,

    “各位公子,麗華小姐已經畫好妝了,馬上上臺為各位表演,幾位公子,還是趕快把賞錢準備好,一會兒好給麗華小姐捧場啊。”

    這老鴇往后臺看了一眼,隨即沖著臺下大聲喊道,

    “各位公子,讓你們就等了,接下來就請王麗華小姐為大家表演舞劍”

    臺下頓時響起一片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已經趴伏在桌子上的陸豪聽著王麗華這三個字頓時抬起了頭,心里琢磨著,

    “王麗華難道是她”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