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27章 平局
    金旺射向靶心的弩箭突然被另一邊射來的弩箭擊中,兩支弩箭都沒有上靶。金旺見狀趕忙朝著另一支弩箭射來的方向望去,只見另一邊的裴政正端著弩弓朝著自己箭靶的方向。金旺頓時怒道,

    “裴公子,你這是何意?為何要打掉我的弩箭?”

    裴政放下弩弓笑了笑,說道,

    “金旺,你給我的這把弩弓,箭槽的槽口向右偏了一指,所以我每次射箭全都射偏。經過剛才的三次射擊,我現在已經調整好了弩箭出槽時弩弓該擺放的方位,怎么樣,還算準吧?”

    “你,你干擾我發射弩箭,你這是犯規!”

    “犯規?呵呵,你剛才又沒有講這條規則,我怎么就算犯規了?要不把咱兩的弩弓擺到一塊比一比,看看究竟是誰犯規,可否?”

    “你!哼,我懶得和你計較,你三箭全都沒有射中靶心,我只要射中一箭就穩贏你,呵呵,你輸定了!”

    金旺說完立刻低頭插入第二支弩箭,簡單一瞄前方的箭靶,快速扣動弩機,

    “嗡…”

    第二支弩箭再次射出,就在弩箭快要飛上靶心的那一刻,裴政的弩箭適時而至,

    “啪!”

    再次將金旺的弩箭打掉,這一次金旺可是氣壞了,扔掉手上的弩箭走過來沖著裴政大叫道,

    “裴政,你想做什么?你好大的膽子,敢兩次攔截我的弩箭!你信不信我一聲令下你這輩子都甭想離開五仙教!”

    沒等裴政說話,離著兩人不遠的姬紅珠率先跳了上來,沖著金旺喊道,

    “金旺,你太不要臉了,你自己手里拿著一張又大又沉的好弩,卻給裴公子一把又輕又爛的破弩,有你這么比試的嗎,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這件事喊出來,讓五仙教的眾人都知道知道你金旺是個什么樣的人,不僅讓你丟臉,連教主的臉也一塊被你丟盡!”

    圍在遠處的眾人看到場內幾個人在互相喊來喊去,但由于距離太遠,卻聽不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些什么。金旺見姬紅珠威脅自己,也不敢太過放肆,說道,

    “紅珠,你,你是我們五仙教的人,你怎么老幫著外人說話?”

    “哼,裴公子是我請來的貴客,你不說好好招待他也就罷了,居然還弄出這么多花樣來戲耍他,我當然看不過去了。你還剩下一箭,到底射不射了?”

    “他總是干擾我,還讓我怎么射?”

    “你不是號稱是我們苗寨的第一神射手嗎?那弩箭不過小拇指粗細,如果裴公子每次都能成功攔截你的話,那就說明裴公子的射術比你好上十倍也不止,我看你不如主動認輸更好!”

    “什么?讓我主動認輸?哼,不可能,我就不信他每次都能攔住我的弩箭!”

    金旺氣呼呼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在椅子上思索該怎么辦。這時旁邊一個下人貼在金旺的耳邊說了幾句,金旺頓時眉開眼笑,說道,

    “好主意,有了它就不怕那裴政干擾我了,快去取來。”

    裴政和姬紅珠看著金旺幾人互相說著悄悄話,不知道幾人又要搞什么鬼。時間不長,那個下人手里拿著一支弩箭交給了金旺,金旺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扭頭沖著裴政笑了笑,心說,

    “這回我插上一支鐵打的弩箭,哼,就算你射得再準,也不可能打掉我這支鐵弩箭,裴政,你就等著認輸吧!”

    裴政是個聰明人,已經看到那個下屬雙手抱著一支弩箭交給了金旺,金旺隨即用手掂量了一下轉而沖著自己一笑,裴政心里立刻全都明白了。心說,

    “看來這支弩箭的重量不輕,用我的弩箭射上去不一定能改變它的方向,這次該怎么辦呢?”

    正當裴政思索著的時候,金旺已經端起了弩弓,閉上一只眼睛瞄準了靶心,

    “嗡…”

    這支鐵弩箭帶著嗚嗚的風聲朝著那箭靶飛去,金旺看著這支勢不可當的鐵弩箭直直地飛向靶心,雙臂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慶祝勝利的姿勢。可就在這時,裴政的弩箭又是轉瞬即至,但是這一箭卻并沒有射中金旺的弩箭。

    “哈哈哈哈,裴政,你輸定了…”

    就在金旺以為自己這一局必勝之時,只見那裴政射出的弩箭輕輕地擦了前方的箭靶邊緣一下,那箭靶稍微一歪,金旺的弩箭隨后即至,

    “砰!”

    這支鐵弩箭也沒有射中靶心,而是偏在了靶心的右側,與裴政第三箭射中的位置差不多。金旺咧著將要大笑的嘴巴還沒笑出來,便立時僵在了當場。

    姬紅珠看到裴政如此機智,心中十分的高興,搶先跑到圍觀的眾人不遠處大聲宣布道,

    “裴政和金旺兩人各射三箭,均是兩箭脫靶,一箭射偏,我宣布這一回合的比試二人打平!”

    圍觀的眾人再次議論了起來,姬紅珠不管眾人說些什么,又跑回到場地中央沖著金旺說道,

    “金旺,結果我已經替你宣布了,你可有什么不滿?若是不同意我公布的結果,那么咱們就當著眾人的面好好講講剛才發生的事。”

    金旺無奈,只得說道,

    “好,打平就打平,反正那裴政也沒有領先,咱們走著瞧。裴公子,跟我去下一個場地比試。”

    在前往下一個場地的時候,金旺悄悄地對旁邊的人吩咐道,

    “一會兒多叫些人來,把我和裴政圍起來,把姬紅珠遠遠地擋在外面,別讓她壞我的事!”

    “是,屬下明白!”

    此時金旺帶著裴政來到相隔不遠的兩根木桿之前,這兩根木桿都是高約三丈左右,與成年人的大腿般粗細。木桿的頂端系著各色的彩旗,迎風飛舞。金旺對裴政說道,

    “裴公子,這也是我們苗人經常比試的傳統項目,叫做爬花桿,規則很簡單,不論你是順爬還是倒爬,凡是在最短的時間內爬上花桿的頂端取到彩旗者,便是獲勝。”

    裴政抬頭望了望花桿的頂桿,確實很高,介于剛才弩弓的不公平比試,裴政多問了一句,

    “金旺兄弟,不知你這兩根花桿的材質和高度可有什么不同嗎?”

    金旺料到裴政會有此一問,說道,

    “裴公子,你這可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剛才的弩弓比試,可能是下人拿錯了弩弓,以至于你我二人的弩弓不同,這兩根直溜溜的木桿立在這里會有什么不同?不如你先去查驗一番再說。”

    裴政不敢大意,走上前去對兩根木桿仔細地觀看摸索了一番,發現除了這木桿底部纏繞著的彩布的顏色不同之外,其他像材質、粗細和高度等還真沒有什么明顯的差別。

    “怎么樣?裴公子,這樣放心了吧,你選哪一根?”

    “哦,是我多慮了,選哪一根,我選…”

    沒等裴政做出選擇,金旺又說道,

    “裴公子,你是我五仙教的客人,在我們苗寨以右為尊,我看你就選右邊的這根花桿吧!”

    “可以,可以,客隨主便。”

    “好的,來人啊,點香,裴公子,我們開始了。”

    金旺說著快步跑向花桿,在靠近花桿之時突然雙手撐地倒立起來,用雙膝夾住了花桿,然后一個翻身,整個人便攀上了這根花桿。

    (本章完)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