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78章 冰凍
    孫靈明在諸葛雄飛的訓斥下沒有再去找那些道士尋仇,而是跟著諸葛雄飛下了太清山。諸葛雄飛根據孫靈明的指示找到了拴在山腳下的馬匹,由于孫靈明此時十分的虛弱,諸葛雄飛便讓他坐在馬上,自己則是牽著馬匹往那宣州的方向走去。

    在離開太清山的路上孫靈明向諸葛雄飛問道,

    “師叔,你是如何發現我被關在那密室之中的?”

    “這個說來也巧,我走進太清宮后發現里面除了一片狼藉之外并沒有什么人,正在納悶兒之際突然看到一個小道士提著一個木桶從屋子里跑出來,急匆匆地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不想這小道士忽然腳下拌蒜,竟然摔倒在地,桶里面的油全都灑了出來,趁著這小道士用手往桶里舀油的時候我悄悄地來到他的身邊將他制住,細問之下才知道你被人鎖在屋中,我這才讓那小道士帶路前去救你,還好不算太晚!”

    “哦,原來是這樣,那師叔你來的也夠快的,就比我晚了幾個時辰。難道是你靠著雙腿跑來的嗎?”

    “呵呵,那倒不是,我起初是騎著一匹老馬往這里趕的,跑了一半這老馬實在是跑不動了,我只能棄馬而行,運起風馳術往這邊趕,還好這段路途比較平坦,也沒費多少時間就來到這太清山下!”

    二人聊到此處那孫靈明又劇烈地咳嗽起來,咳了好一會兒才緩和下來,又對諸葛雄飛問道,

    “師叔,那幽冥教就這么甘心讓你逃走嗎?會不會派人再來捉你啊?”

    “一定會的,憑那獨孤鴻的脾氣,我覺得在我逃離幽冥教的當天他就會派人來追捕我的!”

    “是嗎?那我們就先不要回陳家莊了,幽冥教的人應該都知道你住在那里了!”

    “不行,為了躲避他們的追捕我是可以暫時不回去,但是我擔心元寶和陸豪他們若呆在陳家莊里是會有危險的,所以還是回去看看為好。哎,對了,我被關在幽冥教之時,那彩月曾經派人前去調查過你們幾人的行蹤,說是你們幾個下山后就分開了,你快跟我說說那天都發生了什么。”

    孫靈明于是就把陸豪如何被大悲寺利用,以至于一直被陳元寶痛罵,最后在下山時獨自離去;還有那楊天朗被司徒空帶去京城以及自己和陳元寶在山下的村子里養傷的事情詳細地說了一遍。

    諸葛雄飛聽聞自己幾個徒弟都是性命無憂,倒也放松下來,只是對于陳元寶罵走陸豪一事覺得陳元寶辦得欠妥,說道,

    “元寶這個孩子從小就是個直性子,眼里不揉沙子。做事也不愛動腦,認為凡事不是黑就是白,愛沖動,屬于點火就著的性格。雖說那陸豪做的也不對,但出發點卻是好的。唉,等我回去見到元寶后好好跟他聊聊,再和他把那陸豪找回來吧!”

    二人一路走一路聊,又在路上行走了十多天這才來到了仙桃鎮的附近。這孫靈明恢復的速度倒讓諸葛雄飛有些吃驚,因為孫靈明在沒出十天的時候已經是生龍活虎了,和剛出太清宮之時完全是判若兩人。

    孫靈明見諸葛雄飛驚訝,便將自己在密室中發現金丹并全部吃掉之事告訴了諸葛雄飛,諸葛雄飛不禁稱奇道,

    “靈明,你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看來這金丹果然有些作用。看你身體恢復的這么快,就知道你吃的那些金丹在增強體質和提升內力方面還是有功效的!”

    “對,對,師叔,你說的沒錯。那天我被關在密室中,本來用鐵棒是砸不動那鐵門的,誰知吃了金丹之后一棒竟然將那鐵門砸癟了,若是時間再充裕一些,我估計都能將那鐵門砸倒!”

    “呵呵,那你受的這些罪算是沒白遭。馬上到陳家莊了,你要有所準備,可能幽冥教的人正等著我們呢!”

    二人騎著馬來到諸葛雄飛居住的木屋前,諸葛雄飛看著自己的木屋周圍一片整齊干凈的模樣,便欣慰地說道,

    “這木屋這么久都沒人住了還能這樣整齊有序,看來應該是元寶回來替我收拾的,元寶這孩子,也是一副熱心腸。來,靈明,先到我的住處休息片刻,一會兒我去村里把那元寶叫來!”

    二人將馬匹栓到屋前的籬笆上,剛要往正門走去,那木屋的房門卻突然開啟,從屋里走出一人,正是那獨孤恨。

    獨孤恨沖著諸葛雄飛一拱手,說道,

    “諸葛前輩,我在此等候多時了!”

    這時那呂賢和厲寒也相繼從屋內走去,呂賢出來之后伸了伸懶腰,說道,

    “諸葛老兒,你怎么才回來啊,我們都在這里等了四五天了,你這腿腳也太慢了吧!”

    諸葛雄飛看著三人冷冷地說道,

    “是獨孤鴻讓你們來的嗎?”

    獨孤恨上前一步繼續說道,

    “不錯,正是義父讓我們來的,因為前輩你的脫逃,彩月已經被義父關進了牢房,諸葛前輩若是不想讓彩月受苦的話,還是盡早跟我們回去為好!”

    “哼,獨孤鴻這個老鬼,好不容易和自己的親生女兒在一起了卻還要將她鎖起來,難道不怕彩月心生怨恨不認她這個當父親的嗎?”

    “行了,諸葛老兒,教主認不認自己的女兒那是他的家事,我們三人可管不著。教主派我們三人前來正是要帶你回去的,你給個痛快話吧。是利利索索讓我們把你綁上帶回去,還是我們三人將你制服后再帶回去呢!”

    那孫靈明聽到此話用鐵棒指著那呂賢說道,

    “你好大的口氣,就憑我師叔一個人對付你們三人都綽綽有余,何況再加上我,這次定叫你們有來無回!”

    “哈哈哈哈,小子,你可真會說笑,諸葛老兒的武功我清楚的很,最多與我們其中兩人打個平手,卻也不敢說有什么勝算。而你呢,完全就是個添頭,三拳兩腳把你收拾掉后,接著就是我們三人一齊對付諸葛老兒,你說他還有勝算嗎?”

    “你…,哼!誰說我們只有兩個人,我還有個師弟在這村子里,一會兒他聽到打斗的聲音定會跑過來幫忙的,到時候…”

    未等孫靈明說完,站在最后面的厲寒陰陽怪氣地說道,

    “你說的可是那個叫做什么元寶的胖子?呵呵,他就在這里啊!”

    厲寒說完轉身走進了屋子,不一會兒便推著那五花大綁的陳元寶走了出來。陳元寶一見諸葛雄飛和孫靈明回來了,立時大叫道,

    “師傅,孫師兄,你們怎么回來了?這幾個人很厲害的,你們,你們還是快跑吧!”

    諸葛雄飛看著鼻青臉腫、身遭綁繩的陳元寶立時氣憤地說道,

    “你們三人好歹也是幽冥教中數得上的高手,犯的著對一個孩子下手嗎?你們還想用他來要挾我不成?”

    “呵呵,諸葛,你想多了。我厲寒的武功縱然再不濟,倒也不屑于用這個胖小子來威脅你。不過你們既然是一伙的,那也不能便宜了他,就讓他在旁邊看著我們三人是如何將你制服的吧!”

    厲寒說著將手掌往陳元寶的肩膀上一拍,霎時間一股寒氣從厲寒掌中冒出,那陳元寶立時一動不動,瞬間被凍成了一個冰人。

    (本章完)

    </br>

    </br>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