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9章 宦官祭祖
    楊彩月正在高興之際,忽聽得住的客棧樓下大廳里傳來陣陣嘈雜吵鬧之聲,而且門口更是傳來諸多馬匹的嘶鳴聲,像是有很多人走進了這間客棧。蔣德芳示意楊彩月收聲,仔細聆聽樓下的動靜。

    只聽得諸多沉重且雜亂的腳步先后走進了這客棧之中,其中一個低沉渾厚的嗓音說道,

    “掌柜的,我們是當朝樞密使、驃騎大將軍王守澄王大人麾下的神策軍,近日王大人回鄉祭祖,估計明日下午要路過你這家客棧,我看你這家客棧規模較大,環境還算干凈,打算讓王大人在你這家客棧稍作歇息,再行趕路。”

    那店掌柜的一看呼啦進來七八個人,個個是身形魁梧,膀大腰圓,而且每個人都披盔戴甲的,一看這裝扮氣勢就知是朝廷軍隊的人。這店掌柜的也是頭一次見這陣勢,沒聽過這王大人的名號,但也不敢判斷真假,心中不免有些驚慌,連忙說道,

    “是,是,小的榮幸之至,各位軍爺但有吩咐,盡可說來,小人一定照辦!”

    說話的這名軍人從懷中掏出五十兩銀子,仍在這掌柜的桌上,說道,

    “明日天亮之后,將店中所有客人盡皆遣離,不得容留任何閑雜人等在此。把每個房間都收拾干凈,大廳內外的雜物全部清除,更要打掃干凈,我們每個房間都要檢查一遍,無誤后明日下午準備迎接王大人到此休息。明日一早我會去當地官府處備案,將這大街之上的道路封鎖,所有閑雜人等一律繞路而行。今晚你早些做好準備,明日上午會有人前來督促,我所說的這些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小人明白,請軍爺放心,小的一定將此事辦好,一定辦好。”

    那幾名軍人又囑咐了幾句之后,方才出門騎馬離去。掌柜見這五十兩銀子心中高興壞了,心說,

    “定是祖宗有靈啊,讓我今日攤上這么個大買賣,一定得把這事辦利索了,說不定以后這王大人還會來此,嘿嘿!”

    掌柜的說著把那店小二叫了過來,說道,

    “快去,把每個房間的客人都去囑咐一遍,說是明天有朝廷的大官前來住店,所有客人明日一早必須離店!”

    那店小二有些面露難色,說道,

    “掌柜的,大部分客人明天退房是沒問題的,可是有些做生意的老租客在我們這里可是住了一兩個月了,租金也都交了,此時趕他們走,好像有些不太好吧?”

    掌柜的一聽店小二說這話,突然瞪起眼睛來,說道,

    “什么不太好!這是朝廷的大官,又有軍隊上的人過來吩咐,你敢不從?是腦袋重要還是錢財重要?趕緊通知他們走,大不了賠他們幾天店錢就是了,朝廷的官員誰惹得起?快去辦!”

    那店小二聽這掌柜的如此說來,也不敢有異議,趕忙將住下的客人統計一下,一個個的前去通知了。

    蔣德芳和楊彩月在房中將這客棧大廳中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楊彩月向蔣德芳問道,

    “蔣大哥,這王大人的官職有多大,看樣子來頭不小啊?”

    蔣德芳輕搖折扇說道,

    “哼,豈止來頭不小?當今的圣上當初都是這王守澄所擁立,如今又兼任樞密使和驃騎大將軍,執掌著整個朝廷神策軍的大權,可謂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滿朝文武,誰敢惹他!”

    “哦,難怪,到這里稍作休息都要如此的安排布置,果然不是一般的大官兒。”

    “呵呵,再大的官員與我們也沒有關系,彩月,既然這掌柜的明日一早要清店,今日還是早些休息吧,明日好早起趕路。”

    “好的,蔣大哥,那你也早點休息吧!”

    二人各自回房,將行裝打點一下,準備明日離開。其他客房的客人也都被這店小二通知到了,也是各自收拾東西,準備明日一早退房。待眾人都睡下之后,只剩下這客棧的掌柜等一幫人還在這店里忙前忙后,準備明天的迎接工作。

    翌日,二人一早就起身退了客房,一處客棧大門,當時被這大街之上的情景嚇了一跳,從那大門外開始,道路兩旁就站滿了兵士,向兩側分別延伸很長的距離,一個個用異常嚴肅地目光地盯著從那客棧里走出來的人,楊彩月被這目光看得十分不自在,只得低頭向前快步行走,剛走兩步,被那蔣德芳拉了回來,說道,

    “彩月,干嘛呢?往這邊走啊!”

    楊彩月抬頭一看左右,才發現確實走錯了方向,由于自己剛才過于緊張了,也沒看路,低頭就亂走一通。自己也覺得有些好笑,捂著嘴笑了一聲,掉轉方向又跟著蔣德芳向前走去。

    這一路之上道路兩邊全是看守的士兵,基本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一直延伸了有幾里地之遠,楊彩月和蔣德芳二人夾雜在眾位離店的客人之中,一同向前方走去。這一路之中,楊彩月聽著旁邊的幾個人在不停地嘀咕著,這人說道,

    “哎,我聽說這個王守澄王大人是個宦官,你說這樣的人還回鄉祭什么祖啊!直接把祖宗的根都斷了,哪還有臉回鄉祭拜啊?”

    另一人答道,

    “呵呵,你說的這道理不錯,只不過人家官做大了,自然要回鄉顯擺顯擺,借著祭祖的名義,讓眾鄰里鄉親們都來看看,當初這老王家的孩子做上了朝廷的一品大員,讓別人也后悔當初為何沒有巴結一下老王家。也讓……”

    這二人還要繼續說下去,不想被那一旁守衛的士兵聽到了,直接大聲咳嗽了一下,這二人一聽有人警告,連忙閉上嘴巴,低著頭快速向前走去。

    二人也是跟著眾人走了一陣子,來到了郊外,看到道路兩旁無人把守了,二人這才各自施展起輕功,快速向前跑了起來。一路上跑了將近一炷香的時間,二人放慢腳步,走到路旁的石頭樹墩之上休息了一會兒,那楊彩月向蔣德芳問道,

    “蔣大哥,剛才那兩個人說這王大人是個宦官?宦官是什么官啊?”

    蔣德芳微微一笑,將扇子在手中轉了個圈,而后打開于胸前輕搖,說道,

    “這宦官嗎,就是內監,也可叫做太監,少監。”

    “哦,太監?少監?那又是什么官職啊?”

    “太監,少監是管理宮內的一些雜事的官職,但這王守澄不同,他手中還握有軍權,比其他官員的權利要大上太多。”

    “哦,是這樣,那剛才那兩個人說到這王守澄之時,為何是那副表情啊?還說什么有沒有臉祭祖的事是什么原因啊?”

    楊彩月問到這里,蔣德芳尷尬地笑了一聲,不知該如何解釋。

    (本章完)

    (書滿屋小說網小說網http://www.shumwanwu.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