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1章 陸豪拜師
    閆森聞聽陸豪對自己說道會報復自己的兒子,本來奄奄一息的狀態突然驚醒過來,對陸豪問道,

    “小子,你說什么?”

    陸豪哼了一聲,并未搭理這閆森,起身向楊雄二人之處走去。閆森一見這陸豪不再說話,便神情緊張起來,沖著陸豪背后大聲叫到,

    “小子,你回來,你跟我說清楚!回來……!”

    閆森這鬼叫般的聲音在這墓室里又回響起來。那楊雄與楊天朗正在等待陸豪的時候猛然間聽到這閆森如此大喊,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皆是扭頭向那閆森之處望去。

    只見那陸豪一人有些得意的走了回來,楊雄忙向陸豪問道,

    “怎么了,那閆森為何又如此大叫?”

    “呵呵,沒事的,道長,剛才我在那閆森的耳邊把他的祖宗十八代又罵了一遍,氣死他!”

    “呵呵,你呀,膽子也是真大,若是閆森這才再把你抓住,可就沒有上次那么好運了!”

    “嘿嘿,沒事,只要有道長您在場,這小小的閆森又算得了什么!”

    陸豪又逮著個機會給楊雄拍了個馬屁。楊雄微笑不語,又對陸豪說道,

    “我們三人從你進來的那個墓道口出去,然后再把這洞口填上,不要讓別人發現這個洞口,否則這個閆森可是性命休矣!”

    于是由陸豪頭前帶路,三人從自己下來的那個洞口陸續跳了出去。

    此時正值夏末時節,夜色已深,微風吹在幾人身上也能感覺到陣陣涼意。這墓地周邊完全是漆黑一片,只有不知名的昆蟲和鳥兒不斷發出“咕咕”的怪叫之聲。

    三人出去之后,楊天朗和陸豪二人手捧、腳踢、鏟子埋的,把出來的這個大洞口用泥土給填平,再用腳踩結實了。楊雄怕這填平的位置留下痕跡,又吩咐楊天朗到樹上掰下幾個帶樹葉的樹枝下來,用這樹枝將地上填土的痕跡掃平。

    弄好一切,楊天朗拿著那鏟子不知該如何處理,陸豪見狀,走到楊天朗跟前說到,

    “給我吧,我處理掉這個鏟子。”

    陸豪拿過楊天朗手中的鏟子,抬頭向四周樹上望了望,找了一棵比較茂密的大樹,將那鏟子向上一扔,那鐵鏟直接落在那茂密的樹杈中間,同時一陣“咕咕咕咕”的急促叫聲響起,一只白色貓頭鷹扇著巨大的翅膀從樹枝山飛起,向遠處飛去。

    楊天朗和陸豪沒想到這樹上還棲著這么大的鳥,都被嚇了一跳。待一切事情辦妥之后,楊天朗對楊雄說道,

    “師傅,把這洞口填的這么死?你再去給那閆森送吃的該怎么進去啊?”

    “放心,天朗,為師進入這墓室并非是從此處進去的,另有其他通道,這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楊雄轉過身來又對陸豪說道,

    “陸豪,既然這炎魔刀復歸我手,此間事情就已了結,你可以自行離去了,我和天朗還要趕回陳家莊去,咱們就在此作別吧!”

    陸豪一聽,感覺對這楊雄有些不舍,畢竟這道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武功高強,如果就此分別,與高人失之交臂感覺還是有些可惜,便雙手抱拳對楊雄說道,

    “道長,小的我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但不講出來心里又怕以后后悔。”

    楊雄聽完看了陸豪一眼,說道,

    “陸豪,有話但講無妨,我還是喜歡爽快的人。”

    “道長,”

    陸豪說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沖著道人磕了個頭。

    楊雄一見,頓覺驚訝,連忙要將陸豪拉起,說道,

    “陸豪,你這是何意?剛才在墓中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咱們從此兩清了,互不相欠,你不必如此。”

    陸豪此時聲音仍是有些哽咽地說道,

    “道長,陸豪此拜意思有三,一是為上門盜取魔刀表示歉意,二是若今日沒有道長出手相救,那火魔閆森定是不肯給我解蠱,小的必死無疑,所以救命大恩,必須要謝。三是,三是……”

    楊雄見陸豪支支吾吾不繼續往下說,便再次說道,

    “但說無妨!”

    “是,道長,三是,小的見道長一身正氣,武功高強,所以,所以如果道長不嫌小的出身卑賤,資質魯鈍,小的我想拜道長為師,以求能長期侍候在道長身邊,伺候道長飲食起居,順便學點道長武功的皮毛,小的就心滿意足了。”

    楊雄和楊天朗一聽陸豪提出此等要求,均是一驚。楊雄皺了皺眉眉頭,心想,

    “這陸豪按天分資質以及身體條件來說,應該是練武的好材料。只是這陸豪從小走街串巷演武賣藝,看遍花花世界,精通三教九流,一身江湖習氣太重。這練武乃是專心致志,長久堅持之事,只怕這陸豪時間一長,玩兒心太重,耐不住寂寞,到頭來也是難成大器。”

    楊雄思索了一會,對這陸豪說道,

    “陸豪,我道家門派規矩甚多,對挑選徒弟也是有嚴格要求,我對你的性格品行、天分資質等條件也是知之甚少,此時還不便決定。再說你已有師承,怎么可以又另投師門呢?”

    陸豪一聽楊雄話外之意不肯收自己,又繼續說道,

    “道長,小的知道自己從小性格頑劣,而且沒有嚴師管教,至此落得個毛躁的個性。但是經歷此事之后,讓小的明白了不論做人或是闖蕩江湖,都只能依靠自身的本事。只要自己本領過硬,凡事便可自己做主,也不必屈服和畏懼于他人的威逼利誘。靠投機取巧之術可能得利一時,但不是長久之計,所以小的見道長行事正義,武功高強,心中便十分仰慕,不但武功之上想跟道長學習一二,而且道長做人做事的品德風范希望也能傳授小的一些,讓小的改掉劣根,脫胎換骨。至于我這賣藝的師傅,不過是我父親鄰村的一個朋友,父親從小讓我跟著這位叔叔學習些簡單的武藝,好有份吃飯的手藝營生。嚴格來講,也并不能算是我的師傅。”

    那楊天朗自打在陳家莊之時就聽夠了這陸豪的花言巧語,今日又見這陸豪上下嘴唇一碰,說出這么多道理來,便感覺有些厭煩,說道,

    “陸豪,你當日在陳家莊之時,說的可是比現在好聽多了,最后還不是將我姐弟二人還有元寶下了迷藥,然后取刀逃走,從而惹出這許多禍事來。今日你又是巧舌如簧,讓我師傅怎能行相信!”

    “沒錯,當時到這陳家莊盜取魔刀的確我是用了一些陰謀詭計,但這原因,一是那火魔閆森在我身下下了火焰蠱毒,逼迫我前去盜刀。二是我找道長的居住之所找了一個多月,身上的蠱毒已然發作,疼的我每日倍受煎熬,所以說不得已才用了些下三濫的手段。但是我并沒有害人之意,天朗你肯定記得,若是迷倒你們的那天晚上,我給你們幾人身上每人補上幾刀,還會出現后來這些事情嗎?”

    楊天朗聽完陸豪所說心中一想,也是如此,那天月圓之夜幾人被陸豪的迷藥迷倒,但這陸豪并未加害幾人,可見這陸豪倒是并非惡人,只是這楊天朗想到這一路追擊陸豪的辛苦,而且此時連楊彩月也不知去向,心中還是討厭陸豪,不想與他做同門師兄弟,便“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楊雄站在旁邊聽著二人對話,思索了一陣,說道,

    “這樣吧,陸豪,還是依我先前所言,此時我不能立刻下決定。你若是真正有心拜我為師,可以同我們一同回返陳家莊,這一路之上我也可以對你考察一番,看你是否有做我徒弟的緣分。”

    陸豪一聽楊雄沒有立時拒絕,便覺此事大有希望,連忙沖著楊雄又磕了幾個頭,欣然同意與楊雄一同回返陳家莊。

    此時三人再無他事,便一同向那返回的方向走去。一路之上楊雄和楊天朗之間更是有數不清的疑問要互問對方。于是楊天朗就先把這如何在陳家莊遇到陸豪,陸豪如何盜刀、自己和楊彩月如何一路追擊,如何進入青云莊被眾金剛圍困等等大事一一向楊雄講述,楊雄也是邊走邊聽,聽到這楊天朗說道兇險之處也是震驚不已,感覺這姐弟二人行事實在太過魯莽,對楊天朗說道,

    “唉,你姐弟二人行事實在太欠考慮,為了一柄魔刀竟然不管不顧地跑了出來,彩月比你大上幾歲怎么也如此毛躁。你姐弟二人從小到大從未離開過這仙桃鎮,對于行走江湖沒有半點經驗,這萬一路上出點什么意外,豈不是賠了魔刀又折人嗎?你和彩月也不好好想想,既然這炎魔刀能被為師得到并隱藏在屋中,那為師定是有對付這魔刀主人的辦法,為師的平日行事一向考慮周全嚴謹,你們應該是知道的,所以說你們應該等待為師回來再做商議才對。現在弄得彩月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唉。”

    楊天朗在旁邊仔細一想,感覺也是這么回事。不過自己當時堅持要楊彩月帶自己出來,不光是為了追回這炎魔刀,也是為了出來見一見外面的世界,看看新鮮光景。只是現在不能對楊雄再說起這個原因了,免得挨罵。

    楊天朗見這楊雄不再說話,自己腦子里也存了一大堆的疑問,剛想要對楊雄發問,這楊雄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又對楊天朗問道,

    “哎,天朗,這炎魔刀怎么在你手上會發起光來?”

    楊天朗對此事也是毫不明白,一聽楊雄居然問起了自己,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本章完)

    (書滿屋小說網小說網http://www.shumwanwu.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