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1393、修改名字
    一張明黃色的長卷,懸浮在祭壇之上。

    長卷散發出一種滄桑荒古的仙道氣息。

    鎮仙塔的上塔主一元道人抬手打出一道光華,落在長卷上,最終化作十個名字,字跡如銀鉤鐵劃一般,一個一個地浮現出來。

    這一次的仙古擂臺戰,是因為鎮仙塔和諸神殿在東圣洲的矛盾而起。

    所以在長卷上刻下名字的事情,也由這兩大勢力的主事人來做。

    當然,如今萬仙福地的七大勢力,已經隱約成為了三大陣營,以諸神殿、觀星府、尊獸臺和仙心劍宗為住的第一陣營,以鎮仙塔和冥府為主的第二陣營,以及表面上看起來暫時保持中立的桃園。

    一元道人填上去的這十個名字,是第二陣營所選擇的十個仙皇之下的強者。

    這些人,基本上都來自于外面,比如鎮妖閣等勢力的強者,少數則是萬仙福地的天驕弟子。

    戰神葉狂浪上前,掌心打出一道光華。

    落在長卷上,也化作十個名字。

    這是第一陣營仙皇之下境界參戰者的人選。

    一個個名字,懸浮在長卷上,散發出滄桑凌厲的氣息。

    李牧并不在場。

    如果他在的話,就會發現,這十個名字中,有數個都是他所認識和熟悉的人。

    之后,一元道人和戰神葉狂浪各自又填上了仙皇境界的十人,仙皇之上的十人。

    總共三十場對決,六十個人名,都填了上去。

    “嗯?木牧竟然填在了仙皇境界一組,呵呵,葉戰神,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此人在桃園大會上,可是連斬數位仙圣境界的強者吧。這樣做,不符合規矩。”

    一元道人看著長卷上出現的李牧的名字,面色不快地看向戰神葉狂浪。

    “呵呵。”

    葉狂浪淡淡地道:“符不符合規矩,仙古長卷自有判斷。”

    一元道人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這時,長卷發出轟鳴聲。

    道則震動。

    六十個名字,化作了六十道流光,驟然飛射出去,朝著不同的方位落下。

    這流光中,似是帶著命運的詛咒和印記,落在了六十個不同的人身上。

    長卷乃是當年太始道尊留下來的古物,具有莫大的神通,可以驗證所載名字代表的人物的修為境界是否符合仙古之戰的規矩。

    片刻之后。

    六十道流光,從不同的方位,重新又飛回來。

    落在仙古長卷上。

    六十個名字,全部都重新在長卷上浮現出來。

    只不過,是從之前的淡金色色澤,變成了淡淡的血色,仿佛是以他們各自的鮮血鑄就一樣,多了一些說不出道不明的氣息。

    其中就有‘木牧’這個名字。

    一元道人面色微微一變。

    一般而言,如果所填上去的人,修為境界不符合仙古戰場的規矩的話,就會被直接剔除掉。

    既然這個名字出現了,就說明,沒有問題。

    戰神葉狂浪笑了笑,道:“一元,你還有什么話要說?”

    一元道人冷哼一聲,直接離開。

    刷刷刷。

    一道道身影化作流光離開。

    仙古祭壇大殿重新變得安靜了起來。

    唯有太始道尊的雕塑,屹立在祭壇之上。

    一個年輕而又英俊的形象,笑容中充斥著一種邪魅氣息,具有一種難以形容的魅力,不愧是當年曾經與牧云仙主并肩而立過的人物。

    過了許久。

    黃衣女仙出現在了大殿中。

    七大勢力的話事人,具有自由出入仙古祭壇大典的資格。

    曼妙的身軀,散發出幽香,她站在雕塑之下,仰頭看著這尊雕像,許久,才道:“你留在這個世界上的黑暗和污穢,終究到了清除的這一日,一切都將結束,仙界會迎來真正的新生和光明,牧云仙主將重新歸來,你將被釘在永恒的恥辱柱上。”

    說著,她來到了懸浮在祭壇上空的太古長卷面前。

    稍微停留,她一伸手,抹去了上面的幾個名字。

    然后用另幾個名字代替。

    如果一元道人和戰神葉狂浪等人在場的話,一定會震驚的連眼珠子都迸出眼眶來。

    修改仙古畫卷上已經確鑿的名額人選,竟然沒有被仙古長卷所反噬擊殺,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從仙古長卷現世以來,不知道曾經滅殺過多少妄圖將其據為己有,或者是有其他想法的,結果都被仙古長卷直接滅殺,魂飛湮滅,其中包括仙圣巔峰級別的存在。

    而仙圣巔峰,已經是整個萬仙福地可以孕育和容納的最強境界了。

    “一切都已經預備好,真正的大局,就要開啟了。”

    做完這一切,黃衣女仙轉身離開。

    ……

    ……

    “嗯?”

    李牧站在第二十根石柱前,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剛才的那是……難道就是仙古戰場名額確定的儀式?

    在一瞬間,李牧只覺得自己體內一些氣息被攝取出去,又多了一些之前未曾有過的信息,關于仙古戰場的諸多信息,浮現了出來。

    “看來最終的出戰名額,已經確定了。”

    “卻不知道,總共六十個名額,都有誰。”

    李牧在心中琢磨。

    自己肯定在內。

    花想容、小妖祖、小九和東方夜刃也必在其中。

    王詩雨、白虎有可能會在,也有可能不在。

    信息的優先權,掌握在幾大勢力的巨頭手中,一直到仙古戰場真正來歷的那一日,才能揭曉。

    “抓緊時間,提升實力吧。”

    多想也沒有用。

    李牧進入到了第二十根石柱的副本空間。

    眼前景象漸變。

    一片山清水秀的靈韻之地,充滿了仙道氣息。

    山巒疊翠,瀑布如玉帶。

    一座座浮山,漂浮在虛空之中。

    甚至還有靈禽靈獸,穿梭在天地之間。

    “之前遇到的副本空間,不是修羅戰場,就是殺戮空間,不是冷血的刺客,就是殘忍的暗殺,眼前這樣充滿了靈氣的仙道場地,倒是第一次。”

    李牧暗道。

    他并未放松,反而是心中提高了警惕。

    事有反常即為妖。

    戰神殿一共有二十一根石柱,代表著二十一根石柱試煉空間。

    他已經打通了前十九。

    如今,他的修為在先生初階大成。

    而他的戰力,則在可斬仙圣高階程度。

    石柱試煉副本空間,越往后越可怕。

    眼前這第二十試煉空間,是倒數第二個試煉空間,其恐怖程度,絕對要比前面十九個石柱空間更甚。

    到底會是什么樣的試煉呢?

    李牧正想著,突然,遠處一座浮山,幽幽而來。

    浮山巍峨恢弘,靈秀優美,世所罕見。

    山上,各種古代的建筑物,鱗次櫛比。

    最前面的廣場上,屹立著一

    尊雕像。

    一個身穿道袍,臂搭拂塵,面如冠玉,栩栩如生的雕像。

    “這是……太始道尊?”

    李牧心中,陡然一驚。

    他在滄海派的那副萬仙圖中,見過牧云仙主和太始道尊的模樣,而之前在和黃衣女仙的交談中,也確定了那個邪魅狂娟笑容的道人,便是太始道尊,此時一見,瞬間確定,在浮山廣場上的雕塑,正是整個仙界破碎不堪的罪魁禍首。

    還未等他有其他反應,異變突生——

    咔嚓咔嚓。

    一陣陣石皮破碎的聲音響起。

    太始道尊的雕塑,突然動了起來。

    表層的石皮,一層層的脫落。

    神光閃爍。

    一道人影沖天飛起,懸浮在了高空。

    李牧心中巨震。

    臥槽。

    雕像活了。

    變成了……真正的太始道尊?!

    李牧目光落在這人影身上,頓時差點兒驚呼出聲,一股涼氣直接從尾椎骨沿著脊椎沖向天靈蓋。

    怎么回事?

    難道這戰神殿的石柱副本空間里,竟然封印著太始道尊?

    不!

    不對!

    應該是模擬衍化的虛像。

    但即便是如此,也有些太瘋狂了吧。

    像是這種逆天級別的人物,就算是模擬,也無比困難。

    戰神殿試煉秘境,有的強的離譜啊。

    “你是何人?”

    太始道尊俯瞰李牧,眼眸中似是有萬千星辰流轉生滅,一股無法形容的強大氣息散發開來,周圍的山巒開始崩塌,靈禽異獸開始慘叫著死亡……一如末日降臨。

    好強。

    李牧瞬間催動倒了最強狀態。

    雙刀,金鱗甲,法眼,時間奧義。

    一切神通,全部開啟。

    然后,戰斗。

    轟!

    才剛剛靠近的李牧,被太始道尊拂塵一甩,就如抽皮球一樣,被抽飛了出去。

    但他倒飛的身影,只是在虛空之中,微微一頓,便一個俯沖到了太始道尊身前,展開了攻擊。

    這場戰斗,無疑是李牧遇到過的最艱苦的戰斗。

    太始道尊也是李牧遇到過的最強的敵人。

    哪怕只是一個模擬的虛影。

    李牧付出了重傷的慘痛代價,才擊破了他手中的拂塵。

    而就在這個時候,太始道尊反手在虛空之中一握,抽出了一柄刀。

    一柄宛如秋水明月一般的長刀。

    “他的武器,竟然也是刀。”

    李牧大感意外。

    一般的道人,除了拂塵之外,所用武器大多為劍。

    而且在記憶之中,滄海派的那張萬仙圖上,太始道尊也是身負長劍。

    叮叮叮。

    密密麻麻連綿不絕的長刀交擊之聲響起。

    咔嚓。

    化血神刀的刀身上,很快出現了裂紋。

    這柄仙器,快要撐不住了。

    李牧也覺得猶如身處疾風驟雨之中一般,被無所不知的刀光壓迫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太始道尊的刀法,大開大合,犀利無匹,強悍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

    絕對是李牧有史以來遇到的最強刀道。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