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九十四章:魂飛魄散
    秦廣王手上,旁邊的陰兵自然不會袖手旁觀,見自己的老大都出事了,此時更是要拼命的樣子,那些陰兵赫然拿起手上的武器,齊齊朝著江成沖了過來。

    江成見狀,冷冷的看著撲來的陰兵,并指一念,“定!”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法術,原以為這種法術不應該存在,可是親眼看到后我才真正意識到了,道法的強大。

    本來正朝著江成撲來的陰兵四肢猛然定在了一瞬間,全數動彈不得。

    我愣了愣,要不是親眼所見,我還真不相信這種法術的存在。

    秦廣王當時的表情,我記憶猶新,他驚愕的看著江成,驚訝的下巴都快挨著地上,不可思議的看著江成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施展道法。

    原本秦廣王引以為傲的陰陽陣法,竟然對于我們都失效,這是對秦廣王極大的侮辱,更何況他的雙腿還被江成滅了魂魄。

    江成冷冷的看著那些被定身的陰兵,原以為江成會放過他們,然而我卻想錯了,這一次,江成破了自己的原則,一揮手,掐印捻訣,怒斥一聲,“敕!”。

    這些被定身的陰兵竟然在一瞬間,燃燒成灰,骨粉碎裂,四散開來,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臭皮蛋的味道,讓我意識到他們所有人都魂飛魄散了。

    我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在我的印象中,江成說過的,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傷害他們,無論是陰兵還是鬼怪,可是江成卻將秦廣王帶來的這一隊兵力全部剿滅,讓我不免有些疑惑。

    秦廣王顫顫巍巍的看著江成,眼神里充滿了恐懼和不服,怒斥道,“為什么!為什么!你……竟然在我布下的陰陽陣法中,還能施法?”

    江成冷冷看著他,眼神可怕至極,仿佛地獄中桀驁不馴的魔王,充滿了死亡的恨意。

    “任何陣法不是靠陣法本身的力量,而是施法者的能耐,很不辛,你的能耐太弱,根本不能與我對抗,讓你失望了。”江成略帶這一絲嘲諷的口吻說。

    秦廣王的眼神驟然一聚,“不可能,我不可能失敗的!”

    江成陰冷的神情看著他,“這就是你們固步自封的下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們自以為是,卻低估了對手的實力。放著好好的位置不做,偏偏要做一些邪門歪道的事情,人在做,天在看,自有報應。”

    秦廣王當時急紅了眼,怒斥道,“姓江的,你別以為你有多厲害,你公然打傷陰司重臣,陰司不會放過你,你這一輩子都別想安寧,陰司會永遠追捕你!”

    江成輕蔑一笑,“秦廣王,誰能證明我打傷了你,剛才那些魂飛魄散的陰兵嗎?”

    秦廣王整個人赫然呆住,被江成的這番話弄得一時找不到反駁余地,江成說的沒有錯,在場見證江成打傷秦廣王的目擊者都已經魂飛魄散,根本無人作證。

    秦廣王的眼神帶著憤怒,咬牙切齒道,“我不會放過你的,等我回到陰司,我就要奉告酆都大帝,為陰陽兩界做公道。”

    江成呵呵笑了笑,揚起那絲久違不見的狐樣陰笑,但凡是江成變成這幅嘴臉之后,事情的可怕程度也就不言而喻了。

    接下來肯定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凡我看到江成這般笑容,絕對不會那么簡單。

    剎那間,江成的臉突然大變,陰沉的目光直勾勾的掃向秦廣王,冷聲道,“你當真認為我會讓你活著回去?我給你很多次機會,只可惜,事不過三,你已經沒有機會了。”

    話音落下,江成并指念咒,“何神不討,何鬼不驚,急奉祖師令,掃除鬼邪萬妖精,急奉太上老君令,驅魔斬妖不留情,吾奉祖師急急如律令敕!”

    轟!

    一聲巨響,空中的驚雷齊齊聚集,幾乎一瞬間的功夫,直直劈向秦廣王。

    秦廣王壓根來不及反應,就化作了煙霧,消失在空中。

    秦廣王就這么被江成打的魂飛魄散,我當時愣住了,一直以來,我都認為江成不會殺人,可是……雖然秦廣王也算不上人,但也是一條命,江成并沒有手下留情,斬的豪不猶豫。

    我呆呆的看著江成,其實說實話,我心里還是很開心的,因為我對秦廣王可以說是恨之入骨,我胡家出事,都是因為他一手造成,他安排陳邦對我家下手,害的我家破人亡。

    如果不是因為我自己沒本事,我早就想親自滅了他。

    江成瞥眼看著我說,“秦廣王目前這個人已經不復存在,不過我打算安排一個人冒充秦廣王去陰司。”

    我愣了愣,滿臉懵逼的看著江成,“師父,秦廣王也可以冒充嗎?”

    江成嗯了聲,“臭小子,道教中的道法有很多種,而幻術是由青丘狐妖的法術所提煉而成,酆都城的人,大多數只是略懂道法,十殿閻王的人平日里也是進不去酆都城內部,很少來往,住在十殿的人,大多數能力都差不多。”

    我愣了愣,好像說的是有那么點道理,我歪著腦袋好奇的看著江成問,“也就是說,如果找個人冒充秦廣王,陰司不會發現真正的秦廣王已經死了,同時還能打聽到陰司的事情?”

    江成嗯了聲,“這就是我為什么要斬殺這些秦廣王手下的陰兵,他們都是誓死跟著秦廣王的人,如果留著,只會將事情鬧大,從長遠格局來看,只能讓他們消失。”

    原來從一開始,江成就沒打算讓秦廣王活著。

    “那……師父你打算讓誰去冒充秦廣王啊?”我好奇的問。

    江成瞥眼看著屋內,“你爺爺。”

    “啊?我爺爺?”我一臉懵逼,有些不知所措。

    江成嗯了聲,“你爺爺是最合適的人選,第一他本就在陰司待了一陣子,第二是你爺爺本身就有道法,在下面對付那些陰司的人,多少也可以自保。最為關鍵的,我認為,陰司官員已經可以換職了,本身它們也到了該退位的時間了,你爺爺完全可以作為新的秦廣王任職。”

    我迷迷糊糊的聽完這一段話,其實我并不是很能理解,但是話從江成的嘴里說出來,就總覺得很有道理似得。

    我好奇的看著江成,“師父,你這樣做,算不算幫陰司換位呀?”

    江成笑了笑,“可以這么認為。”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黑森森的天空,突然變得明亮起來,四周恢復到了寧靜,陽光照在地面上,陰司的痕跡也在瞬間被清理的干干凈凈,絲毫找不到他們來過的痕跡。

    見外面已經沒了動靜,爺爺跟著小情和江靈一同從屋子里走了出來。

    江靈微微皺著眉頭看著江成,“哥,這些人怎么總是跟我們過不去。”

    江成一本正經的看著江靈說,“當你強大到讓人害怕的時候,就不會有人跟你過不去了。”

    江靈愣了愣,轉過頭來看著我,“你……沒事吧?”

    我嘿嘿笑了笑,江靈果然還是很關心我的,我眼咕嚕一轉,立馬說,“受了點傷。”

    江靈的臉色赫然一沉,極其擔心的看著我,“哪里傷著了?”

    我戳了戳胸膛,“這里。”

    江靈愣了愣,“嚴重嗎?”

    我嗯了聲,“你要是親我一下,我就好了,我就再也不會覺得心痛了。”

    江靈還沒來得及生氣,江成直接給了摑了一巴掌狠狠拍在我腦門上,“臭小子,當著我的面泡我妹,你是不是討打!”

    我尷尬的看著江成,“你不是把江靈婚配給我了嗎?”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