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七十二章:師父娘親
    陳蕭噗嗤笑出聲來,極其有趣的看著我說,“敢情這是在吃悶醋呢!小丫頭,你還不勸勸你小相公,估計是把我當他情敵嘍!”

    我心里很不樂意,心想著這人還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不就是仗著給了我大米,連我小媳婦都不放過,簡直是過分了。

    我一肚子窩火,心中對著個陳蕭是很不爽。

    陳蕭見我怨憤的模樣。不禁笑了笑,“傻孩子,可別把我當你情敵了,我已經結婚了。”

    我愣了愣,滿臉尷尬的看著陳蕭,“啊?你不是道士嗎?你也可以結婚啊!”

    “誰說道士不可以結婚了,不結婚都是以前的要求,現在都日月更替,早就不按照以前的制度來了,道士當然可以結婚生子了。”陳蕭笑了笑說。

    聽到陳蕭已經是結婚了,我當時嘴都快笑裂了,心中一陣歡喜,起先我還對他耿耿于懷十分介意,不過就是一瞬間的功夫,我對他一點也不討厭了,我尷尬的沖著他笑了笑,“我沒有把你當情敵,只是她無視我。”

    江靈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陳蕭哥哥這么有本事,正應該好好交流一下。哪像你,小肚雞腸的!”

    江靈怎么罵我,我都不痛不癢,甚至更是開心的很,這大概就是打是親罵是愛。一個道理吧,不管江靈是處于何種目的來罵我的,反正我是信了。

    不知不覺我們來到我家院子,陳蕭站在門口四處打量了一番,我好奇的看著他,“你怎么不進去啊?”

    他呵呵笑了笑,“這院子和我老家有點相似,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話音落下,他又隨著我走了進去,可是隱隱約約之間,我看到了他眼眶里有些濕潤。

    江成從屋里走了出來,見到陳蕭的那一刻,臉色突然陰沉了起來,一語不發。

    這樣的氣氛讓人看著,略有些尷尬了。

    我和江靈面面相覷,都發現了整個院子里充滿了一股詭異的氣氛,說不出來的讓人尷尬,江成平日里再怎么也會禮貌待人,可是看到陳蕭進來的那一刻,他的臉色很是不好。穩穩朝著大圓桌旁坐了過去,神情冷漠的端著茶水往嘴里送。

    我試了個眼神問江靈到底怎么回事,江靈微微皺著眉頭無奈的聳了下肩膀,顯然也不知道這一切是怎么回事,莫非他們認識?

    此時陳蕭朝著江成緩緩走了過去。語氣沉穩的說,“小江,你爹一直在到處找你。”

    我的腦海里突然想起來昨天陳蕭說的那些話,原來陳蕭想要找我師父的原因,是因為他認識我師父的親爹?

    一直以來我也清楚。江成跟他親爹的關系不好,具體的原因雖然我也弄不明白,但是應該是和他娘有關系。

    想著我的家人都已經不在人世,江成的家人健在,可是卻矛盾太深。心中不免有些難受。

    江成冷冷的回了句,“陳師哥,我和我爹的事情,還是希望你不要插手了,這件事情。誰也管不了。”

    陳蕭的臉色略有些無奈,嘆了口氣,坐下身對著江成說,“你的事情我都清楚,你是在怨我師父,他當初不應該跟你娘在一起后生下你們,這樣你娘就不會陷入永生的昏迷,而你們也不會遭到三界的唾棄。”

    江成的臉色極其難堪,抬起頭來看著陳蕭說,“陳師哥。我的事情,還希望你不要再管了。”

    “好了,我來這里也不是只跟你說你爹的事情,現在到處都是你的謠傳,我途中聽到一些小道士在討論你。說你拿了陰天子的玉佩,是不是這么一回事?”陳蕭嚴肅的看著江成說。

    我心里一沉,果然又是和玉佩有關系,之前突然來我家登門造訪的道士,也是為了陰天子的玉佩事情而來,沒想到這個陳蕭也是打著這個主意,我剛剛對他還有幾絲好感,一下子就沒了。

    江成面無表情的說,“你也說了這都是謠傳,還有什么好問的。”

    “江成。我知道你這個人脾氣倔,我跟你說什么你也聽不進去,但你要記住,不要和陰司牽扯上任何的關系,之前你家人也是這么叮囑過你的。如果你還想要保命的話。”陳蕭語重心長的看著江成說。

    我心里好奇的很,為什么不能和陰司牽扯上關系,作為道士,這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道士本就是游走在陰陽兩界做事情的人,難免會和陰司打交道啊。

    而且,現在說什么也都晚了,我們早就和陰司結下了梁子。

    “晚了,早就和陰司有了摩擦。”江成冷冷的說。

    陳蕭聽了當時臉都垮了,神情很是不好。約莫過了幾秒后,他才開口說,“我知道了,我最近都會住在未名觀,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記得來找我。”

    “謝謝。”江成依舊是冷冷的語氣回答他。

    陳蕭瞥眼回過頭來看著我說,“你小子,好好照顧你師父,聽到沒!”

    我愣了愣,“曉得了。”

    陳蕭繼續說,“你出來。”

    我當時滿臉懵逼,硬著頭皮跟著他從院子里走了出去,陳蕭很是嚴肅的看著我說,“我有一個消息,希望你們能去做。對你們會有幫助的。只不過,直接跟你師父說,他那樣傲氣的脾氣是肯定不會聽的,你想辦法告訴他吧。”

    我愣了愣,壓根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他這番話想表達什么。

    陳蕭繼續說,“你師父一直對他爹有極大的誤會,其實很多事情也都是身不由己,這些年我并不清楚江成經歷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受過的苦絕對不少。江成的心中一直想要的是救他娘,可是他娘本來就不是人,是一只九尾狐,必須要找到一只完整的九頭鳥的血作為藥引,還需要找到當年衛玠寫下的玄術記載,上面有專門救治九尾狐的方法。據我所知,衛玠轉世的消息已經傳遍了陰陽兩界,沒有空穴來風的事情,你們自己好好把握。”

    我心里一沉,感覺自己好像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師父的娘,是一只狐貍!

    難怪我每次看到江成笑起來的模樣,都帶著一絲狐貍般的詭異,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

    突然想起,之前在城隍廟的時候。城隍爺在三尸錄上找不到江靈和江成的記錄,但凡是正常人都會有三尸神記錄在案,可是他們沒有,并不是他們做了手腳,而是從一開始。他們就不屬于陰陽兩界,而是超出了這其中的東西。

    一時之間,我難以相信這一切的存在,雖然我親眼看見過黃鼠狼成精的事情,可是從來沒有想過。江成和江靈的親娘就是一直狐貍。

    這在我的認知范圍類,還是一下子無法接受。

    本來對于鬼怪的存在,我才開始適應,突然告訴我,江成和江靈本來就不是人。這種事情換做是任何人,一時半會也緩不過神來。

    陳蕭看出來我被嚇到了,連忙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世間萬物本來就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萬物皆能成精,萬物也都能開啟靈智,你家的一把凳子、一張桌子,甚至是一個碗,都可以開啟靈智,只不過是你對這方面的知識略有匱乏,所以才會震驚,其實沒有必要害怕,這些東西本就是真真實實的存在的。”

    我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陳蕭見勢,呵呵笑了笑,“你有沒有遇到過,自己親手將一個東西放在固定的位置上,突然找不到的情況?”

    我恩聲點點頭,“有。”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