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一十八章:王婆子死
    江靈調皮的走道小情面前,好奇的問了句,“你覺得我哥這個人怎么樣啊?”

    小情皺著眉頭,滿臉嫌棄的說,“一個笨蛋能怎么樣,要不是他救我出來,我才不想搭理他!”

    我尷尬的看著小情,顯然江靈想要撮合江成和小情,怕是有點困難了,小情這個人直爽的很,倒也不會拐彎抹角,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江靈也頓時尷尬起來,“呃。好吧,當我什么也沒問。”

    江靈回過頭來問我和江成去了哪里,我連忙伸手拉著我爹,“這是我爹。”然后我把整個事情的過程全部跟江靈說清楚。

    江靈一臉震驚的看著我,“什么!我哥跑十殿去了,他瘋了吧?”

    我愣了愣,“怎么了,為什么這么說?”

    江靈說,“我哥他的事情很復雜,總之不要再和那些人扯上關系最好,不然遲早是會出事情的。”

    我心里不禁一沉,心想著江成這次做的事情鬧了這么大,陰司的人肯定不會就這么算了。

    之后看著我帶著我爹去幺爺爺家中,處理了我爹的尸體之后。我爹的魂魄回到了幺爺爺的身上,我爹看著我說,“鬧娃子,爹以后就住在這里,我雖然借尸還魂,可是受不住陽氣太旺,這里的陰氣足,以后我會代替你幺爺爺的身份活下去,人多的地方,你就喊我幺爺爺,私下里喊爹就成。”

    我嗯聲點點頭,眼下也只能這樣了。

    跟我爹說完話之后,我就趕緊回到家里,洗完澡后小心翼翼的鉆進被窩,見江成坐在一旁,五心朝天的打坐,我好奇的問了句,“師父,你不睡覺嗎?”

    江成閉著雙眼,平淡的說,“現在可以睡了。”

    我不禁好奇。莫非是江成見我一直沒回來,所以放心不下,一直沒睡,見我安全回來了,才能放下?

    想到這里,心里不禁感到暖洋洋的,有這樣的師父在身邊,也不知道是我幾世修來的福氣,能白撿一個這么好的師父,比我親爹還對我好。

    心中不免又失落的很,要是姐姐還在世的話就好了,至少不會再受到欺負和不公。

    江成睜開眼,平躺在床上,語氣嚴肅的說,“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太平,陰山派的人接下來會害你二爺爺,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讓胡家的人滅門,不過你二爺爺跟你們家一直關系不好,這件事情我尊重你,你要救他嗎?”

    我愣了愣,仔細想著,我家中的親人一個個離去,我本來就不愿意看到這種事情的發生,雖然二爺爺跟我爺爺關系不好,他也有過害我爺爺的念頭,不過我爺爺陽壽已盡,如今也不在人世。二爺爺就想斗,也找不到人斗了。

    外界一直要滅我們全家,此時更應該是保護家人的時候,我連忙開口說,“師父,我要救二爺爺。”

    江成嗯了聲,“好。知道了,睡覺吧。”

    我嗯聲點點頭,翻身伸手搭在江成的腰間,呼呼大睡起來。

    到了白天,江成讓我跟著他一塊去村里,先把我爹的尸體放在擔架上,然后蓋上裹尸布我和江成一人在前。一人在后,提著尸體到了村長家門口。

    村里人都出來看稀奇,村長從屋里出來,此時周圍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江成平淡如水的說,“我說了會給你們一個交代,胡鬧他爹的事情我已經解決了,眼下尸體已然開始腐爛。只需要重新下葬便可,不知道這個事情你們是否滿意?”

    村長愣了愣,倒也不敢上前看我爹的尸體,“這既然江師傅都處理好了,我們也沒啥問題了。”

    村長妥協后,村民卻議論起來,“這尸體之前不也好好下葬了,突然出來這不是害人嗎,干脆一把火燒了。”

    這種要求我哪里能忍受,人死本就要求尸身完整,雖然我爹的魂魄借用了幺爺爺的身體,可這個肉身畢竟是我爹的。

    江成陰沉著臉說,“我保證尸體不會再出現任何問題,后果我擔著。”話音落下。江成使了眼色給我,然后一起離開了村長家門口,江成把我爹的尸體重新安葬,放在我爺爺的旁邊一起。

    江成告訴我,給村民一個交代變成,不必什么都順著他們的意思,否則這些便會變本加厲。

    正此時。不遠處忽然聽見了我二爺爺的聲音,似乎在跟人吵架似得,我和江成面面相覷,趕緊朝著聲音的來源處跑了去。

    只見我二爺爺站在槐樹底下,他的對面是個老婆子,仔細一看,正是失蹤許久的王婆子。

    “滾你麻痹!你這個批婆娘。做的事情別以為我不曉得,你想來害老子!”二爺爺破口大罵,毫不客氣的沖著她說。

    王婆子氣呼呼的說,“我是為你好,我來提醒你趕緊走,陳邦回來了,他要來抓你。”

    “你們不是一伙的你會來好心?”二爺爺語氣斥責。

    王婆子氣的眼眶的紅了。“一夜夫妻百夜恩,我雖然對胡家做過不少缺德事情,我對你是啥子心,你心頭明白!我要是害你,還會等到現在?”

    我和江成四目相對,江成示意我不要出聲,靜觀其變。

    二爺爺猶豫了一會兒,看著王婆子說,“自從胡家出了事情,你不是跑不見了,那我問你,你這些日子到哪里去了?”

    王婆子愣了愣,“你不是曉得我的身份,我雖然可以附在人的身上。可是村子里的陰氣逐漸少去,我的行動就變得極為困難,要不是曉得他們現在要來拿你的命,我咋個還會往回來跑,我都是為了來提醒你,陰間要拿了你們胡家全家,你現在跑還來得及。”

    二爺爺愣了愣,顯然很震驚。

    與此同時,旁邊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熟悉的模樣逐漸顯形,我瞪眼一看,這般臉嘴最為熟悉不過了,分明就是陳邦,他果然用了九頭鳥的血布下陣法起死回生。

    “想跑?”陳邦略帶這戲謔的聲音說,腳步穩穩走到王婆子的身旁。

    他的眼神冰冷而又可怕,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王婆子,“臭婆娘,竟然敢叛變,你這條小命活膩了吧?”

    王婆子害怕的看著陳邦,赫然跪下身來,苦苦哀求。“頭兒,我求求你,放過他,他和胡家關系不好,根本就不是一家人。”

    陳邦冷冷笑了笑,“關系不好,難道能改變血緣嗎?我也是奉命行事,人家要的是斬斷他們胡家所有血脈,抑制衛玠復活,否則陰間遲早會被他奪去,到時候我們可都沒有好日子過,姓衛的對陰山派可從來沒有手下留情過。”

    王婆子愣了愣,又苦苦哀求,“你就放過他吧。他跟胡家真的沒啥關系了。”

    此時此刻,陳邦的眼神瞬間陰冷起來,不知道為什么,他死而復生之后,就像是變了一個人,骨子里更為陰邪了許多。

    他呵呵笑了笑,“好。那我就看著你的面子上,幫你一次。”

    “謝謝”王婆子話音落下,陳邦的眼神驟然一聚,赫然并指念咒起來,“天無生地元主,收斬三魂七魄為主,魂飛魄花散。四四散散,一起斬死不留情,是吾兵聽吾令,是吾將聽吾斷,三更叫汝也要聽,四更叫汝也要行,順吾者生逆吾者死。吾奉陰山老祖敕,急急如律令。

    ”

    一聲令下之后,只見王婆子突然臉部一陣抽搐,瞬間七竅流血,痛苦的倒在地上,不等她喘口氣,赫然斷氣。

    我愣了愣,這是陰山派的陰邪法術,能在瞬間,滅了人的三魂七魄,這王婆子雖然是黃皮子附身,可是黃皮子也有魂魄的,這么一來,陳邦直接滅了黃皮子!

    我極其震驚。雖然說對王婆子沒什么好感,可是說到底,王婆子為陳邦賣命做了不少事情,這陳邦一腳踢開她,簡直毫不留情,一點人性也沒有,直接要了她的命。

    眼前的這一幕,把我二爺爺可是嚇壞了,哆嗦著身子呆呆的看著陳邦。

    就在此時,江成赫然跨步上前,揚起鬼魅的笑容,“好久不見。”

    陳邦愣了愣,回過頭來看著江成,說到底是江成要了他的命。陳邦說不怕是不可能的,眼神赫然閃現出一絲害怕的神情,不過他很快緩過神來,冷冷的看著江成說,“怎么,又想拉我入陰曹地府?姓江的,我知道你很厲害。可是陰間也絕對不會拉我下去,我陽壽未盡,你便讓勾魂使者帶我走,這樣做可是違背天理,要遭天譴的。”

    江成不以為然的看著他說,“我是來告訴你,胡鬧一家人,有我江成罩著,誰敢動,誰就死,你能復活一千次,我便殺你一萬次,看看是你復活的速度快,還是我殺你的速度更快。”

    江成的話極其霸氣,要是換做是我站在那里,早就嚇壞了,江成的本事可不是開玩笑的,他能讓陳邦死一次,也能讓他死第二次,簡直夠狠!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