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兩難
    白木禾虛弱的一聲,裙子暈開在水里,漾成一朵睡蓮,鮮血不斷如絲如縷的飄散出來,不由讓我一陣心疼。

    這么嚴重的嗎?身子一步跨過距離,趕忙從水中撈起了她,也不知道是否因為跟我置氣的緣故,她金仙的實力竟完全沒有展示,胸前,后背各插三箭,箭上還有黑氣不住鼓蕩。

    顧不上再去探究白木禾為什么會受傷,我整個人一陣從心而生的痛惜涌出,不敢調用冥河之力怕驚動傷勢,于是元神化形,再度摘下道種之樹上一片有著金色紋路的葉子,徑直丟入了經脈中。

    熟悉的銀光呼嘯而出,我不敢有所保留,將萬界法典中關于長生訣的那一脈氣息調動,寄希望這種生生不息可以幫助白木禾歸攏傷勢。

    沒錯,白木禾確實是金仙實力,可先前賭氣時的分神,再加上箭矢來的太過突然,應該是護體藍光被破,這才造成如此嚴重的傷。

    道種之力進入白木禾身體之前,她雖在痛哼,但精神尚能完整,可隨著這能量入體,小妮子頭一歪,竟然跌入我懷里,陷入昏迷。

    真把我嚇了一跳,還以為是道種之力產生排斥了,幸好,她經脈間的良性涌動給了我信心!

    白木禾的獸修者身份果然讓她的經絡功法跟我有著眾多的差異,而今道種之力雖然成功入體,可面對那種千頭萬緒、雜亂無章,我還是瞬而傻住!就算是要救援,可根本也無從救起啊!

    白木禾甚至已經開始夢囈了,她的傷勢甚至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重,不能第一時間止住內傷,那就先來外在吧,并指如刀,貼著白木禾的傷口,朝著箭鏃砍去。

    叮——,一陣強大的反震之力傳來,我手指被反彈而回的同時,白木禾周身一陣劇顫,昏迷中還不忘一陣劇烈痛哼,情況似乎比我想象中還要嚴重的多!

    糟了,中計了!我這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

    之前我曾操作魔考守道,跟那漫天箭雨有過一次正面對抗,那箭矢固然威力巨大,但要輪到材質都在我的兩柄飛刃前勢若破竹,故此,我才會決定用手指來幫助白木禾斷箭,可現在從這種反震來看,不對,這箭矢跟攻擊我的完全不同!

    是了,這場襲擊或許原本就是沖白木禾來的,否則我都能夠抵御住的箭矢,為什么會在一個短暫轉身的功夫她就遇襲,身為獸修一族公主的她,我當然相信她身上的法寶不會少,如此輕易中招,只能說明蓄謀已久。

    伸手掏出魔考守道,熾熱的光焰燃起,我沒敢再采用先前大力,而是盡可能的提升短刃威力,試圖將這箭矢截斷。

    最壞的結果發生了,是的,魔考守道這種程度的神器并在我全力加持之下,都不能動搖這箭矢一絲一毫,僅從材質來說,這箭矢甚至已經超過了我最得意的法寶。

    已經不用對比周圍了,很明顯的一件事是,這番襲擊必然是蓄謀已久,轉為用來對付白木禾這個獸族公主的!有兩種可能呼之欲出,首先一種來自魔界,其次一種來自那最神秘的勢力,白木禾的目標太大了!先前是我忽略了。

    怎么辦?殺人的招數我有千萬種,可這救人的我很不擅長,僅有的依靠道種之力修為看似有用,但若對上這種蓄謀已久的殺戮手段,太顯不夠。

    或許我該快點回到兩女身邊,那蓮妖也許能有救援手段,但是舉目四顧,我竟驚訝發現之前的那片水域消失了,甚至就連來路都被禁絕,是的,就連之前看到的小鎮也都不知哪去了!

    回憶起一直的發生,僅有一點最為可疑,就是我在打破那空間壁壘時,曾有過短暫的空間變化,這才發現弩機!

    我當時以為是自己贏了,現在回頭,卻知布陣者可怕,這竟然是個連環計,這是要把我們困死在其中的打算啊!

    當然,我當然可以揮動自己的全力對周圍進行探查,哪怕一點點試探,也總能試出脆弱,從而一舉打破這個空間,可我真的能這么做嗎?白木禾尚在危境,哪怕周圍是刀山火海襲來,同一時間我就只能先以她的安危為重。

    此時此刻,若在外界,我或許還能有一萬個選擇,但此情此景下,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硬著頭皮上。

    是的,白木禾體內的功法,我不了解,但有一點很清楚,這些箭矢每一道都另有玄機,我不能讓它們繼續為害,或許此刻拔箭會帶來極煩,但要是不拔,顯然麻煩更大。

    原本如花一樣的精致容顏,此刻因為這箭矢前后刺入,嬌軀不住顫抖的同時,就連眉間也股蕩起黑氣,顧不了了,銀色道種之力密布手上,手指拈動箭尾,用力朝外一拔。

    血箭噴出的瞬間,手指飛速動作,就算別的都有不同,至少在竅穴上,基本仍是相似,血流止住的同時,我開始拔第二支!

    五支箭矢已經扔在一邊托盤,箭尖之上尚有黑血,箭身同時也是個幽光流動,由此可見兇惡,白木禾早已經痛醒又昏倒過去,原本這最后一支我是應該早點拔出來的,可是它的位置讓我犯了難,右乳之下,穿透胸衣下擺。

    白木禾尚是個小女孩,而我們關系雖然曖昧,但就在五分鐘前,我甚至才跟她說清楚,我們不能是男女關系,而她甚至跟我割袍斷義。

    誰能想到,五分鐘之后,所有的事情逆轉,我竟要解開她最私密的地方嗎?

    可是不解開的話,箭怎么拔?無論是止血,還是療傷根本無從談起!

    昏迷中,白木禾的身體甚至還在抽搐,留給我左右踟躕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不管怎么說,白木禾曾經真心幫助了我,幫助了霓裳甚至詹白鳳很多很多,甚至若沒有她,我們不可能這么快救回霓裳,甚至可能因為那時間耽擱,我們再也救不回霓裳了!

    霓裳是我的一切,若我在之后得知這種失望,自己會變成什么樣子,數十年前的人間便有例證,可以說這些年中,也正是救贖之心支持著我不斷向前,若沒有她,我恐怕就要失去持續向前的信心了。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