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二十五章 白發將死女
    見我并未假以辭色,那男子也不生氣,理了理衣服前襟:“我叫汪凌志,樺南哥應該給你講過吧!”

    “是你?!”我微微一愣,但還是很快反應過來,江樺南確實給我提過這個人名,不過更奇怪的是,江樺南當時一本正經的告訴我,要是覆滅了汪家以后,就來找這個人要錢!

    我當時還對江樺南嗤之以鼻,你都被人的家拆了,人家給你錢,那不是瘋了嗎?可現在看起來好像是我一直想的有些簡單了。

    誰會嫌錢多啊,想著江樺南那最后一句,我還是對著“財神爺”行了一禮,言多必失,我還是少說話的好!

    “找個地方休息吧!”紅魔倒是并不客氣:“既然這些你是知道的,那也該知道我們最近鞍馬勞頓,急需好酒好肉好睡眠!”

    “當然!”汪凌志展顏一笑,不盡和順:“一切都準備好了,小汪,你就帶著諸位汪家恩人前去休整,我們第二段計劃今晚展開!”

    計劃不計劃的都是汪家自己人的事,確實秘境的連番奔波后,真有種從身到心的疲倦!躺在床上之時,卜霓裳那俏麗的樣子浮現腦海,要是此刻能夠牽著她手,那該多好啊!

    第二天一早,我又是被一陣砸門聲驚醒的,好在二昆及時的撲到門口,否則我一定就破門出去打人了,自從來到汪家休息兩晚,就沒有睡個囫圇覺的!

    開門一看,不是別人,是汪笙月,小汪!

    “我說你們跟誰學的習慣,大早上喊門,你是覺得我脾氣很好嗎?”心情不好,話里自然帶了痞氣。

    見識過我實力的小汪,下意識的后退一步,臉上是一種驚恐:“隊,隊長,對不起,我,我一會再來!”

    “來都來了,你就是再回去,我也睡不著了,說吧,到底什么事,也值得這樣火急火燎的!”我已經能夠控制情緒。

    “是魔宗!”談到正事,小汪眼中也有神:“昨夜我和五叔連夜對整個宗族內外城的所有背叛弟子進行了突擊抓獲和審問,甚至也包括咱們從秘境入口帶回來的守衛,你猜我們發現了什么?”

    “你看我像有心情猜的嗎?”聳拉著眼皮,我整個都是無精打采的缺覺:“行了,快說吧,真是個孩子!”

    “是是,隊長!”小汪語氣中有了一種開心:“隊長您之前不是吩咐我要幫你探聽魔宗的消息嗎?是了,現在有了,是魔宗一個很隱秘的據點,用我們那背叛弟子的話說,那里是魔宗很重要的情報部門!

    隊長,您說這算不算是個好消息呢?有了這消息,您就可以一舉找到魔宗了,您幫了我們家族大忙,能夠幫到你,我也感覺很開心!”

    “此話當真!”同一時間,我的雙眼果然瞪得溜圓:“一個專門搞情報的據點怎么會被你們知道呢?這似乎有點不符合常理吧!”

    小汪臉上一紅,尷尬一陣才繼續開口道:“不瞞隊長您說,這個是從我們汪家一個不成器的女弟子身上查到的,她之前趨炎附勢,做了那個魔宗情報據點一個小隊長的女人!

    可是這只是她一廂情愿,那魔宗之人始亂終棄,多好一個花樣女孩,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圖什么!

    隊長,我來就是告訴你這消息的,方便的話,您親自去問問她吧,昨晚說過一切后,她現在精神狀態很差,五叔說,她大概快要死了!”

    竟有這事,心中登時對小汪的不滿全部消失,跟著他一路穿堂過院足足走了近十分鐘,才來到一座氣勢非凡的大殿,推門進去時,諾大的廳堂之中,就只有一個女人!

    說是女人或許叫她老奶奶最合適,因為她面上全是皺紋,長發也盡是灰白之色,一副油盡燈枯的樣子,見我們進來,聲音沙啞:“月哥,你來了!”

    一個老奶奶樣子的人跟看起來不到二十五歲的汪笙月喊哥,這場面真是別扭。

    “這個就是我們汪家的恩人,是他幫我們打走了魔宗,換回了平安,那個據點在哪,你給他說說吧,他會幫我們解決的!”小汪開門見山。

    女人目光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遍,終于點頭:“前輩真是不凡,竟然能夠剿滅魔宗,同時更是駐顏有術,佩服佩服!”

    嘶啞的聲音中,女人將那個據點的里里外外描述的簡直不要太清楚,可我心中還是隱隱有些別扭,她竟然喊我前輩,太怪異了!

    如此重要的消息,我本來想給她幾顆丹藥恢復虛弱的,誰想這女人竟然不接,只是別有深意的笑笑,那是一種世事洞明的笑容!

    從大殿走出時,我已經知道這女人八成活不過今天了,藥醫不死病,佛渡有緣人,或許她并非必死無疑,但心死了,又何必多說!

    從大殿出來,我本就打算去喚醒我的隊員,對那據點來一次秘密突襲的,可是小汪帶著我走上了另一條路,沒多時,一個雅致的小院出現面前。

    “五叔在里面等你,隊長,我就不進去了,就在門口等!”小汪幫我推開門,自己卻站在了門邊。

    這么多年闖下來,別的本事沒有,識人之能還是有的,沖著小汪點了點頭,他們不會在這里害我,因為沒有必要。

    進來時,那氣質極好的五叔正在院中品茶,見我近前微微一笑:“怎么樣,昨晚睡得好嗎?”

    “昨晚還好,今早不太好!”我聳了聳肩。

    汪凌志立刻笑了:“說起來也怪我了,來,飲杯茶,給小英雄賠罪了!”

    接過茶水一飲而盡,倒不是我多么高風亮節不設防,實在是銀色種子長到現在一般毒藥對我都沒辦法了!

    汪凌志并不這么想,微微一笑:“好,小英雄真是豪爽!那我也就開門見山了!”

    一面說,汪凌志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縫制很精巧的袋子推到我面前:“看看吧,汪家歷經此番艱難,好物也葬送不少,為數不多的,是點心意!”

    這是江樺南之前說好的,所以我也沒有強推,伸手拿起乾坤袋,精神力往其中一掃,整個人差點從凳子上彈起來,這,這也太多了吧,哪怕只是粗粗一看,也已經超過當時在蕩湖林家寶庫中看到的場景!

    大家族出手果然不凡,沉吟了一下,我終于還是沒有推辭,對著汪凌志抱拳一禮。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