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三十九章 破釜沉舟
    喘了口氣,陸元君繼續說:“另外就是藥圃了,雖然整個九層陰界都知道這里面東西很珍貴,但前輩,恕我直言,咱們位面能夠產生的帝級高手已經到上限了,就算真有黑手,那也一定是其它位面過來的!

    一個從別的位面過來的人,又加上人生地不熟,不可能做出如此大的局,更加不可能考慮到這藥圃珍惜,所以——”

    “沒什么好所以的!”王詡粗暴的打斷陸元君的話:“我說不是就不是!小陸我問你,你去過別的位面嗎?”

    陸元君一愣,但還是搖了搖頭;“沒有!”

    “既然沒有,你這所謂論據就全是猜測而已!”王詡言之鑿鑿:“你們都太小看這藥圃中的東西了,何止是別的位面,甚至地府,甚至十九層的魔神,但凡能夠有機會獲得藥圃所藏,都會一樣不擇手段!

    獻祭魔神的無論是誰,都不會放棄這到手的寶藏!這是必然的,東駿君王我打過交道,剛愎自用,還討人嫌,但哪怕是這,也不能否認他對所建立的國度和這位面的感情,你們想多了!”

    王詡這番強勢之后,大家都再沒了言語,總之最強戰力是他,既然提醒過了,也算盡到自己義務。

    同一時間卜霓裳捉住我手,在手心里飛快寫出字跡,我們在家時也常玩這種游戲,所以解讀起來并不困難:“小東,王詡好像跟東駿有點特別關系,我們方才說的他不是不信,而是不愿信!”

    我困惑的在她涼糯的掌心劃出問號,卜霓裳于是又寫:“等于就是說他不愿相信,這一切是東駿君王做的,心中對他抱有幻想!

    我想告訴你我們要小心,萬一真的最后事實真是東駿君王,我們怕是有危險!”

    “它們不是情敵嗎?”我再度手寫。

    “那你換個方面想,連欣賞女人的眼光都一致,這其中已經有很多訊息了!”卜霓裳一如既往地冷靜。

    雖然還有很多話要說,但畢竟當著大家面不宜過分明顯,心中懷揣出謹慎的同時,也涌上諸多無奈,說到底也是實力惹的禍,退一萬步說,王詡真的跟東駿有連,我們又能做什么呢?

    打不過,跑不掉,那就似乎只有一條路,認命!

    胡思亂想之中,陣外的暴風比著之前似乎小了一些,就連其中挾裹的鬼眾也是愈漸減少,十萬聽起來很多,但當真的以如此方式押運,又能撐過幾秒?

    只是也有一樁奇怪,直到現在我們都沒有發現這被押運的靈魂中有域主級別的鬼王類!

    誠然,它們的總數只有不到一千,也因為第一波鬼王部隊各自分散、第二波鬼王又被人襲殺,造成整個進入秘境的鬼眾始終無法形成合力!但從始至終一個都沒有見到,這未免反常!

    思緒進而也轉移到拿著銀槍絞殺邙山鬼王的那隊神秘人,暴風固然拿我們忌憚,但如果是這對銀槍神秘人出現的話,我們又有幾分招架之力呢!

    大概也是被蹂躪久了,此刻連看空氣都帶著惡意,此時此刻,哪怕兩女陪在身側,我還是無比想念起人間種種,雖然實力提升緩慢,至少在那里,還能有卸下防備的時刻!

    正在這邊神游天外,不知何時秘境的震動已經消失,陣外肆虐的暴風也如來時突兀,離開的同樣不打招呼,翻腕看了下時間,從大難臨頭到云霧散去,前后不過十分鐘而已!

    但這應該是我人生過過的最長一個十分鐘,目光略過藥圃四周,斑斕的泡泡維持完整,但是三五成聚,簇成一塊又一塊的樣子。

    還沒來及多想,王詡已經招呼道:“走,大家不要在藥圃停留了,我們馬上出去,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找到那個幕后的混蛋,如此荼毒生靈的家伙,必要將他碎尸萬段!”

    碎不碎的,我和兩女都無欲無求,但想到如果不能找到這個幕后黑手,那我們就打不開秘境結界,那便永遠回不去人間,左思右想,只能選擇跟王詡瞎鬧!

    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樣想著心中也多少揣了份豁達!

    方才一番乾坤顛倒,也將我們顛在了距離藥圃邊緣不遠的地方,王詡依法炮制,我們再度穿過那水流般的法陣屏障,重新踩在外界,只是第一眼,大家全都怔住。

    原本綠草茵茵的美景,已經徹底成為過去,眼前所見全部都是犁拉過的荒蠻,黑灰色的土地翻卷著,就像地表的傷口,汩汩的冒出悲涼。

    “走!”王詡怒罵一聲:“這該死的家伙,我非殺了他!”

    一面說王詡已經大踏步朝著曾經暴風的方向沖去,而我們此刻已經不用再拘泥于什么腳步不腳步了,哪怕老道沒有明說,我們也早已看的明白,整個秘境中除了藥圃,怕是旁的所有都被毀滅了!

    事實證明,確實如此!趁著荒涼中唯一的便利,我們各自也都大步流星的追著王詡背影向前,陸元君一直拉在最后與我并肩奔跑,不知是不是錯覺,我總覺他眼神飄忽,似乎有點逃兵的意思!

    陸元君嘴上不說,但他對王詡應該是最了解的,而以他此刻行為判斷,對前方之事他并無信心!

    我也不免心頭犯嘀咕,王詡真有他所說的那么厲害嗎?要是真的是場有去無回呢?

    什么叫做進退兩難?大抵就是眼前境遇了!跟,不一定能功成,不跟,同樣沒有活路!

    趕了半晌路,糾結六小時,直到遠遠看到前方一道黑色龍卷風,從地面直插秘境頂端時,心終于安定,就這樣來一場破釜沉舟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王詡果然停下腳步,等我們都靠近了,他才轉身過來,一面指了指那道橫貫天地的龍卷,一面開口:“好了,這就是正主了,從現在開始,大家務必提高警惕!”

    “前輩,您說的都對,但是我們提高警惕真的有用嗎?”

    開口的是陸元君,他眼神始終未曾放開那道龍卷:“前輩,事到如今,您也沒必要再瞞大家了吧,就這種威力來說,還不夠明顯嗎?”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