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三十一章 釵頭舞冰鳳
    掀開的褲腿上猶自帶著不少血跡,但偏偏傷口已經完全消失,一丁點的痕跡都看不出來了!這怎么可能!方才就是那只突然出現的大頭鬼差點要了親命,怎么轉眼間全都沒了!

    卜霓裳細看了一會,這才起身,一面白了我一眼:“以后小心點,長生訣不會每次都能救你!”

    是了,她比我看到明白,能夠有如此神奇的,除了長生訣,也想不到還有別的可能!正在分神思考,此時卜霓裳往前剛走一步,突然一聲輕呼,馬上掉頭過來撲入我懷里。

    “怎么了?怎么了?”我一面拍她的背,一面也被眼前畫面嚇得心頭咯噔一下。

    此時此刻,數不清的厲鬼娃娃,就像蝗蟲一樣密密麻麻的撞擊在光罩上,一邊哭喊嚎叫,一邊還用生滿利齒的大嘴啃食光罩,嘎吱嘎吱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見到我們看它,那種仿佛嬰童一樣的身姿來了神氣,眼睛中紅的幾乎滴血,小小的手腳,在殘忍中偏偏伴著可憐,這種強烈的反差,有一種誅心的鈍痛!

    于是只能避開眼睛不再去看,那種密集的嘎吱嘎吱也只好裝聾作啞,但偏偏就在此時,頭頂驟然傳來一陣劈天蓋地的砸擊,光罩中的我們也被這震動砸的東倒西歪!

    怎么回事?抬頭一看,那本來如同小蛇一樣的藤蔓,竟不知何時編織出十數條森蚺巨蟒,龐大的身軀直徑超過十米,挾裹重力砸落下來,真有開天辟地之威!

    敢相信嗎?如此巨大撞擊之下,罩子里的我們都無法保持站立,罩子外面的那些大頭鬼仍盤絲不動的叮咬在光罩上!

    雖然此時此刻,光罩看起來依舊堅固無比,想來能讓王詡如此肉疼的符箓絕對非凡,但我們還是在這嘎吱和轟然不斷接替中,惶惶不可終日!

    蟻多咬死象,而那些大頭鬼一口鐵齒鋼牙,明顯要比最厲害的螞蟻超過萬倍,卻偏偏繼承了蟻群的數量和紀律,幾千、幾萬,還是幾千萬,源源不斷的涌出,可怕,實在太可怕了!

    來之前若有人告訴我,這是一株植物帶來的危機,打死我也不信!這之后說給別人聽,想來亦是同樣!

    王詡算是我們之中唯一保持最淡定的,他就緊貼著光罩站著,一面看著這些大頭鬼,一面還在認真研究著它們,這個有幾顆牙齒,那個口腔有問題,完全一副狂人模樣。

    不用王詡研究,我們也能準確判斷出這些大頭鬼的實力,先前是交過手的,雖然實力不完全相似,但都在鬼王級左右徘徊!

    誠然我們每個人的實力都要勝過它們,但無奈人家是穴居,加上如此恐怖的數量和悍不畏死的原始單純,讓我們真心充滿恐懼,情緒繼續積壓,這會甚至連出手的欲望都升不起來了!

    打?怎么打!我嘗試引動了下被纏在藤蔓中的魔考和守道,無奈寶物有靈,卻沒有縱橫的威力,那藤蔓的硬度太恐怖了,摧金斷玉,實在不是玩笑。

    研究一會,王詡大概也是無趣,扭頭沖著盤膝坐在光罩中心的陸元君吼道:“小陸,你睡著了嗎?”

    “沒,沒有!”陸元君一個激靈睜開眼睛,嘴上說著沒,其實他分明還是睡了,這貨心真大,這種時候還能睡著。

    “沒睡就好!”王詡語氣淡淡的:“看到外面這些煩人的玩意了嗎?怎么弄?”

    “前輩,您這話說得,我才疏——”

    話只說到一般,王詡眼中冷光驟現:“踩你的大頭鬼!什么時候了還藏著掖著,非要等著我的光罩碎了,你再動嗎?是嫌我們還沒死過人是吧!”

    陸元君倒是不尷不尬的笑了一聲:“王前輩,您這話說哪去了,我這不是怕弄壞了這修羅彼岸花嗎?此種靈物世間可能僅此一株,靈物難得,我見你們有大用,哪敢隨意出手!”

    “你還學會唱反調了?”王詡冷哼了一聲:“我早就給你說過吧,我們要的是這修羅彼岸花的果實,至于花不花的,毀了也就毀了,害人的東西有什么可惜的?現在麻利的,快點出手!”

    “得令!”

    陸元君沖著王詡夸張的行了一個繁復的禮儀,然后在我們所有人好奇的眼神中,慢悠悠的竟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繡花的手帕,一面認真地擦拭雙手,一面眼中含癡的看著潔白修長的指節。

    不吹不黑,這雙手在陽間是雙彈鋼琴的手,就在我們以為陸元君要發動什么大招時,他右手捏出蘭花指,溫柔將發髻上別著那枚玉簪取了下來。

    叮當——,玉簪下的流蘇撞出一陣純凈的晶瑩,陸元君的眼中癡意更盛,就連嘴中也念念有詞,我們雖然離得很近,但陸元君念得很快,晦澀的讀音連成長串咒語,真虧他的好記性。

    與此同時,癡掉的還有另一個,是王詡!

    這個平日里猥瑣的老道,這一刻望去玉簪的眼神,仿佛被那白潔同化,變成一種柔軟純粹的回憶,竟讓人有些欽佩。

    男人女人眼中的世界大抵是不一樣的,我在留意咒語時,詹白鳳卻小聲的對卜霓裳耳語道:“霓裳,你快看,那玉簪上雕著一只好漂亮的鳳凰,流蘇剛好對應鳳尾,好靈巧的設計!”

    十君王之物豈會太差?這枚玉簪陸元君曾有介紹,是南慧君王之物,向來多份靈巧并不奇怪,只是玉簪怎么做法寶呢?

    等待著,陸元君長長的咒語停止,玉簪周身早已經發出濃郁的光芒,陸元君也不遲疑將它往半空中一拋,靈巧通透的它,滴溜溜的半空一陣旋轉,越轉越大,最后長出四五米長短!

    就在我們以為它將化為一柄劍時,整個玉簪驟然爆成一團白色光霧,跟著,一聲嘹亮清越的鳳鳴,光霧里施施然的沖出一頭渾身晶瑩剔透的冰鳳,它高昂著頭,完全無視四周光罩,一次展翅便沖入了暴亂的周遭。

    誰能想到不是玉簪雕刻冰鳳,竟是冰鳳凝成玉簪!

    釵頭舞冰鳳,一葉知秋,那個能讓王詡神魂顛倒的南慧君王究竟何等仙人,我突然有些好奇了。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