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一十章 叢生疑云
    “絕沒有!”

    巫師摸索著在地上寫著。

    “很好!”詹白鳳銀鈴般的笑聲里,突然多了點邪魅:“那我考考你!”

    不知道緊張還是什么,巫師小強整個身體都在詹白鳳笑聲中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我問你,在進入洞穴后,第十三個岔口,總共有幾個分支,需要往前走出幾步?”詹白鳳笑聲一停,清冷反轉而上:“快點,馬上回答!”

    巫師小強微微一愣,不過動作也是不停,馬上在地上寫出:“三個!走三十步。”

    “回答正確!”詹白鳳一面贊許,一面一連又問了七八個問題,每一個都是極盡刁鉆,雖然整體并沒有偏題,都是依照那個地上畫出的地圖問的,但是此種緊張下,她有不讓巫師小強思考,必須馬上作答!

    從第二個問題開始,我們都已經完全明白詹白鳳的目的,她這是要用這種第一印象的方式,確定這個小強沒有騙我們,而這種依靠隨機發問的方式,往往能夠馬上打亂巫師小強可能的騙術布置!

    真聰明!不得不說,這個詹白鳳雖然日常強勢了點,但這關鍵時候的心思真是夠用!不過馬上轉瞬思想跑偏,未來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霉蛋娶她,非被她捏的死死的不可!

    不過這個巫師可能真是被生死危機嚇傻了,絲毫沒有欺騙,凡是詹白鳳問出的問題,他都在第一時間給予了作答,而且回答完全一致,想來這個巫師說的不錯,他們家族的傳承,真是要把這地圖完全背下來。

    被撤掉眼前那紅色火焰時,巫師小強整個人都是滿頭大汗,顯然他也被嚇到了,危機感實在太近了!

    不過這撓人小妖精并不愿意就此放過他,美麗的眼睛含笑著放著電光,一眨不眨的看著這個巫師小強,同時語氣多了媚意:“巫大師,除了這些地圖外,你都還知道什么啊?不如一起告訴我好了,人家真的很需要你呢?”

    “小鳳姐!”我頓覺不滿,一面拉著詹白鳳的手往后拽,一面擋在了他們兩人之間:“別鬧了,現在是正事,巫師先生,謝謝你的地圖,還有一點,你的行尸在通過那些通道時,都遇到過什么,也一起告訴我們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男人跟男人不好說話的緣故,總之在聽了我和詹白鳳差不多的問題后,這小強迅速搖了搖頭,然后在地上寫道:

    “大師,昨天我的控尸場景你也都看過了,我的控尸之術還遠沒有大成,可沒有你說的那種本事,我現在所能夠做到的就是把自己的指令傳給他們,當卻收不到他們看到的信息!

    你說的那種程度我知道,那叫身化為眼,我還差得遠,所以具體里面通道中有什么,我也并不知道的!”

    “原來是這樣啊!”我的心里不免一陣隱隱失望,看來這一切都要靠我們自己去探查了!

    可就在這時,又隱忍半天的楊文才開口出聲:“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似乎陷入了一個局?”

    局?我心中微微一動,難道這家伙發現非正局的行動了?不過不等我吃驚完畢,楊文才繼續開口道:“這巫師先前說過,洞中幾百年來都沒有發生過異常,怎么我們一來就異常了呢?

    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我們剛一來就出事!大家覺不覺得,這像極了一個針對我們的圈套?”

    還真是這樣!如果巫師沒有騙我們的話,那確實有點湊巧了!

    巫師小強也被楊文才的話語吸引,一面沖著我們連連點頭,一面又在地上鬼畫起來:“我先前說的絕無虛言!

    或許更遠的傳說不足為信,但至少在我爺爺到我這近百年來,絕對沒有發生過傷人之事!我在繼承這些秘密之后,曾經專門找過爺爺,他給我講了很多過去的事!

    但在提到這個溶洞時,爺爺告訴我說,可以取寶藏,但不能貪心!越貪心成功率就越低,但在問到危險時,爺爺倒是很明確的告訴過我,絕對沒有!

    可是奇就奇在這里,今天莫名其妙就出現反噬了,大師,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啊?鬼面國又是個什么樣的國?”

    看來這巫師的精神確實恢復不少,都能想起來反問我們話了,不過對于他的反問,大家自是理也不理,問題是楊文才拋出來的,在場大家又屬他對鬼面國了解最深,所以都在等他的答案。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楊文才一直陷入自己一個人的思考,并不理會我們的目光。

    這種如鯁在喉的感覺,還是風正茂最先熬不住,上前拍了一下楊文才的肩膀:“博士,你想什么呢?你說說啊,這到底是為什么呢?”

    楊文才被驚了回神,這才看到大家目光,面上稍稍尷尬:“不好意思,大家,有些走神了?”

    “所以到底是因為什么呢?”我上前一步,盯住楊文才。

    “剛剛我覺得這是個圈套!”楊文才重復一句:“但我回想了很久,無論從哪個方面,都說不通!這個寶藏已經存在超過千年,其中的東西怕也不是一天形成,不應該有人能夠提前布局!”

    頓了下,給大家一點思考空間以后,楊文才這又繼續開口:“排除法做完以后,我才發現自己可能陷入了一個誤區,說起來也還要感謝風小兄弟之前的提醒!”

    “謝我?”風正茂也被搞得一愣:“謝我罵你?”

    楊文才尷尬一笑,也不以為意:“風小兄弟真愛開玩笑!我說的是你先前那句,這溶洞可能存在了幾萬年的話!

    既然這溶洞本就不是鬼面國人挖出來的,而是自然形成的!那有沒有可能,目前這個醒過來并且擊傷巫師的家伙,本就不屬于鬼面國的防衛,而是更早之前就存在洞中的!

    現在,也是它感應到了我們的到來!所以才發生了這么多的波折?你們大家覺得呢?”

    不知為什么,一聽這話,魔神菲伽的樣子瞬間浮在了心頭,魔神與魔鬼本身就沒有本質區別。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