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零一章 隔空斗法
    不過轉瞬一想,寶藏本就是無主之物,應該不存在誰捷足先登的事情,再者說了,這個鬼面國寶藏已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憑借巫師只靠操縱行尸的道行,應該不會有太大收獲才是!

    最后一點就屬于我比較邪惡的想法了,從這個陰氣森森取來這么多尸體的行徑來看,這個巫師一定不是好人,那索性就看他的表演得了,等到大家都來到時,不行就來個黃雀在后!

    想通這些,我的心態也就變得平和起來,這個巫師要做什么也都隨他進行,我甚至反而在心中替他加油,要是他真能規避掉一些風險,那我們何樂而不為呢!

    而且,我還能躲在一邊,偷偷觀察一下這巫師的手段,多增長點見識,可不是壞事。

    這時就能看出這個巫師的道行了,在吹奏了那么多口哨之后,臉色終于涌上一陣脹紅,看來這個家伙也是達到極限了,還以為他真的無所不能呢!

    我本來以為,巫師他會就此退出,或者至少也得停下緩一會,但誰知道巫師竟然拿出了第三個口哨,這個哨子的設計更加奇怪,在本來是發聲單元的地方,多了一個喇叭狀的口!

    哨子通體呈現紅色,那種鮮紅欲滴的樣子,就像是剛剛從血水中撈出來的一般,只是第一聲,我就感覺整個人耳鳴了一下,然后周圍的樹葉,乃至風聲完全消寂!

    足足反應了七八秒,這種耳鳴才堪堪褪去,我也終于隱隱發現異樣,這紅色口哨一出,四野的發聲似乎都被某種魔力抽去,完全從那個喇叭口中沖入洞穴!

    這是什么手段?完全理解不了!我現在只能盡量的控制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避免這種聲音被他察覺,繼而發現周圍有人埋伏!

    但很顯然我是多慮了,因為這個巫師從拿出這個紅色哨子開始,他的身體就有些微微顫抖起來,這種感覺并不陌生,就像一個實力本就弱小的人根本無法駕馭那樣強大的法寶。

    可是這個巫師究竟在圖什么呢?從某個時刻,他的眼睛用力的朝外凸出,這是自身用力過猛的跡象,真的很擔心下一秒鐘,會不會就此眼珠掉了出來。

    而他已經無法維持自身穩定吹哨了,雙手捏在喇叭口靠后位置,明明是個口哨竟被他吹出嗩吶的既視感!

    那些行尸走到了哪里?究竟他如此用力的鼓吹到底能不能夠取得理想效果,這一切都是個未知的秘,不過有一點可以確信,依靠那些行尸縱的高速,有過這半天的行進,少說超過十里。

    憑借這個并不雄偉的山頭,十里范圍怕是整個山都快空的差不多了,但是山上的林木生長旺盛,并沒有山體中空之相,很顯然,這個溶洞從某個位置開始向下了,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眼前發生。

    正在我魂游天外之時,那個自從行尸進入之后,就再也沒有任何異常的溶洞之中驟然發出一陣劇烈的嘶吼之聲!

    這是一種完全違背常理的聲音,就仿佛在這個洞口中埋伏了千軍萬馬一般,那種似鬼魅,又似野獸的和聲,隱隱透出一種情緒的滔天憤怒!

    不必說,先前巫師維持了很久的寂靜領域就像玻璃一樣破碎,風聲、鳥獸蟲魚、乃至山石樹木都似在一瞬間被重新解封,那種自然之聲的音調,讓人美的有種想要的沖動。

    我再度控制情緒起伏,看向那個首當其沖的巫師,奇異的一幕發生了,本來能夠汲取周圍任何聲音為自己所用的他,此刻嘴角和鼻子都在潺潺流出蜿蜒血蛇,他竟然受傷了!

    我曾經聽說過,越是高明的巫師,所在祭祀之時,常會用到人血,似乎說法是,人血是富含精氣最多的血液。

    但這一切發生在我眼前時,對于這個一直被看低的外國巫師,我頭一次有了一種尊重的情緒,原因無它,那些潺潺而出的鮮紅并不讓它退縮,而是借著一種兇歷,所有流出的血液全被他吹在了哨子之上!

    那個紅色哨子更潤了,看來先前猜的不錯,這真的是從血液中掏出來的法器!我的心中若有所覺,快速從口袋中掏出紙巾,一面撕開揉成兩個紙團,一面塞進耳朵。

    看了一眼旁邊無動于衷的二昆,再揉紙團已經來不及了,于是伸手就替它堵住了耳朵。二昆的身體劇烈一動,看到是我,馬上又安靜下來。

    下一刻,一股無法形容的尖利,就像空氣中在一瞬間鋪滿鋼針,那種通透的鋒芒,哪怕塞著耳朵,還是讓我腦中一陣天旋地轉,惡心反胃!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那個巫師嘴里的哨子傳來的!

    真兇!真的想不到巫師還留有這樣一手,洞穴中跟著而出的滔天怒吼已經被尖利哨聲穿的潰不成軍,看來這個巫師要斗法成功了!

    然而帥不過三秒!洞穴中的聲音在消寂一下后,驟然增大,這場比試儼然已經成為了一次看不懂的嗓門對拼,而如果把巫師這種全線爆發比喻成萬箭齊發的話,跟著而來的就像是一頭鋼鐵巨獸!

    沒錯!就是一種宏大的鏗鏘!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清晰可見空氣一陣扭曲,然后宛若數十個音箱全功率釋放的一聲吼叫冒出,那個巫師口中的紅色哨子應聲破碎成一地粉末。

    巫師整個人也好過不到哪去,首當其沖的他被聲波擊出近十米,重重摔倒在地,下一刻七竅都開始涌出鮮紅的小蛇,最嚴重的是嘴中,張口就是一大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就像是扎破了的氣球,頭一歪,萎靡與地,生死不知!

    這種突然的變故把我和二昆都看傻了,小腿微微一陣哆嗦,這洞中難道有一頭大妖?不對啊!我跟著否定這個想法,大妖我可是見過,哪有這么一聲吼就能連人帶法器一起毀掉的!

    可是如果不是大妖,那又會是什么呢?很明顯是這個巫師的哨聲將那個洞中掩藏的家伙給驚醒了,勸退無用,索性就一擊必殺,太恐怖了!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