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四千九百一十四章 令牌【五更】
    云塵這里這么大的動靜,驚動了咖啡店的老板,在發現是因為自己的桌子腿突然斷裂,才發生了這樣一系列的事之后,原來還氣勢洶洶來索賠的老板,一下子就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向著云塵和慕白又是鞠躬又道歉,還給二人免了單,只是希望兩個不要報警,或者去工商那里舉報他安全措施沒做好,不然的話自己可就麻煩了。

    好在,云塵和慕白此刻的心思并不在他的身上,隨便敷衍了幾句,并沒有和老板多計較。(這明明就是你們自己的原因!你們不來,人家桌子腿會斷么?沒讓你們賠錢算是好的了?)這讓老板不禁感嘆,這兩個人可都是好人啊。

    看著臉色難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慕白,云塵從自己的懷里掏出了一塊黑色的令牌,放進了慕白的口袋里。

    這是一塊通體都是黑色的令牌,上面還有很多慕白從來沒有見過的花草樹木的浮雕栩栩如生,而反面則寫了一個大大的“差”字,透著一股霸道。

    “這是什么東西?”慕白掂量了兩下令牌,還挺沉的。

    “地府的令牌,你信不?”云塵道。

    “我才不信呢。”慕白一臉鄙夷的看著云塵,你這是把我當三歲小孩了么?

    見慕白不信,云塵只好說道:“這是一個護身符,就是長的奇形怪狀點罷了,效果還是很好的,自從有了它,我就沒再遇到不好的事。”

    云塵的樣子信誓旦旦,一副我說的都是大實話的樣子。

    令牌入手,慕白的手上頓時感到一沉,他無法想象,這么小小的一塊牌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居然有著七八斤的重量,讓他差點沒拿的穩。

    黯淡無光的令牌,在放到慕白手上的時候,突然散發出一層黑色的熒光,還帶著一股凜冽的寒氣,讓慕白整個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叮,鬼差令牌感應到周圍存在外來的冥府氣息,主動攻擊效果觸發。”

    云塵的耳邊傳來一聲系統提示音,同時,鬼差令牌上傳開了一股莫名的氣機。

    云塵體內的魔力像是受到了什么的牽引一般,從他的經脈之中,流出,直奔眉心而去。

    “嘣!”云塵體內的幾道魔力在他的內心匯聚,撞擊在了一起。

    云塵先是覺得內眉心一熱,然后就變成了一股涼意,還伴隨著“咔擦”的一聲脆響,像是有什么東西被打開了一樣。

    似是千樹萬樹梨花開,無數煙花在他的腦海里炸開,噼里啪啦的炸響,視線里更是紅的綠的什么顏色都有。

    待云塵回過神來,一個全新的世界展現在了云塵的眼前。

    在云塵的視角里,慕白的身后,有一個朦朧的人影,將自己隱藏在一件破舊的黑色斗篷里,巨大的兜帽遮蓋住了他的面容,手持一柄比他人還要大上不少的鐮刀,鐮刀上綁著幾條粗大的鐵鏈,從鐮刀的刀柄上蔓延到周圍的虛空里,連接到慕白的身上。

    而慕白手中的鬼差令牌上,一道道的猩紅的氣流從令牌上飄逸出來,鉆進慕白身后的那個人影里,再飛出來回到令牌之中的時候,已經變得粗壯了一倍有余。而相應的,慕白身后的那道人影,也變得暗淡了一點。

    鬼差令牌在吸收那個人影的能量!

    從那個人影的裝束,不難認出他死神的身份,看來剛剛系統提示的外來的冥府氣息,應該說的就是他了。

    死神屬于西方神系,在如今東方的土地上,當然算的上是外來者了。

    換做別的人,來了也就來了,怎么說大小也是個神明,你奈我何?

    可好巧不巧的是,云塵手上恰好有著鬼差令牌,可以說是歪打正著。

    好家伙,這可以我們陰曹地府的地盤,你一個不知道哪里的冥府里跑出來的小小毛神,不來拜碼頭也就算了,居然敢在我們東方的土地上耀武揚威,還收取靈魂,這也太不把我們當回事了吧,不搞你搞誰?

    像是被激活了隱藏程序一般,鬼差令牌從一個呆板的死物,變成了一個充滿靈性的神物。

    這種時候,哪怕只是一塊鬼差令牌,也不能慫,這關乎到東西方地府的顏面,必須主動出擊!

    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哪怕死神的神位比起鬼差來要高上一些,可它畢竟不是本土主場作戰,先天上弱勢不少。

    雖然說,他面對的只是一塊鬼差令牌,但是他也不是本體在此,不過是一道投影,沒有自主意識,如此一來,兩者倒也是旗鼓相當,甚至一定程度上,鬼差令牌還占了上風,畢竟他能吸收死神投影的力量,此消彼長之下,死神投影的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云塵雙目微合,從靈視狀態中退了出來。

    慕白則是一臉奇異的看著自己手中的“護身符”。

    能散發出寒氣的“護身符”他還是第一次見,要不是自己著著實實的打了個冷顫,令牌還在自己的手里散發著涼意,他幾乎都要以為,自己剛剛的那是錯覺了。

    正所謂靈異之物必有其用,既然這個東西這么神奇,那么它的作用肯定不止說是用來大熱天給人消暑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慕白感覺自己的腦袋頓時像是終于撥開云霧見月明一般,整個世界都清明了不少。

    像是一層一直籠罩在自己心頭的黑暗終于消失了一般。

    “行了,別看了。”云塵從后面拍了一把慕白打斷了慕白的沉思道,“這兩天你有的是時間看呢,這么長時間,夠你把上面的花紋都能數清楚有幾道。”

    慕白燦燦一笑,強忍著自己的好奇心,將這“護身符”收進了口袋里。

    離開了咖啡店,午后的陽光十分的刺眼,云塵伸了個懶腰,和慕白站在馬路邊上打算打輛車先回家,這兩天著實不宜出門,還是在家里待著比較好。

    云塵剛想去招手攔車,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一聲驚呼。

    一個推車嬰兒車的婦女,不知道怎么回事,腳下一滑,重心失衡之下撞到了手里的嬰兒車。

    嬰兒車就這么直直的向著馬路中央滑了過去。

    “啊!我的孩子!”險些摔倒的婦女看著已經緩緩的滑到了車水馬龍的馬路中央的嬰兒車,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眼睛里露出了絕望的神色,幾乎癱倒在地。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