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361梁山戰起
    濟州府兵馬都監是開國勛貴子弟王歡,極度仇視趙廉,連帶極度仇視趙岳并且極度貪婪于梁山牲畜財富。

    梁山在他眼里等同于一塊極其肥美且易吞掉的肥肉,他早想對梁山下死手了,可是卻一直不能任性而為,現在好了,京城家里秘密派了人通知他滄北出事了

    王歡家那個負責報信的能順利離京北上來濟州把秘密最早泄露給王歡,也是楊林間接協調好了周游故意放過的。

    王歡哪知這個隱情。

    他不知死神降臨,只高興得極欲發狂:趙廉那傻瓜死了?突兀就這么悄無聲息死了?果然是傻死掉了,哈哈哈哈

    為報仇雪恥,為盡可能多的占有梁山的牲畜財富,為了替朝廷徹底鏟除恨之不絕久矣的滄趙殺掉最后一成員趙岳,他兩眼放光,迫不及待動手了,要做收拾梁山的功臣第一人獲利第一人,當天就調兵秘密偷襲梁山,早就準備這一天了,搶先發難,一戰殺盡梁山余孽,把所有好處先捏在手中,然后再和皇家和朝中諸權勢大家協商利益分配,贏得皇家歡心,贏得眾權臣友誼,為王家爭取到最大的利益交換,獲取盡可能多的長短期支持關照,能從梁山一事上得到的好處太大太多了,卻是他王歡為家族搞來了,從此,朝廷、王公大臣得高看他一眼,家族的同輩人誰不得尊敬他,以后誰還敢輕易小瞧他

    老牌富貴出身,他算計這些是從小就耳聞目染就會的,天生的一樣極精通,腦子似乎聰慧了無數倍,想得廣泛而深遠。

    濟州知府慕容彥達同樣不知梁山就是顆地雷誰踩誰死,自然極力支持王歡。

    如今宮中已經沒有姓慕容的美艷得寵貴妃了,去年就被勒索去海盜國了,在那邊活得怎樣,生死榮辱這邊自然不知。

    也就是說,慕容知府已經不是國舅了。

    想必以趙佶那變態心性和所處的糟糕狀態也不會有心思再認他這個舅子哥。他最依仗的政治靠山也就沒了。皇帝不會再關照體貼他。朝中也不會再拿他慕容當回事。想穩坐知府好處寶座,就得設法討得皇帝歡心再念情照顧他

    牛羊水產無數的梁山簡直是大宋境內唯一的聚寶盆,也是慕容知府唯一能拿得出討好皇帝的東西。

    為了增強此次偷襲梁山的保密性突襲性,慕容知府和王歡秘密商量后還特意選擇了過半夜以后軍隊才悄悄離城,防止城中人察覺動向而走露了消息讓梁山事先有了警覺

    王歡在這么多年的軍事生涯中頭一次在正經事上如此積極主動如此亢奮勤快豪邁,但卻仍然沒英勇當先上前,怕死之極,仍然一如既往精明沉穩傲慢的只縮后邊負責坐鎮不動,讓別人帶隊去冒險

    打仗是會死人的。

    梁山雖弱而這次無知無備,山上主體雖然盡是些聾啞殘疾,卻也全是滄趙兇悍余孽,不提王歡深知而最忌憚的滄趙系傳統的悍勇善戰不惜死,單只是梁山人為保住依賴的最后這塊生存地也必定會紅眼奮起全部血氣驍勇拼了,王歡眼里不算是人的草芥聾啞人這時候也會化身成為一股瘋狂吞噬人命的戰力怪獸,據薛弼等偵察匯報過的,那可是有一兩千在地理復雜完全陌生的梁山和這樣的不怕死瘋子戰,危險不止是有,而且很大,王歡可不想自己在梁山遭遇什么意外,甚至死在最賤最弱者群體殘疾人之手,沒了命再享受天生的富貴榮華,并且還必然會成為天下第一大笑柄,死了都不得清靜。

    負責帶隊的是濟州府首將,一個叫李江的人。

    此人是王家,或者說是朝廷、趙佶父子特意調派來的將官,擅長泅水和水戰,本是個水上大盜,驍勇、狡詐、兇悍之極,被朝廷特意重禮厚恩招安了充任水軍重將,安置在濟州王歡麾下,目標自然是專門等這一天強渡梁山泊收拾趙岳。

    大軍悄悄離城,趁月夜在風雪中急行。

    為了減少動靜,這次連馬都幾乎沒帶,參戰將領,除了總指揮李江一人騎馬,其余的全部只能和普通小兵一樣踏雪窟窿艱難在荒無一個行人的野外步行,卻個個興奮地不辭嚴寒勞苦奮力撲向梁山

    再有十幾天就過年了(元日)。搶了梁山就能過個絕對大的肥年而且殺囂張久矣的趙小二本身就夠刺激。

    一想想牛逼到敢在威嚴神圣的朝堂當滿殿眾臣的面威脅呵斥皇帝的趙小二狗一樣跪在雪窟窿里拼命磕頭求饒一想到可能是自己兇悍瀟灑揮刀斬了趙二,那一刀斬得太漂亮,趙小二囂張牛逼之極的腦袋飛到半空無數喝彩亢奮得發抖。

    大軍當夜一口氣跑了數十里地,天亮后不久就搶奔到了梁山泊附近,隱蔽,歇息,吃干糧,調整體力,緩緩精神

    事先布置好的大量探子潛伏在水泊偵察,及時回報說:始終沒見有人出沒巡邏水泊。梁山確實無備。

    李江等大喜,瞅瞅風雪迷漫的昏沉天空,心說如此糟糕的天氣卻正是收割梁山余孽的天作之時。

    梁山泊里地形極其復雜,不能夜里突襲,否則視野不明,很容易陷入迷宮一樣的廣大蘆葦蕩中轉不出來,轉出來了又極可能再次不知不覺轉入下一個蘆葦蕩中,凈耽誤時間和最寶貴的戰機。

    再者,夜里突襲,只靠昏沉朦朧的月光也看不清路,難以探得泊中哪的冰厚哪的冰薄不可行,很容易出事。不需要冰塌了死人,只冰破落水驚恐中必然暴出吶喊聲,怕是就能驚動再怎么自負官府不敢動梁山也不會完全大意無備的趙小二。

    還有,梁山泊太大了。

    即使從離梁山最近的濟州這邊進攻梁山,也得在水泊中走老遠的兇險冰路。

    難走的水上冰路,又是在向北頂著狂風大雪走的這鬼天氣下,進軍必然極耗費時間,想在大白天方便地對完全陌生的梁山發起清晰有效進攻,一戰殺盡梁山人無一漏網,不驚動周圍的百姓,掩蓋趙廉沒了的秘密不至于因毀滅梁山而無形中讓天下共知,遼國自然知道了秘密,就必須早早進入水泊,搶到正午前最有利時光潛行到梁山展開突襲,天黑前結束。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梁山泊外圍沒見到哨卡巡邏兵,畢竟水泊太大了,以梁山這點人手勢力指定看不過來,所以干脆就放棄了,但這不意味著梁山附近也沒有人出來巡邏監視。肯定有

    夜里潛行是更容易悄悄摸進去,但也同樣最容易暴露。

    夜里,梁山哨卡不方便監察水泊冰面。官兵卻也更難發現梁山隱蔽在沿途蘆葦蕩或什么有利地方的哨卡或巡邏隊,無法截殺清除。官兵這么多人過來,再注意也不可能動靜小到沒人聽見,極可能已暴露了,梁山哨卡巡邏兵悄悄去報信了而官兵方卻一無所知,還在自以為得計的努力摸黑潛行偷襲過去,結果卻是一頭撞入梁山埋伏樂子大了。

    此戰的種種有利不利因素,不止知府慕容和王歡考慮的全面周到,此前就不知反復仔細考慮幾百遍了,就是一直煩躁卻耐心等著動手這一天吶,帶隊具體執行的李江也想得清楚。此人可是水上慣匪大盜,對此類戰斗的關竅可謂門清。

    這么冷的天在野外,沒人會昨晚少睡了點而現在犯困,只會凍精神了,若凍不精神,那就是虛弱要死了,而這些土匪一樣的官兵都不是弱者。所以,稍事休整后,吃飽了肚子,又有了精神頭,大軍立即急急一頭鉆入風雪中,潛入

    一路進軍很順利。

    這幾年也不知咋回事,天氣越來越不正常了。冬天冷得越來越邪乎,今年更邪乎。梁山泊不禁全面冰封了,而且進來一看結冰還很厚。原本擔心的冰薄危險怕是根本多慮了。

    只管盯著大致的梁山方向尋路摸過去就行。

    眾多探子在前面探路和負責清剿掉梁山可能的哨卡巡邏隊。后面的大隊只管跟進。

    行軍挺快的,沿途沒發現有人

    終于,梁山在風雪中模糊在望了。此次偷襲已經成功了大半。

    李江等將領大為欣慰,越發亢奮,但同時也不禁感嘆:這水泊也太大了,地形太復雜了。數不盡的蘆葦蕩迷宮。

    好也好在到處動不動就是茫茫一大片的蘆葦蕩。不但有利遮掩了大軍摸進來,而且能提供有效遮掩突襲梁山。

    到了這時候,土匪官兵越發趕得急切,這些家伙一向好逸惡勞,除了吃喝嫖賭敲詐勒索欺負良善時勤快以外,剩下的就是閑散懶惰之極,這次驟然費勁從昨晚到現在趕了這么遠的風雪路此刻卻都不覺得累,渾身是勁的興沖沖殺奔梁山。

    他們不知道自己是在積極主動興奮地奔向死亡。

    到了梁山附近外圍確實有巡邏隊在巡察。只是官兵發現不到而已。

    梁山巡邏隊可不是步行巡邏,都是腳踩滑板在平坦的冰雪面上按各自的防區巡察的。

    就是那種比鞋子稍長較寬竹板在一頭兩邊對稱削坑弄窄,然后火烤從窄處烤彎了讓那頭翹起就成的滑板。簡單,簡陋之極,但卻極好用,踩上兩片,直接用配備的長槍當劃雪杖在兩腿間飛快后點,熟練后就能飛一樣在水泊上輕松飛馳。

    飛馳冰上,一個人就能看守一大片泊面,梁山并不需要大量兵力出來遭罪巡邏封鎖。

    而且這樣劃冰就是一種有趣的冬季運動游戲。巡邏不是枯燥苦差使,而是閑得無聊中的一種樂趣,很多人熱衷這個。

    這玩藝是趙岳發明的,前世小時候頑皮好動經常這么玩劃冰,是當時老家那一大片少年中的高手,高到在開春化凍冰薄到一踩就碎的情況下也照樣能飛一樣劃過去,不會冰塌了掉進河里。這一世,在趙莊和小劉通等照樣沒少玩。

    這些冰上飛馳巡邏兵精熟自己的防區,很方便隱藏蹤跡,而且配備望遠鏡,遠遠就能察覺到有大隊人潛入過來,悄然隱形,避開,回返,報信官兵卻太遠,又是風雪迷漫,只憑肉眼根本無法察覺有人早發現了自己

    更重要的是,天上還有眼睛。

    有一對巨大的金雕夫妻每天飛在高空悄然巡察在廣大的水泊上空,代替人守衛浩瀚的冰封水泊。

    它們是趙岳唯一喜愛并愿意親自飼養照顧的寵物,卻是趙岳飼養過數批中最近一批的一對,僅僅是三年的雕。

    這種巨雕也是趙岳師門歷來的所謂護教靈獸,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此傳統,并且逐步摸索出一套訓養和控制這種野性難馴的可怕巨雕的成熟手段,趙岳的師傅當年周游世界就有一對金雕一直相伴,尤其是航海時著實有大用。

    巨雕,主體起源自雪域高原,只這時代有的純粹的雪域高原這種雕已經極強悍可怕了,能輕松抓起一個成年漢子飛回巢穴和兒女慢慢啄食享用。

    趙岳師門這種雕卻是以雪域高原的為主體,加搜羅世界各地的神異雕種歷練不知多少年多少品種雜交,反復淘汰挑選出來的最優良者慢慢形成的族群,體型更大更有威力,更可怕,也更聰明有點靈性好養,但這種雕也必然性子更兇野更熱愛自由,雜交進化到聰明有點靈性了也照樣不愛效勞主人人類,比白眼狼更難馴養成功,養得再細心體貼周到也不是通常的那些寵物,得機會就飛走了,只能用技術手段強制服從。

    趙岳早年養過的那些都先后放棄了。

    他不喜歡這種沒靈性,對主人無依賴,只能技術手段強制來的兇殘寵物,放生或飼用在棒子半島,半島高山已經成為師門巨雕最喜歡的老巢,改造后的半島可抓獲的野生動物也品種和數量極多。還有的就是交給了部下飼用在遠澳島。

    現在這兩只卻不一樣。

    趙岳隨著由幼年長大,修行師門絕技基本功日益扎實精進有成。他就有了心思。他不是這時代的愚昧無知土著,雖然不是基因什么的專家,卻了解些這方面的知識,總懷疑是自己的基因改變了進化了才會有異于常人的強悍。

    他少時就關注研究基本功,也注意到師傅為他配制并且專門教他必須牢牢掌握的師門那套絕秘藥方。

    基本功肯定有改善人體的特效處,但這個藥方中的藥材也必定是關鍵,有的甚至可能是來自外太空的強悍異種,本不是地球上的物種,反正別處是沒發現還有同類的,所以才有改變基團的禪奇藥效卻限于條件,至今也沒研究出什么名堂來,但有了這方面的認識。而雕是不會練基本功的,卻能吃藥趙岳就偷偷摸摸給自己的寵物雕從小試著喂食點那藥。

    很不幸,開始很不順利。

    試驗雕得幸能吃到珍貴的這種藥,卻不幸地亨不了這福氣,沒藥死也至少沒了精神。

    趙岳不氣餒,對實驗失敗早習以為常,又不斷調配藥方接著實驗,歷練數年時間,最終他慢慢找到了適合雕吃的

    他喂養的雕更大更強悍,抓起兩百公斤重的成年盤羊飛回較遠的巢穴享用也不是大問題,抓個尋常人帶回巢穴當點心那更不是事。好在更聰明,似乎通了點人性,終于有所謂護身靈寵神獸的那種可愛了

    趙岳的師傅和無量道長驚詫莫名只懷疑趙岳真是神靈轉世有神能

    梁山的這兩只更是新品種中有靈性的,完全不需要技術強制手段,成了趙岳的真正心愛寵物,卻還不是最有靈性的。

    最有靈性的一對準夫妻雕在灣島王府那,

    卻是小妖最喜歡養的動物,趙岳女友也極熱衷這個前世,女友卻是只關心人,只關心父母、趙岳以及趙岳父母,從來沒那份體貼耐心飼養照顧什么寵物,她一直都是被精心伺候照顧的那位,喜愛騎馬,也有牧場養著世界名馬,但她從來不熱心去照顧,都是訓馬師飼養員負責,她興趣來了就過來用一用,如果當時勤快了,有閑,玩開心了,心情好,才會順便和趙岳一起洗涮涮馬照顧一下,至于家中五花八門眾多豪車,那更是只管用,從不伸手這一世卻竟然極有耐心和小妖一起精心訓養照顧一對雕看來兩世為人終究是對人有重大影響,石頭一樣堅固的性格愛好方面也還是會有巨大改變。

    濟州軍進入梁山泊不久其實就被天空之眼看到了,盯上了趙岳早知道了,卻不會亮兵力硬打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