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3625章 惡貫滿盈【二合一】
    石楓、凌夜楓、石靈,三人打算飛沖往傳送神殿之際,“大帝。”

    忽然間,一陣柔媚的呼喊聲響起。

    這道呼喊,源自于八大鬼將之一的鬼魅。

    聽到她的呼喊聲,石楓望向她,也沖她一笑。

    服下了自己從極兇之地帶回來的鬼陰葵籽之后,鬼魅如今的狀態已是非常的好。

    望著她如此,石楓甚感欣慰。

    “大帝,我也送送你。”鬼魅滿是溫柔地說。

    鬼魅,自然也想陪同著他離開。

    不過她知道,如今中州需要自己駐守,需要協助幽靈公主作戰。

    八大鬼將的鬼門大陣,缺一不可!

    “嗯,一起走吧。”石楓說。

    跟著,四道身形齊齊而動,一齊往傳送神殿方向飛。

    四人于無盡的黑暗中破空,鬼魅與石靈飛于石楓兩旁,倒將凌夜楓給晾到了一邊。

    鬼魅與石靈,一齊望著中間的這位男子。

    征戰這么多年,曾經九幽大帝的氣勢早已回歸,更是遠勝當年。

    “哥,你早去早回。我跟娘,還有嫂子,還有樂兒,都在這里等著你的呢。”石靈對石楓說。

    雖然心里覺得,哥哥一旦出去,早去早回,應該沒有可能。

    “當那件要緊的事情處理完后,我便第一時間回來看你們。”石楓對小石靈說。

    “嗯!”石靈重重點頭。

    “大……”鬼魅也想對身邊的他說些什么,然而,當她吐出“大”字之后,便止住了聲音。

    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到最后,沒有將要說的話,給說出來。

    關于星悅與石樂,她早已知曉。

    雖然當知道的時候,心里有些不太滋味。

    不過慢慢地,也感覺到沒有什么。

    “怎么了?”感覺到鬼魅像是有話要說,石楓望著她,輕聲問她。

    “嗯……”輕輕“嗯”了一聲后,鬼魅才開口:“大帝,您一路保重。”

    “好的!”石楓對她輕輕點著頭。

    隨后,四道身影,便往下一個狂猛俯沖。

    “嘭!嘭!嘭!嘭!”不久之后,四道身影齊齊墜落,落在了黑暗陣營的傳送神殿之前,震得這片大地,不斷顫動。

    “參見九幽大帝,參見吾死亡大帝,參見幽靈公主,參見鬼魅將軍!”

    守衛傳送神殿的眾守衛,見到這四位降臨,紛紛下跪恭喝道。

    “都平身吧。”凌夜楓對他們說。

    “是!大帝!”眾守衛再而齊喝。

    下一刻,傳送神殿的大門自從敞開,石楓四人踏入了其中。

    “大帝!”游塵本與石楓與凌夜楓一同來到中州,到得中州之后,石楓便讓他留于此地等候。

    見到石楓歸來,游塵呼道。

    “此地事了,游塵,你回歸幽冥煉獄去了。

    我的幽冥煉獄,還仰仗你為我管理。”石楓對游塵說。

    “如今,幽冥煉獄便是我的家,屬下必然會全心去做該做的事。”游塵說。

    自從來到幽冥煉獄之后,游塵的一切心結,也徹底地解開。

    也早已于幽冥煉獄中適應,也已經適應了自己這鬼魂的身份。

    如今為鬼,替石楓管理幽冥煉獄,也沒什么不好。

    “這些年,也辛苦你了。”石楓說。

    聽到石楓這話,游塵對之一笑。

    恢復了曾經與石楓間的自然,說:“其實幽冥,我挺喜歡現在的生活。”

    “喜歡就好。”望著如今的游塵,石楓也是甚感欣慰。

    “好了,我們起身吧。夜楓、游塵,你們先啟用這座祭壇。”石楓說。

    “是,師傅!”凌夜楓應喝。

    跟著身形一個閃動,下一瞬間,身形便已出現在了傳送祭壇之上。

    沖著下方傲立祭壇八方的八位黑甲戰士說:“啟動傳送祭壇,調準坐標,前往距離毀滅古地最近之地!”

    對于這毀滅古地,凌夜楓曾經僅是聽說,一直沒有去過。

    僅聽說過毀滅古地,遠在東南西北四域中的西域。

    “是,大帝!”八位守衛應喝,隨后,便開始操作起來。

    “記住,若中州出現你們無法對付的強敵,便第一時間通知我。”石楓對石靈還有鬼魅交代道。

    如今他回歸了天恒大陸,在天恒大陸中,只要他們一捏碎印有自己靈魂印記的玉簡,自己便可感應到,可以第一時間往回趕。

    “我知道。”石靈乖巧點頭。

    “是,末將明白。”鬼魅再而恭敬應聲。

    “還有,不要再像這一次做犯傻,敵人能戰便戰,敵人若戰不過,便第一時間逃,不要再逞強。”石楓又說。

    “嘻!”聽到石楓這話,想起先前之事,石靈俏皮一笑。

    “你個小丫頭還笑!”石楓直接一拳壓在了小石靈的頭頂之上,將她壓矮了下去。

    說:“這一次你又胡來!要不是我及時趕回來,后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石楓與那魔族強者之戰,石楓一切看在眼里。

    不過,嘴中雖如此說,但他也清楚,其實石靈早已被那魔頭盯上,如果真要逃的話,她恐怕是無法逃脫。

    跟他這么說,是她怕以后再胡來。

    “好了哥,靈兒知道了。知道啦。”石靈撒著嬌,說。

    望著如此的石楓與石靈,隱隱地,鬼魅有些羨慕起來。

    “還有你們。”跟著,石楓一轉頭,望向鬼魅,說:“你們八個,明知不敵,還燃燒能量過去送死。

    以后,別再這么亂來了。

    今后,本帝還需你們八個陪同本帝一同征戰!”

    聽到石楓這最后一句話語,莫名地,鬼魅的心中升起一抹難言的激動。

    他們,與這位的差距已經是越來越大。

    曾經,他們八人都在私底下說過,如今他們,對于這位來說,已經越來越沒有用處。

    卻不成想,這一位,卻對得自己說了如此一句。

    “大帝,還需要我們陪他一同征戰。”鬼魅于心中,暗暗說。

    跟著道:“末將知道啦。”

    “轟!”那一方的傳送祭壇,響起一陣轟鳴。

    一陣黑暗巨光直沖蒼穹,帶走了凌夜楓。

    隨后,游塵飄然而動,飛向了祭壇,不久之后,也落于祭壇中,對著那八個守衛說:

    “我回幽冥煉獄!”

    “是,游塵將軍。”

    2

    “轟!”

    轟鳴聲中,游塵也被送走。

    “好了,輪到我了。”石楓又對鬼魅與石靈說。

    下一瞬間,他也出現祭壇上,“本帝去東域。”

    石楓對那八個守衛下令。

    “遵命!”

    ……

    祭壇顫動而起,石楓俯視著那兩個女人,二女,也一同望著他。

    “一定要記住,活著,那是最重要的。”石楓又對她們說。

    “大帝,您也是。”鬼魅道。

    “哥,早點回來!”石靈再說。

    “嗯!”

    ……

    東域,一片未知的虛空。

    今日天氣較為不錯,藍天白云,整片天地,仿若充滿著生機。

    從這片景象來看,看不出這東域,已經陷入了一場兇惡浩劫。

    就在這時,忽見一道黑暗光柱破開蒼穹,狂猛墜落而下。

    剛好墜落在了一座山巔之上,“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整座大山,不斷地狂烈震動起來。

    不過之后,黑暗光柱消散,顯現于一道如魔般的黑暗身影。

    石楓,獨自傲立于這座山巔之上!

    望著四面八方,靈魂之力也朝著四面八方瘋狂席卷而出,石楓暗暗一聲低喃:“東域!”

    然而,在他這靈魂之力瘋狂掃蕩之下,他已感應到,這片天地,已經無一生靈!

    “神族、魔族降臨,這片天地的生靈恐怕逃得逃,吃的被吃,能抓去當奴的,已被抓去當奴了。”

    石楓說。

    據游塵那得知,那魔族,喜歡吞食生靈。

    石楓身下的這座山很大,如今大山,曾經,應該是一座妖獸棲息之地。

    然而到得如今卻……一片死寂。

    “丫頭,終于醒了。”跟著暗暗低喃。

    他一直關注著須彌山中錦墨的情況,如今,已見到錦墨醒來。

    心念一動,身前白光一閃,那道如仙的白色倩影,旋即出現。

    “嗚!嗚嗚!父王!嗚!”錦墨,還在低聲哭泣著,聲音變得哽咽。

    一醒來,便立即回想起了聽到了噩耗。

    “乖,不要哭啦。”石楓伸手雙手,將之溫柔地擁入懷中,將她的臉,貼在自己的肩膀。

    “嗚!嗚嗚!小石頭!”

    “乖,事情可能也沒有那么遭,我們,先去尋找你父親看看。”石楓對她說。

    聽到石楓這話,錦墨將那張絕美的俏臉,從石楓的肩膀上后移,望著他,她道:

    “你說,我父親還有可能活著?”

    石楓用手,輕輕地擦拭著這張淚臉上的淚水,說:

    “曾經,我給了你父親一個留有我印記的玉簡,而這玉簡,如今尚在。

    我們可循著這玉簡上的印記,找過去看看。”石楓說。

    “你說,我父親,會沒事嗎?”錦墨再問。

    曾經諸神界的紅顏圣地,此刻就像個小女孩一般。

    她是真的,亂了方寸。

    “會沒事的!”石楓對她如此安慰。

    雖然他也跟游塵一樣覺得,嵐轅,恐怕已經兇多吉少。

    “那,我們快點過去,如果再晚的話,恐怕父親他……”錦墨的俏臉上,還是掛著滿滿的擔憂。

    “嗯!我現在正在感應。如今我們已到東域,走,往北,看看能不能遇到城池!”石楓說。

    自己給嵐轅的那塊印記,在北方遙遠之地。

    首先,他想先確定自己于東域哪個方位,最好就找到城池,通過城池的傳送陣,傳送而去。

    “好!”錦墨連忙一點頭。

    隨后,二人身形便是一個閃動,往北方向急速狂移。

    一路破空,石楓的靈魂之力還是一路籠罩。

    一路而來,他還是未感應到一個生靈,天地之間,還是一片死氣沉沉。

    沒有想到,曾經生靈繁盛的天恒大陸,如今,竟變成了這樣。

    “嗯?”緊跟著,飛行之中的石楓,面色忽地一動。

    就連錦墨,也是俏臉一變,“這!”發出一陣驚然呼喊,雙目隨之一睜。

    他們二人同時見到,前方那一片大地,簡直就是一片人間地獄!

    那里,躺著一具具早已腐爛的尸體,延綿不絕,一直往前不斷延伸。

    尸山血海,恐怕也不過如此。

    這些尸體,有各妖獸的尸體,然而最多的,還是人族!

    男女老幼,皆有!

    真的是,無比的凄慘。

    簡直是觸目驚心。

    “這些家伙,這些家伙,怎么,這么心狠!

    有很多,是老人跟孩子啊!”錦墨望著,呼喊著這句話的時候,已經變得無比激動。

    石楓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如此。

    一股冰冷的殺意,已從她的身上流露而出。

    錦墨真的是第一次,這么想要殺“人”,不對,殺那些胡作非為,喪盡天良的畜牲們!

    “神族,魔族,本帝會將這些畜牲們,一個一個殺盡!”石楓狠狠地說。

    雖然早就知道,天恒大陸無數地域已淪為這番景象,但親眼見到后,還是忍不住殺心暴起。

    二人還是一路往前沖飛。

    漸漸地,只見一座城池,出現在了他們眼中。

    入眼處,那座城池的城墻,已被鮮血染紅,雖然,血跡早干!

    隨后,又是一具具橫七豎八的尸體,出現在他們眼中。

    全城之中,也盡是尸體。

    數百萬具尸體!

    天空,籠罩著一片陰云,這是無數生靈凝聚的怨氣。

    望著這一座城,錦墨嬌軀在輕顫。

    “城中,有活物氣息!”這時,忽聽石楓一喝。

    緊接著,二人往城中狂猛一沖。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頓時間,只聽陣陣無比暴戾的吼叫,從城中吼響。

    發出那陣陣吼叫的,乃是一頭頭如同黑暗惡犬般的生物,原本正在啃食著那些腐爛的尸體。

    這些惡犬形狀,與普通的犬相比,明顯大上許多,比一頭頭牛,都要大上少許,每一頭惡犬,都長有兩個頭顱,渾身布滿黑鱗。

    “咦,什么情況?”隨著一頭頭兇惡大犬狂吠,道道人的聲音傳出。

    只見每一頭惡犬的脖頸,都帶著一個黑色鐵圈,連接著黑色鐵鏈。

    每三根鐵鏈,連向一道人影。

    剛才發出人語的,正是握著鐵鏈之人!

    “人族!是人族!有人族前來送死!”隨后,便聽一道冷喝聲響起。

    發出這道喝聲者,乃一與人族無異的青年男子,面容之上,掛著一抹無比冰冷的冷笑……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