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631 DIO降臨
    631

    看到自己的手臂流血,同時又看到了dio的替身世界出現,張孝就算還沒有完全搞明白這變故的原因,但也知道自己麻煩大了。

    “手臂的問題很明顯,這個受傷的位置和白金之星一樣,明顯就是基于替身傷害映射的原因,看樣子夢魘變成白金之星不但獲得了白金之星時停的能力,也繼承了白金之星近距離力量型替身的缺陷。”

    這個猜測張孝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剩下的百分之十就是世界或是dio在攻擊白金之星的同時還對他做了什么——并且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

    這個可能性不能說沒有,但實在是不高,而且張孝的猜測有個很容易的試驗方法。

    “雖然夢魘經過幾次變化,最遠射程我也不是很確定,但至少剛才在現實的戰斗中,夢魘能離開我五米的距離,并且這一定不是極限距離,而白金之星的射程我記得是……兩米!”

    心念一動,張孝就驅使白金之星向前移動,但果然,白金之星移動到兩米遠的距離后,張孝就感覺到力不從心,仿佛白金之星再往前一步就會消失一樣。

    其實那不是消失,只不過超出射程后,替身就會自動回到替身使者的身邊。

    張孝頓時了然,夢魘變成的白金之星果然和真正的白金之星沒有差別,無論是能力還是屬性,甚至是弱點。

    “不過,現在的問題不是白金之星太像真的,甚至變成了本尊,而是……眼前的dio是怎么回事?”

    張孝心里有個大膽的猜測,如果他的夢魘能徹底變成白金之星,那么眼前的dio又為什么不能變成真正的dio呢?

    “雖然很不可思,但這個可能性確實非常大,不然難以解釋剛才發生的事情。”

    潛意識世界雖然充滿了幻想氣息,一切不可思議甚至不正常的事情都會發生,但其實潛意識世界也有著自己的規則道理。

    那就是認知,一旦被認知,那么認知就會固化成規則。

    聽起來充滿了唯心主義,但這就是潛意識的規則,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規則。

    夢魘的能力其實就來自于潛意識的規則,只不過夢魘能夠更容易的利用這些規則,夢魘變成的白金之星之所以和真的一樣,就是因為張孝對于白金之星的認知非常全面,全面到弱點也被復刻了下來。

    換句話說,如果張孝本身并不知道白金之星的弱點,那么潛意識世界的白金之星就不會存在弱點。

    “不過話說回來,白金之星之所以變得和真的一樣是因為來自于我的認知,但這個潛意識夢境屬于塞爾瑪,所以現在這個潛意識夢境到底是屬于塞爾瑪……還是我?”

    按照道理來說,如果一個夢里出現了夢主本人不應該知曉的東西,那么這個夢境就被入侵了,也同時意味著這個夢境被分享了。

    這和夢魘入侵夢境完全不同,夢魘的入侵是潛入式的,只要不鬧出大動靜,夢主本人是察覺不到夢魘的存在的。

    但隨著白金之星的出現,張孝的認知開始影響塞爾瑪的潛意識夢境,夢魘的入侵就改變了,從潛入式變成了嵌入式,一個人的夢變成了倆個人的夢。

    張孝有些明白了。

    “……難道是因為我的認知改變了dio。”

    仔細想想dio出現變化的時候,應該就是他看到塞爾瑪夢境中dio的時候。

    那是他在這個夢境中第一次看到dio,也是第一次拿自己所知道的dio對比眼前的夢境dio。

    如果在夢魘沒有變化成白金之星,沒有把一個人的夢變成倆個人的夢之前,這樣的認知對比不會有什么影響,更別說是什么糟糕的變化了。

    但可惜,那時候一切都已經發生,張孝還是對自己的替身、自己的能力太不了解了。

    “由于夢魘的嵌入式入侵改變了塞爾瑪潛意識夢境的構成,這個夢已經從純粹的塞爾瑪一個人的潛意識夢境,變成了連接著我精神力的雙人夢,所以我對dio的認知和塞爾瑪的認知沖突的時候,dio就開始改變了。”

    dio倒不一定完全變得和張孝認知的一樣,因為這里最基礎的構成畢竟是來自于塞爾瑪,但誰讓張孝那時候距離夢境dio更近呢?這就像是ifi一樣,倒不是遠的沒影響,但肯定近的更快啊。

    張孝的影響距離當時的dio太近了,他對于dio的認知近乎覆蓋了塞爾瑪對于dio的認知,所以夢境dio才擁有了替身,甚至獲得了時停的能力。

    “這可真是……”

    想明白的張孝臉上也露出無語的表情。

    這種事情不是真的發生,真的預料不到,但真的發生了張孝也知道這眼前的情況是無可避免的。

    “真么看來其實不用打倒這個夢境dio也行,只要遠離他,讓我對他的影響減弱,塞爾瑪對于dio的認知重新覆蓋這個dio就行。”

    眼前的dio是張孝認知中的dio,這意味著這個dio就算不是外面那個跨越了世界、生死的dio,但也非常難纏不容小覷。

    畢竟按照張孝的認知,如果不是劇情殺,空條承太郎根本不可能打贏dio,更別說殺死他。

    然而就在張孝想要倒退著離開樓梯前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異樣。

    張孝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意識,但卻近乎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不是感覺不到身體,而是如同生銹的機器一樣,無法順暢的行動。

    “這是……時停?!”

    張孝用勁轉動眼珠,看向樓梯上方,果然,就看到dio站在那里,而那金色的世界就飄在他的身后。

    “該死的,他怎么會自己行動?”

    張孝在樓梯前思考的時候,可不是因為這里是他摔落的地方,而是因為之前幾次上不去樓梯的時候,已經試探出樓梯上的dio并不會無緣無故發動能力,而是會在入侵者走上樓梯十四階時才發動能力。

    “等等……難道是因為dio被我的認知覆蓋了的關系?”

    這并非不可能,現在dio并非是塞爾瑪認知中的dio,而是張孝認知中的仍然遵循著塞爾瑪潛意識賦予的守衛職責。

    所以在發現張孝后,他主動攻擊了張孝,而在打飛張孝后,他也沒有停下腳步。

    這樣的話,張孝想要遠離dio,從而讓dio恢復“正常”的計劃已經可以說失敗了一大半。

    當然,現在更重要的是,眼前的dio已經暫停了時間!

    ……

    ……

    。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