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629章 誰下的手
    此時發生的異常現象,自然是出自葉英凡的手筆,在前往巢港組織之前,他便從馮汝曲那里,把影族的獨門暗器“無影針”借了過來。

    這種暗器極其細小,且不易察覺,一般來說對付普通人是綽綽有余的,但對于修煉者來說,能夠起到的作用就十分有限了。

    也因為如此,無影針一般來說都是影族剛剛初出茅廬的小一輩應用居多。

    馮汝曲當場愣了一下之后,滿口答應了下來,事實上要不是葉英凡開口跟她借用,她都忘了自己身上還有這么一件暗器。

    葉英凡借過來之后,對“針”進行了改裝,他從扳指的儲物空間當中,取出來一種特殊的材質,那是一種能融合在人體內的材料,會有一些輕微的毒素,但并不足以致命。

    他將那種材質熔煉過后,鑄造成長度僅有幾毫米,比頭發絲細一些的小針,從外表看上去只是比大米長一些有限。

    做完這些之后,葉英凡仍舊沒有罷休,因為這種特殊材質,能起到的作用還是太小了,必須經過淬煉之后將毒素摻進去才行。

    于是,他便選取了幾味帶有麻醉效果的藥材,又加上一些能夠短暫改變人皮膚顏色的藥材,這才算是將改版后的無影針完成。

    這是他原本打算用以威懾巢港組織的東西,只是沒想到在這里派上了用場。

    就在此時,潘家大門后面的年輕子弟開始騷亂起來,人群如同退潮般朝后涌去,只留下那個倒在地上的青年,臉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紫青。

    “裴兒!”一名高層大驚失色,急忙朝那名青年跑去,接著一刻不敢耽擱的查看情況。

    然而一番檢查下來,卻絲毫沒有察覺到什么中毒的跡象,但看自家兒子的臉色,明明就是一副中毒的樣子。

    “是誰?!”高層一邊用手托著兒子的頸部,兩只眼睛如同兩道閃電瞬間看向關元洲和葉英凡:“到底是誰干的?!”

    關元洲當場就感覺怒火不受控制的開始在胸中燃燒,特么的你們還要不要臉了?

    之前誣陷我殺你們家護院也就罷了,現在又整這一出,真當我好欺負不成?!

    至于是葉英凡出的手,關元洲完全沒有考慮過這一點,因為他此時是距離葉英凡最近的人,十分篤定葉英凡并沒有動用真氣。

    而他自然更加清楚自己有沒有出手,既然不是自己,也不是葉英凡,那么答案就顯而易見了,潘家又在自導自演。

    “潘家主,我可是帶著十足的誠意而來,如果貴方實在是不愿意答應我的條件的話,那么咱們就只能用誰都不愿意見到的那種方式解決問題了。”關元洲悶聲說道,語氣中的慍怒怎么也掩飾不掉。

    潘輝鵬臉色有些難看,他這時候也是搞不清楚狀況,只是關元洲有一點說的并沒有錯,如果真的用暴力方式解決問題,同樣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結果。

    沉吟片刻,潘輝鵬開口說道:“這件事……”

    然而他連一個開頭都沒有說完,就聽身后傳來一連串的驚叫聲,回頭一看,只見年輕一代的子弟當中,又有一人倒下。

    這一下可算是炸了鍋,因為倒下的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潘輝榮的獨子。

    雖然高層們曾經多次強調,年輕一代是潘家未來的希望,彼此之間人人平等,不分什么高低貴賤,就算是家主的兒子犯錯也要同樣受罰。

    但這些話無論是說的人還是聽的人,盡都嗤之以鼻,真要是信了這些冠冕堂皇的話,那才是傻子一樣。

    別的不說,真要是人人平等的話,那么潘宏才就沒有理由享受更多資源的傾斜,雖然這可以解釋為那位七老爺的個人行為,但明顯不符合人人平等這四個字。

    潘輝榮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他只有一個兒子,這么拼了命的想要競爭家主之位,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自己的兒子,但現在他唯一的寄托就這么倒在地上,讓他如何能接受的了。

    快速跑過去之后,潘輝榮跟之前那位高層的做法一樣,先是例行檢查一番,結果自然也是一樣,沒有發現有中毒的跡象。

    潘輝榮不敢耽擱,連忙從懷中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解毒圣藥,給兒子服了下去,那是他多年前救下韓華佗的性命,才換來的這么一顆。

    然而韓華佗號稱可解百毒的藥丸,看上去似乎并沒有發揮作用,他懷中兒子的臉色,仍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紫,最終發黑,讓人看一眼便覺背后冷汗涔涔。

    “你們為什么要下此毒手?!”潘輝榮錐心泣血的質問道,惡狠狠的看著關元洲和葉英凡,看樣子像是恨不得撲上去撕咬二人。

    關元洲臉色鐵青的跟葉英凡對視一眼,卻見后者一臉懵逼的模樣,像是跟自己一樣,同樣摸不清楚什么狀況。

    他卻哪里知道,葉英凡此時的懵逼,完全不是裝出來的,他本就是隨機挑選目標,沒想到卻恰巧打中了潘輝榮的兒子。

    更沒想到的是,潘輝榮也不進行調查什么的,直接就把矛頭指向了自己和關元洲。

    這特么簡直不能再配合了啊!

    一時間,葉英凡越看越是覺得潘輝榮順眼,心想,怎么這位沒當潘家家主呢?

    “二哥,事情沒搞清楚之前,還是不要妄下斷論。”潘輝鵬皺眉提醒道。

    “你說的倒是好聽,感情不是你兒子被人暗算!”潘輝榮直接懟回去,大有一副已經六親不認的態勢。

    潘輝鵬眼中閃過一絲惱怒,這話你特么是怎么有臉說出來的?

    毀掉我兒子前途的仇人就在我眼前,可我也沒像你這樣不克制吧?!

    深呼吸幾次,潘輝鵬決定先不理被憤怒沖昏頭腦的潘輝榮,而是看向關元洲:“關老,您是老前輩,我相信以您的為人,就算再怎么樣,也不會對小一輩人下手的。”

    葉英凡聽到這話,當場就忍不住想要罵街,特么你相信不是他干的,這不是明擺著在說是我的干的嗎?

    盡管真的是我……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