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正文 第414章 先天境界
    林岳山自報身份,一切已然明了。

    余默心中凜然,自己的擔心成真了,林家果然報仇來了。

    可他并不后悔,說道:“林浮屠屢次想致我于死地,難道我就束手就擒嗎?呵呵,這世界上哪有這種強權道理?他既然敢殺我,那自然就要承受我的反擊,他只是技不如人而已。”

    林岳山怒哼一聲,道:“我兒子修為高強,怎么可能技不如人?我看是你耍了什么陰謀詭計,才僥幸殺了他,我自然要為他討回公道。”

    余默嗤之以鼻,道:“這哪里是公道,這是強盜邏輯才對。”

    “任你巧舌如簧,你也休想逃過這一劫,你不但自己來送死,還帶來了朋友,呵呵,那我就成全你們,怪只怪,你們認識了余默。”

    林岳山一聲令下。

    “殺了他們!”

    嗖嗖嗖!

    一道道寒星像是雨點一樣,迅速地飛灑過來,鋪天蓋地,覆蓋余默全方位,令他無所遁形。

    余默身形一閃,像是一道幽靈,在黑暗中潛行,血刃的光芒也收斂起來,余默徹底失去了蹤跡。

    鐺!

    突然,一道小火花飛濺,這一道寒星跌落塵埃。

    緊接著,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盤,叮叮當當響個不停,寒星完全被擋了下來。

    然而,攻擊并沒有停歇。

    余默渾身一凜,感覺到四面八方,悄無聲息地多了十來個人,都不是泛泛之輩。

    唰唰唰!

    一件件兵器,配合的天衣無縫,不期而至,攻向余默的要害,又快又狠又準。

    余默悚然一驚,急忙一掌掌拍出去,掌風所向。有兵器落地的聲音,緊接著,人倒地的聲音此起彼伏。

    “恩公,我來幫你。”

    游鋒大叫一聲,連忙沖上來助陣。

    兩人齊心協力,攻擊力大增,如摧枯拉朽,敵人紛紛倒下。

    “吼——”

    突然,一聲怒吼炸響,林岳山一拳打來,游鋒雙拳高高架起,試圖抵擋。

    砰!

    游鋒仿佛被一輛坦克撞了一下,雙臂又麻又痛,不停地顫抖,連抬手都困難了。

    林岳山確實不愧是一家之主,實力著實強橫。

    余默見狀,道:“我來!”

    游鋒退后一步,提醒道:“恩公,小心,他的修為恐怕不在寸勁之下。”

    “哈哈,寸勁,井底之蛙而已。”林岳山不屑地說。

    余默瞳孔一縮,一邊攻向林岳山,一邊問道:“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不知你是什么修為?”

    “哼,殺了你,我自然就會告訴你。”林岳山不屑地說。

    轟!

    一拳打出,空氣發出一聲爆響,氣浪翻滾,直沖向余默。

    余默嚴陣以待,手中的血刃光芒大作,直刺向那拳頭,駭人的氣勢已經吹散了他的頭發。

    余默雙眼微微瞇起來,血光一閃,血刃與拳頭交鋒,血刃足可吹毛斷發,豈料拳頭也非同凡響。

    一層內勁包裹著拳頭,這血肉之軀仿佛變成了鋼鐵一般,無比堅韌。

    余默與暗勁、寸勁武者都交過手,卻沒有這種遭遇。

    由此可見,林岳山是比寸勁更高一級的武者。

    “天魔圣,你肯定知道他是什么修為,快告訴我,別藏著掖著了。”余默催促道。

    天魔圣得意地說道:“這點小問題怎么難得住我。我當然知道他的修為,你聽好了,他是先天武者。”

    “先天武者?”

    “對,一旦突破了寸勁后期,那就會發生質的變化,達到先天境界,這對于一個武者而言是一個巨大的門檻。若是跨過去,那一切都會發生變化,若是跨不過去,那就只能在寸勁徘徊。”

    “這先天境界很厲害嗎?”

    “當然了,你看他的內勁收發自如,甚至可以包裹住那一雙拳頭,這是寸勁境界完全做不到的。”

    “原來如此!”

    余默恍然大悟,越發小心翼翼,朗聲說道:“林岳山,你就別故弄玄虛,我這先天修為還想瞞過我,你也太小瞧人了。”

    這下輪到林岳山驚訝了。

    他眼皮猛跳了幾下,道:“你怎么知道我的修為?”

    “哈哈,區區修為而已,你一旦動手不就完全暴露了嗎?”余默故作輕松地笑道。

    林岳山的臉色一變再變,但在黑暗中幾乎不可見,但他的攻勢亂了幾分,這給了余默可趁之機。

    唰!

    血刃脫手飛出去,帶起一股鮮血,竟然在林岳山手臂上開了一條口子。

    嗡!

    血刃受到鮮血的刺激,血光大作,不停地顫抖,十分興奮的樣子。

    林岳山后退幾步,拉開了和余默的距離,盯著妖異的血刃,道:“你這是什么兵器?”

    “呵呵,血刃,聽說過嗎?”余默問道。

    “血刃!”

    林岳山念叨兩句,從未聽說過。

    “哼,名字起的嚇唬人就行了嗎?要能殺人才行。”林岳山故作不屑地冷哼一聲。

    實際上,他已經察覺到了血刃對他的巨大威脅。

    那手臂上的傷口就是最好的證明。

    余默不為所動,淡淡一笑:“那你試看它能不能殺了你。”

    唰!

    血光一閃,血刃興奮地鳴叫著,沖向了林岳山。

    寒光一閃,林岳山手中多了一把刀,原來這把刀一直背在他身后,一直沒有動用。

    他終究沒辦法無視血刃的威脅,動用了兵器。

    這是一把大刀,刀身又寬又厚,給人一種厚重的感覺,可在林岳山手中,輕若鴻毛一般。

    呼!

    他手臂上青筋畢露,手腕微抖,大刀就狠狠地劈砍下去,正中血刃。

    鐺!

    空氣震蕩,火花飛濺,兩件兵器都向后飛去。

    余默心頭微顫,林岳山卻手臂微麻,松了松握刀的手指,這才卸掉大部分力道。

    如今,他更加深刻地體會到了血刃的威力。

    “先天境界果然非同凡響。”

    余默暗暗琢磨。

    天魔圣說:“看他的戰斗力,應該是在先天中期修為,你與他相差幾個境界,若非因為你是修行者,你早就敗下陣來,哪里還能堅持這么久。”

    余默心頭一沉,道:“那你認為我必敗無疑了?”

    “我早就對你說過,你若是達到辟谷中期,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可你就是不聽我的勸告,如今恐怕也沒辦法了。”天魔圣長吁短嘆,無可奈何地說。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