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正文 第374章 隱身咒
    隱身咒!

    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逆天的符咒,余默當真是欣喜若狂,這個符咒的巨大作用不言而喻。

    “一旦施展這個符咒,就可以隱身嗎?”余默似懂非懂地問天魔圣。

    “當然!其他符咒是作用在別人身上,而隱身咒是作用在自己身上,隱匿行跡。”天魔圣回答道。

    “好!好!”余默興奮的手舞足蹈,迫不及待地按照符咒錄所示,手指在面前畫了起來。

    劫力源源不斷地從劫力種子中流淌出來,匯聚在指尖,沒有一絲停頓,如行云流水一般地畫完符咒。

    符咒出現在江水中,格外顯眼,那復雜的符文瞬間就吸引了莊玉書的眼球,他真想問清楚這是什么。

    符咒印在了余默胸膛,消失無蹤,仿佛從來沒出現過一樣,而下一秒,莊玉書驚的下巴差點掉江底。

    余默竟然在他眼皮底下,一眨眼就憑空消失了蹤跡。

    這是怎么辦到的?

    莊玉書絞盡腦汁也想不通,他不停地向四周張望,戰戰兢兢地喊道:“師父,你在哪里?”

    “玉書,你別擔心,我沒事,我就在你身邊。”余默的聲音在莊玉書耳畔響起。

    “啊,師父,怎么我看不見你?”莊玉書轉動眼珠,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沒有發現余默的身影。

    “我隱身了,你不用找,你是看不見我的。”余默淡淡地說。

    “隱身?”莊玉書一驚一乍地喊道:“師父,你竟然可以隱身,你怎么辦到的?”

    “你努力修煉,將來你也可以做到。”余默鼓勵道。

    “真的嗎?”莊玉書欣喜若狂,重重點頭:“師父,我一定會努力修煉。”

    余默沉下心來,靜靜地感受隱身咒的奧妙,以他如今的修為,隱身咒可以持續半個小時的作用。

    這么一點時間不足以做太多的事,但某些關鍵時刻,這種神通卻可以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半個小時后,余默的身影再次出現,莊玉書立刻湊了上來,瞪大了眼珠,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盯著他。

    余默沒有多做解釋,因為,天馬上就要亮了,他必須將注意力集中在《毒經》上。

    《毒經》也有了新的變化。

    依照《毒經》所言,他可以利用《毒經》煉制毒藥了,這種毒藥無色無味,防不勝防,名為斷魂散。

    只是這種毒藥的原材料十分罕見,倒也不容易湊齊。

    “嘖嘖,我根本沒想過用《毒經》害人,它卻教我煉制毒藥,也罷,反正我沒有原材料,權當是看看了。”

    余默搖搖頭,將注意力收了回來,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余默叮囑莊玉書一般,便立即告辭。

    因為,莊玉書再次代替他母親邀請他去家里做客,余默一想到那次的情形,他就格外窘迫。

    余默回到家中后,葉千千已經堵在了房間里。

    原來,葉千千大清早就爬起來,盯著兩個熊貓眼一般的黑眼圈,顯然昨晚并沒有睡好。

    父母告訴她的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了,加之又夢見了余默,大清早迷迷糊糊醒了后,就再也難以入眠。

    她索性來找余默問個一清二楚,卻發現他又夜不歸宿,于是坐在他的房間里守株待兔。

    “你這翻窗的功夫是越來越嫻熟了啊。”葉千千翻了個白眼,揶揄道。

    余默猛地一怔,沒想到竟然被葉千千堵住了,若是其他人,他或許還會想方設法地解釋一下。

    但對方是葉千千,他反倒沒有興趣解釋了。

    他大大咧咧地走過去坐下,爭鋒相對地說:“你闖別人房間的功夫也不錯。”

    葉千千冷哼了一聲,直奔主題,說:“我問你一件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騙我?”

    余默愕然地望著葉千千,問道:“我什么事騙你了?”

    “哼,還和我裝,我問你,你事先就知道林浮屠的死,對不對?”葉千千咄咄逼人地盯著余默,眼睛也不眨一下,根本不給余默狡辯的機會。

    余默猛地一怔,確實沒想到葉千千會問這個問題。

    一時之間,他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回答。

    葉千千得意地揚起眉頭,催促道:“快說,別想找借口狡辯。”

    余默灼灼地盯著葉千千,從他眉宇之間看出了端倪,心中一動,坦白地說:“你既然知道了,又何必多此一問呢?”

    葉千千聞言,立刻用纖纖玉指,直勾勾地指著余默,說:“你終于承認了!你果然早就知道了,還故意欺騙我。”

    余默聳聳肩,說:“你先前也沒問我知不知道啊。”

    葉千千杏眼圓睜。雖然余默說的都是事實,可她哪里會接受,徑直問道:“林浮屠是不是你殺的?”

    什么?

    余默悚然一驚,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體,沒有料到葉千千竟然會問出如此直接了當的問題。

    “誰告訴你這件事的?”余默沉聲問道。

    “你別管誰告訴我的,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否。”葉千千干凈利落地說道。

    余默目不轉睛地看著余默,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了葉千千的身世,她乃是蜀都葉家之人。

    林浮屠死了,這么重大的消息當然瞞不過這種大家族,何況人家也沒有幾個笨蛋,幾經分析,答案就十分接近真相了。

    葉千千這番試探是代表自己,還是代表她身后的家族?

    電光火石之間,余默想到了許多問題,面對咄咄逼人的葉千千,他云淡風輕地說:“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到底是,還是不是?”葉千千不甘心地追問道。

    余默笑了笑,轉移話題,說:“我要換衣服了,你打算欣賞一下嗎?”

    說著,他就要脫下衣服,畢竟,他在江水中泡了一夜,渾身都散發著一股水臭味兒。

    葉千千俏臉緋紅,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夢境,冷哼一聲,說;“你不說也罷,終有一日,我會知道真相,到時候還看你怎樣狡辯。”

    余默已經脫下了上衣,葉千千準備離開,但目光一瞥,竟然走不動路了,像是被施了定身咒,呆呆地看著余默光溜溜的上半身。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