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正文 第288章 大水沖了龍王廟
    余宏如何能不嫉妒,他一直以來都沒正眼瞧過這個堂弟。

    此刻,余默竟然和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孩兒手牽著手,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神情。

    他如何能淡定。

    他都沒這么滋潤,余默憑什么這么滋潤?

    余宏真想直接沖上去,可最后的理智制止了他。

    他會出現在余默面前,卻不是這個時候。

    余宏向旁邊的祝節招手,說:“目標來了。”

    咦?

    半天沒有發現祝節回應,他扭頭望去,只見祝節也灼灼地盯著余默,面色古怪。

    余宏卻猜錯了祝節的心思,指著凌瑤說:“那女孩兒漂亮吧?是不是覺得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呵呵,這次給你一個主持正義的機會。”

    祝節耐人尋味地看著余宏,問道:“你什么意思?”

    余宏沒發現祝節的古怪,心急火燎地說:“你去狠狠地收拾那小子。”

    見余宏終于道明來意,祝節嘴角泛起一絲戲謔的笑容,問道:“余秘書,你的目標就是他嗎?”

    余宏沒有否認,點頭說:“是又如何?”

    “那你知道他是誰嗎?”

    “我怎么不知道,一個不足輕重的學生而已。”余宏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

    “你知道他的名字嗎?”祝節不厭其煩地問。

    “余默!怎么了?”余宏狐疑地問道。

    “哦,也姓余,你們竟然一個姓,莫非是親戚?”祝節若有所思,問道:“你們倆究竟有什么恩怨?”

    余宏不爽地瞪著祝節,斷喝道:“祝節,你是查戶口嗎?我叫你辦事,你問東問西,有什么意思?馬上把這件事情辦得漂漂亮亮,你才有機會搭上徐區長的線。”

    祝節并不動怒,反而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余宏,嬉皮笑臉地說:“那余秘書等著,我去去就回。”

    余宏不明所以,見他一個人朝余默走去,急忙叫道:“你怎么一個人?”

    “我一個人足以。”祝節向手下幾人使了個眼神,他們心領神會,死死地盯住了余宏,似乎深怕他逃掉一般。

    余宏的注意力全在余默身上,根本沒發覺身邊的變化。

    “余默有一股子傻勁,可遇到祝節也是白搭。聽說道上混的人都會武功,常年過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余默哪里是祝節的對手。”

    余宏心中想到,眼睛里流露出期待的神色。

    余宏目不轉睛,見祝節走到了余默面前,他正期待祝節大打出手,余默狼狽倒地的場面。

    咦?

    祝節怎么還不動手?

    余宏皺起了眉頭,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突然,祝節轉過身來,朝余宏的方向指來。

    余默的目光隨著他的手指方向望來,余宏瞳孔一縮,嚇了一跳。

    “該死,祝節在搞什么鬼?哎呀,我沒叮囑他不準透露我的身份,他肯定不知道保密。這些人辦事果真不太靠譜。”

    不過,余宏也沒太擔心,縱然祝節透露了他的身份,也無關緊要。

    反正,最后他也是會出場的,他幻想著在余默驚恐的眼神中出場,然后震懾住余默,讓余默知道他的厲害。

    同時,也要讓余默知道自己所犯下的錯誤。

    一想到這里,余宏嘴角露出了得意之色。

    可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凝固住了。

    我靠,這是怎么回事?

    他眼睜睜地看著祝節領著余默走了過來。

    余默很火大,他和凌瑤牽著小手,低聲訴說著情話,卻被人給打斷了。

    這太煞風景了。

    當他看清楚是祝節后,面色不善,瞳孔一縮。

    祝節竟然找到學校來了,難道不知道這犯了他的忌諱嗎?

    學校里,他的身份是學生,并不想讓那個其他人知道他和社會上人的關系。

    這么多雙眼睛,保不準誰認出了祝節,那就會給他平添麻煩。

    祝節雖然不知道余默的具體心思,但見他皺起了眉頭,心頭一沉,深怕余默誤會,急忙辯解道:“默哥,不好意思,這件事大水沖了龍王廟,說來話長。”

    凌瑤好奇地看著祝節,此人的歲數分明比余默大很多,卻恭恭敬敬地稱呼余默為默哥。

    登時,凌瑤眼睛一亮,看向余默的眼神中全是驕傲之色。

    余默冷冷地問:“那就說清楚。”

    祝節哪里敢隱瞞,立刻就和盤托出:“是那個余默請我來對付默哥的,我先申明,事先我并不知道他是要對付默哥,否則,我怎么敢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

    余默暗暗點頭,他相信祝節所言非虛。另外,他的注意力已經被余宏二字給吸引住了。

    他舉目望去,果然瞧見遠處站著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余宏!”余默輕聲自言自語。

    祝節忙問:“默哥,你和余宏有過節?”

    余默戲謔地笑道:“你可知我們的關系?”

    祝節茫然地搖頭。

    “他是我堂兄。”余默自嘲似地說:“是不是很有意思?”

    祝節已經震驚了,余宏是余默堂哥,卻如此興師動眾地要對付余默。

    二人之間竟然如此不對付。

    祝節嚇出一頭冷汗,擦了一把,戰戰兢兢地說:“是。余宏身為堂哥,卻如此費盡心思地對付你,這實在是太壞了。”

    祝節很聰明,立刻就調整立場,把矛頭對準了余宏。

    余默不以為意,說:“那你知道他為什么要對付我嗎?”

    “不知道,他故弄玄虛,什么也沒說。”祝節搖頭道。

    “呵呵,我沒找他,反倒是他自動送上門來了。也罷,那新賬舊賬一起算了。”余默說罷,大步流星地走向余宏。

    祝節急忙跟上,心頭七上八下,與此同時,他對余宏恨到了骨子里。

    余宏,你自己死不要緊,差點拉我陪葬,其心可誅。

    余默迎面走向余宏,余宏瞪大了眼珠,氣勢洶洶地瞪著余默,似乎想靠眼神壓制住余默。

    然而,余宏失敗了。

    余默神色淡定,閑庭信步一般,停在了余宏面前,戲謔地說道:“堂哥,好久不見。這才剛見面,你竟然就給我安排了這么大的場面。”

    余宏心中凜然,奇怪地看了祝節一眼,埋怨他為什么還不動手,讓余默有力氣站在他面前耀武揚威。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