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正文 第285章 投名狀
    余宏不可思議地問道:“你究竟是說的哪個余默?”

    與此同時,他心中不停地安慰自己,這肯定是同名,怎么會如此巧合呢。

    徐飛不明所以,道:“難道江安還有許多個余默嗎?我是說的市一中的余默。”

    “市一中!”

    余宏面色驟變,變得十分古怪精彩起來。

    徐母眼珠一轉,若有所思,問道:“難道你認識他?你們都姓余,莫非真是親戚?”

    余宏深怕被牽連,不停地擺手,辯解道:“夫人,你別誤會,我其實早就看不慣他了。”

    “如此看來,你們真的認識?”徐母微微瞇起了眼睛。

    余宏悻悻地說:“是,我們認識,他是我堂弟,但我和他很久沒見面了,前段時間,他還害的我爸進了派出所,我對他只有恨。”

    余宏擲地有聲,迫不及待地和余默劃清界限,深怕徐家母子誤會。

    “我若不是最近太忙,我還想去找他算賬呢。”

    徐母舒展眉頭,恍然大悟,道:“如此看來這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東西,竟然還害自己家的人。”

    余宏深以為然地點頭:“是啊,他從小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徐母面露厲色,道:“既然他是這種人,那就更不能讓他逍遙下去。敢打我寶貝兒子,吃了熊心豹子膽,必須讓他付出代價。”

    余宏心領神會,拍著胸脯,保證道:“夫人,小飛,你們放心,這件事我來辦,一定讓你們滿意。”

    徐母露出贊許之色。

    徐飛眨了眨眼,說:“余秘書,你可別徇私。”

    余宏急眼了,舉起手掌,信誓旦旦地說:“我發誓,若是徇私,我不得好死。”

    徐家母子同時露出滿意的笑容,說:“那我們就等你的好消息,另外,這件事別告訴徐區長。”

    “明白,那我這就去安排。”余宏心領神會。

    等余宏離開,徐飛擔憂地說:“媽,爸會不會有意見?”

    “所以我才不讓余秘書告訴他,他就是死腦筋。這個社會上手中有權利不用,過期作廢。況且我兒子被欺負了,他若是敢說三道四,老娘和他離婚。”徐母神采飛揚地說。

    徐飛眼睛放光,喜逐顏開地說:“你真是我的親媽。”

    余宏坐回車中,眼神變幻莫測,嘴角擰起一絲笑容,自言自語道:“余默,我沒去找你,你竟去招惹徐飛。呵呵,這真是作死啊,那我就成全你,可別怪我心狠,怪只能怪你自己。”

    “爸一直想收拾他,知道這個消息后肯定會很高興。”

    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余富貴回到村子里,幾乎是抬不起頭。

    他在江安被抓進派出所的消息早已傳回了村里,雖然最后他安然無恙的出來了,可他畢竟是進過局子了。

    而且,他是被自己的侄兒弄進去的,這丟人可丟大發了。

    他一直想找回場子,讓村里人知道他的厲害。

    奈何余宏太忙,根本無暇料理此事。

    當余富貴接到兒子的電話,聽明了來意后,他喜出望外,將信將疑地問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余默打了區長家的公子,我得了尚方寶劍,必須狠狠地收拾他。”余宏得意洋洋地說。

    余富貴一拍大腿,激動地雙眼放光,說:“老天有眼啊,哈哈,終于要收拾這小東西了。哼,敢跟老子斗,活該!”

    余宏拍著胸脯保證道:“爸,你就放心吧,我一定為你好好地出這口惡氣。”

    “果然是我的好兒子。”余富貴贊道。

    余宏掛了電話,獨自坐在車里,仔細地思考起來,如何才能讓余默付出代價呢?

    報警抓人?

    余宏搖頭否定,徐母交給他來辦,肯定是不想走正常途徑。

    否則,影響十分惡劣,區長兒子被打,那區長的面子往哪里擱。

    那就只能另辟蹊徑。

    突然,他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

    祝節!

    “祝節是混社會的,前段時間還托我的關系,想和區長搭上線,如今正好到他遞投名狀的時候了。”

    祝節翻出祝節的電話,揚起了脖子,撥了過去,趾高氣揚地說:“祝節,交給你一件任務。”

    祝節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對方是誰。

    徐區長正好管轄他的地盤,他自然就想搭上這條線,便找到了余宏。

    只不過,這都是老黃歷了,他如今的重心在余默身上。

    “徐秘書,什么風把你吹來了?敢問什么任務?”祝節笑著問道。

    祝節今非昔比,但也不敢貿然得罪官場上的人,自然客客氣氣。

    “問那么多做什么?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余宏故弄玄虛地說,“明天你帶幾個人來,你也一起,到時我告訴你。”

    余宏的架子很大,口氣更大。祝節暗中不爽,卻無可奈何。

    “呵呵,余秘書有吩咐,那我自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余宏很滿意祝節的態度,說:“那明天等我電話。”

    夜色如水,凌瑤并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了咖啡廳。

    蘭姨一眼就看出她有心事,問道:“瑤瑤,你怎么了?”

    凌瑤欲言又止。

    蘭姨牽起她的手,說:“那讓我猜一猜,是不是和那個余默有關系?”

    凌瑤嬌羞不已,嬌嗔道:“蘭姨,你怎么猜到的?”

    蘭姨忍俊不禁地笑起來:“我可是過來人,當然能猜到。你和他怎么樣了?”

    “我們……”凌瑤差點脫口而出,及時停下來,面紅耳赤地跺跺腳,說:“蘭姨,你怎么能套我的話啊。”

    蘭姨咯咯地笑道:“我們瑤瑤長大了,有喜歡的男生了,那個余默真是太幸福了。”

    見對方已經識破,凌瑤沒必要隱瞞下去,吞吞吐吐地說:“我們倆都喜歡彼此,可是……我做了一個怪夢。”

    “你們都喜歡彼此,這是好事啊。人世間最美好的事莫過于兩情相悅。”蘭姨感嘆道,眼神中透著落寞之色。

    但她很快就掩飾過去,問道:“什么怪夢?”

    凌瑤將這件事一直藏在肚子里,差點都憋出病了。如今找到了宣泄口,一股腦地娓娓道來。

    蘭姨立即就被吸引住了,眼神微沉,耐人尋味。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