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正文 第128章 暗箱操作
    其他幾人還在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但余默卻停下了腳步,心中一動,說:“你們先回家,我還有點事。”

    三個大美女不約而同地望過來。

    凌瑤詫異地問道:“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嗎?”

    余默笑著搖頭:“不需要,我自己能搞定。”

    余玥叮囑道:“哥哥,那你早去早回,自己小心。”

    葉千千撇了撇嘴,說:“整天搞的神神秘秘,真不知在做什么。”

    余默閃身進入了旁邊的小路,一直走到盡頭,四周已經沒有了人,紅色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眼前。

    女鬼杜鵑。

    杜鵑的氣勢十分怪異,臉色愈發猙獰,獨眼中的狠厲之色呼之欲出。

    余默大吃一驚,沒想到她竟然會找到自己,連忙問道:“你怎么來找我了?”

    杜鵑幽怨地說:“我找了你好久才找到這里,當初我就告訴你,你不聽我的,現在事情果然如我所料。”

    余默一頭霧水,茫然地問道:“你說的是什么事?我怎么聽糊涂了?”

    “金英杰,他被放出來了。”杜鵑凄厲的聲音顯得十分低沉,但掩飾不住其中的怒火。

    余默眼皮猛跳,大吃一驚:“怎么可能?他不是去投案自首了嗎?殺人可是重罪,他怎么可能被放出來?”

    這大大地超乎了余默的預料。

    這一周他都在全身心地應付考試,根本無暇顧忌其他,也就沒有再關注這一件板上釘釘的事了。

    “我早就說過,金家有權有勢,能量巨大,怎么可能眼睜睜地看著金英杰身陷囹圄?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果然,這被我給猜中了,他們竟然顛倒黑白地把金英杰給救了出去。早知如此,我當初就應該殺了他。”

    “殺”字一出,四周的空氣都變得冰冷起來,陰風陣陣。杜鵑更是須發皆張,憤怒異常,十分猙獰。

    “稍安勿躁。”余默心中的怒火也蹭蹭的躥了起來,金家果然是一丘之貉,金英杰犯下如此重罪,竟然也想方設法地為他脫罪。

    真以為這天下沒有公平,沒有天理了嗎?

    與此同時,余默心中黯然,他雖然已經知道社會不公,甚至黑暗,但沒想到會如此黑暗,令人咬牙切齒。

    “世道不公,自然有人來主持公道,既然這次讓我遇到了,那我就來主持公道。”余默一腔熱血,決定逆流而上。

    杜鵑冷冰冰地說:“殺了他,一了百了,我的仇也算是報了。”

    余默冷笑一聲,說:“殺了他就真的一了百了嗎?那也太簡單了。”

    杜鵑吃驚地看著他,問:“那你有什么好辦法?金家權勢滔天,想要真正地定他的罪,難比登天。”

    “金家或許耀武揚威太久了,忘記了這是誰的天下?”余默眼中迸發著火花,意味深長地說。

    杜鵑很是不解,問道:“什么意思?”

    “這是人民的天下!”余默指了一下頭頂的天空,“不是某一個權貴就可以真正一手遮天。即便金家遮住了天,那我也要把天給捅出一個窟窿來。”

    余默氣勢洶洶,與平常的淡定自然判若兩人。

    他著實是太憤怒了,人間不公平的事有很多,他都可以忍,但這種人命兇案竟然還能暗箱操作,他碰見了,那就絕對不能忍。

    雖然他的力量并不大,但若是因為力量太小就不去做,那世間的公義正道何存?

    蚍蜉撼大樹又如何?

    杜鵑將信將疑,問道:“那你準備怎么辦?”

    “我還需要準備一下,你等我一天,明晚上行動。”余默心中有了計劃,信心十足地說。

    “明晚?”杜鵑提高了音量,“不行,我等不了,我現在就想去殺了他。”

    “稍安勿躁,別打草驚蛇。”余默勸道。

    杜鵑冷哼了一聲,顯然并不認同。

    “我先去辦事,你去盯著金英杰的動靜,別讓他有機會開溜。”

    “好,那我就信你這一次。”杜鵑權衡利弊,最后還是恐懼余默的手段,不得不悻悻地答應。

    對于金英杰的去向,杜鵑早已打探清楚。

    金英杰并沒有回到自己的住處,那里是兇殺現場,已經被警察查封了。

    恐怕從此之后,金英杰都不會打算再踏入那地方一步。

    他已經被禁足在金家的大別墅中。

    金碧輝煌!

    這就是金家別墅的名字,一大片區域只有這一棟巨大的別墅,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莊園。

    這是早年金家從別人手中硬搶奪過來的地皮,然后給自己蓋了一座足以傳承給后代的豪宅府邸。

    這是江安的上風水,乃是風水寶地,當初金家看中了這塊地皮,奈何在別人手中,于是金家強取豪奪,使盡各種陰險手段據為己有。

    然后才有了這氣勢恢宏的金碧輝煌。

    這別墅也確實當得起金碧輝煌四個字,每一處都透著濃濃的奢華之氣,大金大黃之色為主色調,在幾十年前確實是一種主流審美,但如今怎么看都有暴發戶的影子,一點美感也沒有了。

    金英杰很不喜歡住在這里,平常若非有召喚是絕不踏入一步,在外面逍遙自在多快活。

    但這次他不得不回來,而且半句牢騷都不敢發。

    他真的差點被嚇破膽,真以為就這樣死了,沒想到杜鵑竟然把他交給了警察。

    那一刻,他心中大定,雖然明知自首對自己不利,他也沒敢反駁杜鵑,在警察面前把所有罪行都攬了下來。

    他相信家里一定會救他,至于自己說過的話,那也有辦法解決。

    果不其然,家里沒讓他失望,竟然沒花幾天功夫,就打通了各個環節,顛倒黑白將他救了出來。

    此刻,他跪在地上,心中也不免為自己的聰明得意。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杜鵑想和他斗,終究還是差了點兒。

    耳邊響起父親嚴厲的訓斥,金英杰的頭垂的很低,不敢反駁,但嘴角已經露出了不以為然的笑容。

    “孩兒他爸,你就別罵他了,他也知道錯了。這可是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心頭肉。這幾天受了這么多委屈,你還這么罵他,你于心何忍啊?”一個珠光寶氣的老女人急匆匆地趕來,一把拽起了金英杰,大肆維護。

    “媽,你終于來了,我想死你了,我受了天大的委屈啊。”金英杰一把抱住老女人,擦著眼睛哭訴起來。

    但一滴眼淚都沒有。

    他眼角余光一掃,發現大門口多了一件紅衣,頓時嚇的一哆嗦,尖叫起來。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