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正文 第126章 前十
    凌瑤的聲音清脆中帶著一絲溫軟,聽在耳中格外悅耳。

    余默詫異地看著筆記本,千言萬語堵在胸口,感激地說:“謝謝你!”

    毫無疑問,這是凌瑤專門為他準備的考點,或許是害怕他又考砸了,然后給蔣正志把柄。

    除了家人之外,余默還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關懷,尤其是因為這兩年學習成績不好,反而受到過無數冷眼和嘲諷。

    看著余默神色有異,凌瑤連忙躲開目光,慌亂地解釋道:“我就是復習的時候順便總結了一下,不花時間的。”

    欲蓋彌彰,余默摸著厚厚的筆記本,相信肯定花了不少時間,卻也不點破。

    嘩嘩嘩!

    劫力流動的速度增快了,竟然又有劫力煉化了。

    余默心中一動,毫無疑問,這肯定是凌瑤的功勞,這次煉化的劫力太多,遠比前段時間積累起來的還多,竟然一舉煉化到了百分之三的劫力。

    “禮物!”

    余默眼睛一亮,盯著筆記本,禮物中蘊含了她的心血,所以這比以前的關心或者思念作用更大。

    他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抬起頭,灼灼地盯著凌瑤。

    凌瑤害羞地垂下頭,摸了下自己的臉蛋,問:“我臉上有東西嗎?”

    余默緩緩地搖頭:“沒有,不過,你真美!”

    你真美!

    簡單樸素的三個字卻比世界上任何花言巧語都更直擊心靈。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凌瑤的心撲通撲通猛跳起來,心里美滋滋的,臉蛋兒更紅了,連忙扭過頭去,恰好被余默看見了紅彤彤的耳垂。

    余默意識到自己太唐突了,氣氛太尷尬,他悻悻地咳嗽一聲,說:“那我們復習吧。”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復習完畢,余默就回到了房間。

    凌瑤躺在床上,心如小鹿亂撞,迷迷糊糊睡著后竟然又夢見了余默。

    她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做這個夢了。

    還是古代的場景,古代的裝扮,似乎是接著以前的夢境,像拍電影一樣繼續向下發展。

    兩人雙宿雙飛,仗劍走天涯,夢中的余默十分厲害,像是一個大俠,無所不能,萬人敬仰。

    夜半山巔。

    余默又獨自坐在巖石上,方才又化解了百分之一的劫力,劫力澎湃起來,像是脫韁的野馬在經脈中流淌。

    他連忙修煉劫神訣,引導劫力,劫力一下就變得溫順起來,徐徐地流淌起來。

    當他完全控制住了新的劫力之后,心念一動,催動劫力加快了速度。

    這次劫力不再桀驁不馴,而是在他的控制下迅速地流動。

    嘩嘩嘩!

    在寂靜的夜色中,似乎可以隱隱約約地聽見劫力流淌的聲音。

    呼!

    吸!

    胸口起伏,像是大皮球,一會兒鼓,一會兒癟。

    吁!

    一道白氣從他口中噴出來,筆直如一根線。

    “啊!”

    許久之后,他痛苦地哼了一聲,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劫力已經把他的經脈摧殘的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他可不想真正地經脈碎裂,極限修煉的目標成功完成,然后催動劫力一點點修復經脈。

    時間一晃而過,周三到了。

    余默的修為日益精進,卻還沒有突破新的境界。

    這幾日余默把凌瑤的筆記翻來覆去地研究,確定完全吃透了,高中及初中的課本也都重新復習了一遍,所有知識點都記住了,甚至可以說倒背如流。

    他信心倍增,等待馬上到來的期中考試。

    早晨,當他走進教室時,蔣正志早早地站在了講臺上,不懷好意地看著他,當著全班人的面大聲說道:“某人應該記得當初的承諾吧?若是期中考試成績沒有提高,那就滾出學校。”

    說完,目光灼灼地盯著余默,意思已經不言而喻,這所謂的某人就是指的余默。

    余默一邊淡淡地看著他,一邊向座位走去,說:“我當然記得,不過,你會失望,我是不會離開學校的。”

    蔣正志哈哈大笑:“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創造奇跡。對了,你可別說倒數第二到倒數第十也算是提高。”

    余默故作驚訝地問:“難道那不算是提高嗎?”

    “當然不算!”蔣正志臉色一沉,斬釘截鐵地說:“我們班總共有六十多個同學,若是你考到倒數第十,那你還是拖后腿,對于拖后腿的人,我蔣正志絕對不會姑息。”

    那為什么對其他人姑息?

    余默并沒有問出這個沒有意義的問題。

    蔣正志就是針對他,師出有名,余默反駁也沒有意義,他似笑非笑,戲謔地看著蔣正志,像是看一個跳梁小丑一樣,說:“不知道前十算不算提高?”

    “前十?”蔣正志瞪大了眼珠,不可思議地看著余默,忽然放聲大笑:“哈哈哈,難道我聽錯了?你確定是說前十,而不是說的前六十?”

    前六十,總共才六十多個人,那和倒數有什么區別?

    蔣正志純粹是看不起他。

    余默也不動怒,他早已習慣了蔣正志門縫里看人的習慣,淡淡地說:“是前十,而不是前六十,莫非你的聽力變得不好了?這可不是一個好跡象。”

    “你……”蔣正志剛想動怒,卻馬上又笑了起來,得意洋洋地說:“這可是你說的,前十,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考到前十。”

    其他人聽見“前十”兩個字,無不震驚,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余默。

    他最近是不是太膨脹了,打架厲害可不代表學習成績就厲害,而且,他以前是什么水平,大家有目共睹,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從倒數進步到前十。

    這可是奇跡,他能創造嗎?

    不能!

    許多人心中下意識地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唐京抓耳撓腮,焦急不已,他剛才不停地給余默擠眉弄眼,使眼色想讓他別說太高的目標,沒想到余默竟然一口說出了一個前十。

    唐京幾乎絕望,這下神仙也救不了。

    注定失敗!

    “默哥啊默哥,我知道你很厲害,可這大話說出去就讓姓蔣的抓住把柄了,接下來你可怎么辦啊?”

    余默淡定地坐下,仿佛入定的高僧,渾然不擔心。

    “發試卷,期中考試開始。”蔣正志一拍講臺,獰笑著大喊道。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