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正文 第10章 被校花惦記了
    匕首直奔向凌瑤!

    余默嚇了一跳,大叫一聲:“小心!”

    凌瑤也發現了危險,可她距離匕首太近,根本沒辦法躲避這致命的一擊。

    余默心急如焚,大手一探,直接就抓住了匕首。

    噗!

    鋒利的匕首刺破了他的手掌,鮮血飛濺,灑在了凌瑤臉上。

    “啊……”

    凌瑤尖叫起來,從小到大,她連殺雞殺魚都沒有見過,這一刻,眼睜睜地看著鮮血飛濺到她臉上,所受到的驚嚇可想而知。

    她的心臟快跳出嗓子眼了,直勾勾地盯著近在咫尺的匕首。

    匕首停在了她的鼻梁前,若是再前進一點,不說殺了她,至少會在她美麗的臉蛋上留下永久的疤痕。

    一只手牢牢地握住了匕首,鮮血從指縫中流了出來,她臉頰上的鮮血也是出自這一只手。

    她的眼臉微微向上揚起,看清了這只手的主人,他臉上掛著痛苦和憤怒的表情。

    她心弦猛地一顫。

    余默沒有注意到凌瑤的反應,他已經被憤怒給淹沒了,怒瞪著耗子,咆哮道:“你竟然還敢動刀!”

    耗子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偷襲竟然也沒成功,還被對方給捉住了匕首。

    見對方凜然不懼,耗子著實被嚇了一跳,心說:這小子太邪門兒了。

    難道不怕痛嗎?

    “敢得罪你鼠哥,這就是下場。”耗子壓下心頭的恐懼,狠戾地叫囂,似乎忘記了剛才的跪地求饒。

    耗子使出渾身解數,試圖把匕首抽回來,再次攻擊。

    然而……

    紋絲不動!

    他根本沒辦法把匕首抽出來,匕首像是被虎鉗夾住了一樣。

    “想要嗎?還給你!”

    余默嘴角浮起一絲獰笑,寒光一閃,匕首易主,被余默握在手中,快狠準地扎進了耗子的大腿之中。

    “啊……”

    一聲慘叫響徹云霄。

    耗子抱著自己的大腿,倒在地上,哇哇慘叫。

    余默冷漠地看著他,呵斥道:“再讓我遇見你干壞事,就不是一刀這么簡單了,滾!”

    耗子看著余默冰冷的眼神,真的恐懼了,嚇的魂不附體,拖著傷腿,帶著狗腿子,一言不發,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哥哥,你的手。”

    余玥終于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握住了余默的手,鮮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流,格外恐怖。

    凌瑤如夢初醒,臉色蒼白地看著他的手,連忙取下自己脖子上的絲巾,聲音顫抖地說:“你忍一下,我幫你包一下傷口,再去醫院。”

    “不用。”余默下意識地拒絕。

    凌瑤充耳不聞,不由分說,就抓著余默的手,小心翼翼地包扎起來。

    近在咫尺,一股淡淡的馨香撲鼻而入,沁人心脾。

    “肯定很疼吧?”凌瑤看著鮮血染紅了絲巾,心悸地問道。

    “不疼。”

    余默搖頭。

    這傷對于普通人而言十分疼痛,但對于他,還在可以承受的范圍之內。

    他從小到大承受了太多苦楚,每次劫力發作所帶來的痛苦遠超這份傷痛,所以,他對痛苦的忍耐遠超常人。

    “這么大傷口,怎么會不疼?”凌瑤嬌嗔地看他了一眼。

    這一眼仿佛有萬種風情,余默心頭一顫,暗自腹誹:自己的前世怎么那么混蛋,有這樣的情人,不當寶貝一樣護著,卻還要辜負她。

    這一世究竟要如何彌補前世的情債?

    凌瑤如果知道他腦中所想,恐怕會轉身就走。

    凌瑤認認真真地包扎傷口,最后,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才算完工,嘴角微揚,說:“這下應該好點。”

    “哇,姐姐包的真漂亮。”余玥贊道。

    凌瑤的目光落在余玥身上,莞爾笑道:“你才是真的很漂亮。你們是兄妹嗎?”

    “是啊,這是我哥哥,可勇敢了。”余玥隨時都不忘贊揚余默。

    凌瑤深以為然地點頭:“是的,他是我見過的最勇敢的人之一。我叫凌瑤,你們叫什么?”

    “我叫余玥,我哥哥叫余默。”余玥說。

    “你們也是學生吧?”

    “當然了,我哥哥在市一中讀高二呢,那可是全市最好的學校之一。”余玥與有榮焉地介紹。

    “一中?高二?”凌瑤愣了一下,“我們還是校友呢,而且同一個年級,我怎么從來沒……”

    凌瑤還沒說完就停了下來,把后半句話咽了回去。

    她想說怎么從來沒聽說過余默的名字,以他的勇敢和助人為樂應該不是籍籍無名之輩才是。

    不過,她立刻意識到這么說太不禮貌,所以咽了回去。

    余默聽出來了后半句的意思,心中苦笑,自己就是一個路人甲,你是高高在上的校花,聽說過我才見鬼呢。

    余玥倒是沒有聽出來這層意思,反而歡呼道:“你們是同學,哇,這太神奇了,這就是緣分啊。”

    凌瑤聞言,臉上飛起了一朵紅霞。

    余默連忙制止妹妹的口無遮攔,說:“玥兒,別亂說。凌瑤同學,剛才多謝你仗義執言,我們先走了。”

    “別走,你的傷那么重,必須去醫院才行。”凌瑤執著地說。

    余默心說進了醫院肯定又要花錢,我才這么點生活費,哪里經得起醫院的折騰。

    況且,他剛才有一種感覺,匕首雖然劃出了血,卻并沒有劃太深,似乎有一股力量擋住了匕首。

    “不用去醫院,不流血就好了。”余默搖頭拒絕了她的好意。

    “那怎么行?”凌瑤堅持己見。

    余默著急給妹妹找住處,一邊拉著妹妹,一邊走說:“凌瑤同學,我知道你的班級,等我把絲巾洗了還給你。”

    說罷,拉著依依不舍的妹妹走開了。

    “余默,別走,你要去醫院才行。”凌瑤追過了一個街角,一轉彎就沒看見兄妹倆的身影了,不禁嘟著嘴跺腳,幽幽地說:“這人怎么這樣,我是為他好啊。其他男生巴不得和我說話,他倒好,恨不得離我遠遠的。”

    “不過,我記住你了,余默。”凌瑤眼睛一亮,盯著熙熙攘攘的人群。

    余默自然不知道自己被校花惦記上了。

    “哥哥,我們有這么多錢了,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多錢呢。”余玥望著書包里一大堆錢說。

    這里總共有幾萬塊錢,比他們的兩千塊多了太多。

    恰此時,一個可愛的聲音飄進了兩人的耳朵。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