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1709章 時光倒流
    余默無法從醫經中找到救治之法,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顧子卿看在眼中,心中溫暖,勸道:“余默,你別自責了,我這輩子能遇到你,已是萬分幸運和幸福的事,我已心

    滿意足。”“別說傻話。”余默揚起脖子,直勾勾地看著她,說:“我才做多少事,你就心滿意足了,你這傻姑娘也太容易滿足了。你可是魔界圣女,要求咋能這么低。哼,你聽好了,

    要給我挺住,我一定會找到救你的辦法。”

    顧子卿眼皮激動的抖動了幾下,搖頭道:“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擎天魔祖強大,我們一定不能讓他得逞,否則,這么多魔界生靈就慘了,我放不下他們。”見她氣勢這般低落,余默板著臉,呵斥道:“子卿,你給我聽好了,你別給我搞臨終托孤之類的戲碼,你是魔界圣女,他們追隨的也是你,你別想將他們甩給我,你要對他

    們負責,所以,你一定要好起來。”

    余默氣勢十足,令顧子卿微微一怔,不禁動容,她知道這是余默在激發她活下去的欲望。

    呼!

    她深吸口氣,然后長吐一口氣,將胸腔中的濁氣一掃而空,輕輕點頭:“余默,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你放心,我不會放棄,我會堅持到最后一秒。”

    余默這才稍稍松口氣,說:“放心,只要我們能堅持下去,然后去人間,華老潛心研究醫經,造詣遠比我高,我不行,并不代表他不行。”

    “我相信你也一定行,畢竟,醫經還是你傳給華老的,而且,醫經是你的前世留給你的。”顧子卿寬慰道。

    余默聞言,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喃喃自語:“前世!對啊,我怎么忘記這一點了。”

    當初,他剛修煉劫神訣時曾被告知,前世的技能會全部一點點地回到他身上,這一點后來也被驗證了。

    那就是他在書法上的造詣,就完全繼承了前世的能力。

    后來,他雖然也得到了醫經,但前世在醫經上的造詣卻沒有繼承下來,這就有可供操作的空間了。

    “只要我想方設法將前世在醫經上的造詣繼承過來,那肯定就能從醫經中找到治療她的方法。”

    余默眼睛一亮,有了主意,喜出望外地看著顧子卿,贊道:“子卿,你真是太聰明了,提醒了我,我太笨了。”

    “啊?”

    顧子卿茫然地看著他,不知他為何會冒出來這一席話。

    “你先堅持住,我馬上就找治療你的辦法。”余默喜出望外,連忙叮囑。

    顧子卿怔怔地看著他,雖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卻沒有追問,只是強忍著痛苦,平靜地看著他。

    其他人不知余默的計劃,看見顧子卿身上惡化的傷勢,一個個心急如焚,有的失聲大叫:“圣女,你別管我們,你先走,我們來拖住敵人。”

    “是啊,圣女,你先去療傷。”

    顧子卿聞言,挺起胸膛,擲地有聲地說:“大家放心,我絕不會先走一步,大家會一起度過眼前的難關,最后的勝利必定會屬于我們。”

    顧子卿就是主心骨,雖然受了傷,但她這一番話,再次振奮人心,鼓舞了士氣。

    “是,勝利一定屬于我們,為了圣女,大家沖啊,殺光這群王八蛋!”混世嗷嗷地狂吼一聲,奮不顧身地再次沖殺出去。

    其他魔尊與魔神也不要命似地沖鋒陷陣,登時,戰斗變的更慘烈。

    “哈哈哈,不自量力!圣女,你已經是窮途末路,這般強撐又有什么意義。”擎天魔祖忽然狂笑起來,嗤之以鼻地諷刺道。

    “實話告訴你,這傷勢乃是神族特有的攻擊造成的,你們以為其他世界的辦法能克制住它嗎?哼!”

    此言一出,不少人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顧子卿卻一改先前的態度,信心十足地看著余默,說:“我相信他一定行,因為,他答應過我。”

    “愚蠢的人類,被感情蒙蔽了理智和雙眼。”擎天魔祖不屑地說。

    余知天看著擎天魔祖囂張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怒吼道:“擎天魔祖,若圣女真有三長兩短,我讓你給她陪葬。”

    余知天很欣賞顧子卿,而且,也明白顧子卿對余默的價值與意義,當然不愿見她有個三長兩短。

    “哈哈,余知天,你兒子的紅顏知己馬上就要死了,你暴跳如雷又能如何?根本改變不了結局。”擎天魔祖幸災樂禍地說。

    “閉上你的臭嘴!”

    余知天的攻擊陡然變強,漫天遍野都是凌厲的劍光,不給擎天魔祖再開口的機會。

    余默充耳不聞,并沒有被亂了心神,他全身心地沉入大腦之中,他知道黑獄掌管著前世的記憶和技能。

    若想快速繼承前世關于醫經的技能,那只能刺激黑獄。

    “信仰之力,只能靠你了!”

    余默瘋狂催動信仰之力,呼地一聲,信仰之力沿著神橋,一股腦地沖入黑獄,然而,宛如泥牛入海,毫無反應。

    余默并沒有停止,他知道若是真如此簡單,那他以前就能獲得這些技能了,哪里用現在來臨時抱佛腳。

    這是他唯一的辦法,也是支撐他的信念,所以,信仰之力源源不斷,像是不要錢一樣,不斷沖入黑獄。

    不知不覺,當通過神橋,沖入黑獄的信仰之力越來越多時,那個一直掛在神橋上猶如果實般的圓球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圓球表面浮現起了怪異的符號,正是先前出現在他大腦中的符號。

    “圓球怎么會出現這種變化?”

    余默大吃一驚,這一幕出乎他的預料,他本來以為黑獄中會有所回應,沒想到最先有反應的是那個圓球。

    當怪異符號在圓球表面浮現閃爍時,時間宛如靜止了,余默環顧四周,戰斗似乎也在這一刻定格。

    他瞠目結舌,不敢相信這一幕,也不知道這一幕意味著什么。

    然后,他大腦中仿佛出現了一道光,時間不再向前,而是在倒流,最后時間定格在了某一個時刻。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腦海之中,正是他的前世之一,他正在一點點地參悟醫經,而且還在不斷地完善醫經,添加新的內容。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