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88章 見我,即是見他!
    蒼羽看著父親變幻的臉色,心中驚疑不定。

    他幾乎從未見過父親這個模樣,這令他一陣后怕,辛虧自己方才沒有貿然動手,否則,恐怕自己會后悔。

    他灼灼地盯著余默,心說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可以令父親有這么大反應。

    “果真是你!”玄帝長吁一口氣,沉聲說道。

    余默微微一笑:“與玄帝交手這次經歷,當真是一件值得銘記的事。玄帝果真是幾位魔帝之中最強的一個。”

    什么?

    他竟然和父親交過手,如今還安然無恙的站在這里。

    蒼羽臉色蒼白,心神顫抖,背心冒起一股冷汗。

    他再次慶幸沒有動手,否則,吃苦頭的肯定是他自己。

    試問一個可以與他父親交手,而且,還安然無恙的家伙,他哪里是對手。

    玄帝腦海中也回憶起那一戰,尤其是余默身上所爆發的氣勢,令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當時他竟然會有一種恐懼。

    他百思不得其解,簡直是奇恥大辱。

    “余默,你究竟修煉的是什么功法?”玄帝好奇地問道。

    他分明看對方的境界和自己差距甚遠,但怎么也想不通他是如何在自己手下躲過一劫的。

    “千幻神功,你不是已經見過了嗎?”余默淡淡地說。

    “千幻神功!”

    蒼羽驚呼一聲,眼睛一亮,目光熾烈地盯著余默,仿佛看見一塊肥肉,直接想沖上去咬一口。

    他久聞千幻神功的威名,但只聞其名,未見其身,如今一個修煉了千幻神功的家伙站在面前,這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事。

    那當然要抓住他,逼問出千幻神功。

    蒼羽連忙看向父親,玄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知子莫若父,那里會不明白他的心思。

    但他視而不見,并沒有回應兒子。

    玄帝冷哼一聲,說:“我知道千幻神功,但絕不是你當初和我對戰之時所用的功法,你究竟還修煉了什么其他功法?”

    “呵呵,玄帝慧眼如炬,什么都瞞不過你。”余默笑道。

    蒼羽翻了個白眼,理所當然地說:“這不廢話嗎?有什么事能瞞過我父親!”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別故弄玄虛。”玄帝不耐煩地催促道。

    余默看了蒼羽一眼,意味深長地說:“這件事太過于機密,太多耳朵聽了并不是一件好事。”

    蒼羽勃然大怒,哪里會不明白余默的意思。

    余默竟然要將他趕出去,不想讓他聽真相。

    “放肆!這里是我們的地方,哪里容你放肆。”蒼羽怒喝道。

    余默從容地說:“我先前已經申明過,這里是圣女治下,放肆的是你們。”

    蒼羽還想爭辯,玄帝已經大手一揮,不耐煩地說:“蒼羽,你先出去。”

    余默故弄玄虛,但為了真相,玄帝不得不妥協,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話必定十分機密,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這一切。

    蒼羽眉頭一挑,怒目而視,似乎難以相信父親竟然真的妥協了。

    他敢怒不敢言,惡狠狠地瞪了余默一眼,仿佛在說你給我等著。

    余默渾然不懼地沖他擺擺手,這令蒼羽差點直接暴走,不甘心地調頭離去。

    “這下可以說了嗎?”玄帝不耐煩地催促道:“我告訴你,我的耐心很悠閑,你最好別騙我,否則,你的下場會很慘很慘。”

    余默和顏悅色地說道:“我來此就是為了開誠布公與你談判,哪里會騙你,你多慮了。”

    玄帝哼了一聲,期待地看著他。

    “我擊敗你確實不是靠千幻神功,而是擎天魔祖。”余默故意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說道。

    “什么!”

    玄帝毫無形象的尖叫起來。

    “擎天魔祖!”

    他眼珠瞪的渾圓,直勾勾地盯著余默,做夢都沒料到會從他嘴中說出這四個字來。

    但他馬上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因為,這根本不可能。

    擎天魔祖是誰?

    那可是魔界至高無上的存在,當初將圣女逼離魔界,他的強大毋庸置疑。

    別說是余默區區人類,根本沒辦法接觸擎天魔祖,即便是他玄帝作為魔界最強大的魔帝,自從擎天魔祖失蹤之后,他也再沒見過擎天魔祖。

    玄帝已顧不得失態,因為,余默所說的事事關重大。

    玄帝猛地搖頭,臉上布滿了寒霜,冷冰冰地說:“余默,你真不怕死嗎?還敢戲耍我。”

    一股磅礴的殺氣從他身上噴薄而出,像是一股巨浪,要將余默淹沒掉。余默面不改色,說:“玄帝,我說的就是真相,擎天魔族的神魂就在我體內,當初與你交手時,我就是用的擎天魔祖的力量。否則,你乃是堂堂魔帝,又怎么會殺不了我,

    而且,還被我嚇的落荒而逃。”

    玄帝臉頰一紅,怒斥道:“胡說八道,我哪里落荒而逃了。”

    余默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也不爭辯,說:“當時我身上爆發的力量以及那股恐怖的氣勢,你應該深有體會。你又不是沒見過擎天魔祖,難道時隔多年,認不出來嗎?”

    唰!

    玄帝臉色一僵,怔怔失神。

    余默這番話提醒了他。

    其實,他當時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不敢確認,因為,那太過匪夷所思。

    這一刻,余默直接挑明,他心中的那一絲慶幸分崩離析。

    他失神地看著余默,心中百感交集,掀起驚濤駭浪。

    余默淡定地看著他,等他消化這個消息。“我再告訴你一件事,我擁有了擎天魔祖的神魂,也相當于擁有了他的力量,你還敢與我交手嗎?你不是一直追隨擎天魔祖?見我,即是見他,你還敢對我動手,你可知這

    是什么罪?”

    死罪!

    玄帝心弦一顫,冒出來這個念頭,但馬上又板著臉,說:“你別嚇唬我,你根本不是擎天魔祖,即便……你擁有了他的神魂,你也不是他。”

    “哈哈,狡辯,我與他乃是一體,若是我讓魔界眾生來評評理,你說他們會相信誰。”余默嗤之以鼻。

    “不對,擎天魔祖與圣女乃是死對頭,你怎么又在圣女身邊,據我所知,你和圣女的關系十分親密,乃是情侶,這根本不合常理。”玄帝喋喋不休地說。

    余默面色一變,玄帝的消息真靈通,連他和圣女之間的關系都一清二楚。雖然許多人見過他在圣女身邊,但只有寥寥幾個知道二人的情侶關系。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