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98章 要客
    龍磐石上的光芒已消失,龍氣內斂。

    但房間中金光陣陣,龍威正盛,莊玉書游走奔騰,帶起一股狂風。

    余默仔仔細細地看著他,說:“玉書,恭喜你。”

    果然是蛟龍血脈,別人修煉一輩子也沒辦法化作真龍之身,比如他的父親就沒這份機緣,最后,只能葬身河底。

    莊玉書欣喜若狂地說:“師父,這都是你的功勞,若是沒有龍磐石中的龍氣相助,我恐怕不知什么時候才能跨出這一步。”

    余默笑了笑:“快變回來吧,你母親來了。”

    莊玉書急忙手忙腳亂地變回人身,敲門聲正好響起。

    “玉書,你們在干什么,我怎么聽到里面有東西倒地的聲音?”莊夢蝶在門外問道。

    莊玉書偷偷吐了下舌頭,方才太興奮,將不少家具都打倒了。

    “沒事,媽,師父正指點我練功呢。”

    “快出來吃飯吧。”

    嘎吱!

    推門而出,莊夢蝶俏生生地站在門口,笑盈盈地看著二人。

    當目光和余默相遇后,不經意地露出一絲尷尬,又連忙掩飾住。

    “玉書,快請師父用餐。”

    “哦,好,師父,跟我來,我媽做的飯可好吃了。”

    “就是家常小菜,哪有這樣夸你媽的。”莊夢蝶莞爾一笑。

    余默不著痕跡地看了莊夢蝶一眼,為了避免尷尬,這頓飯還是免了吧,于是,他連忙找了一個理由抽身。

    見余默逃之夭夭,消失在夜色之中,莊夢蝶心中嘆息一聲,神色復雜,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浮現起一抹似似有若無地羞澀笑意。

    考試結束,不但余默解放,鳳凰,余玥和凌瑤也都解放了。

    余玥直接決定去參天宗修煉,鳳凰負責參天宗的修真堂的日常,也有一大堆事。

    凌瑤見余玥這么勤奮,而且,她也意識到余默進步的速度太快,自己和他的差距越來越大,她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

    她也不敢耽擱,也決定直接去參天宗修煉。

    參天宗有大量的靈晶,而且,還有眾多高手,相互監督,提高進步,對她的修煉大有裨益。

    三女都要返回參天宗,余默倒是輕松下來,不用費盡口舌勸她們而不與自己同行。

    大清早,唐京就屁顛屁顛地趕了過來,深怕余默甩下他獨自離去。

    幾分將分道揚鑣,三女去參天宗,而余默和唐京則去魔族。

    “唐京,你和余默一起,可看好他了,別讓他被其他美女給騙走了。”凌瑤打趣道。

    唐京拍著胸口,信誓旦旦地說:“凌瑤,你就放心吧,默哥可不是三心二意的花花公子,況且,這不有我看著嘛,一定不給他紅杏出墻的機會。”

    余默一陣苦笑。

    “記住我昨晚的話,早去早回,我們都在參天宗等你。”凌瑤叮囑道,戀戀不舍地松開余默的手。

    余默摩挲著她的秀發,說:“你放心吧,我辦完事就回來。”

    雙方依依不舍地分別,唐京拍著車門說:“默哥,快上車吧。”然后,擠眉弄眼地說:“我們接下來去哪里瀟灑?”

    余默翻了個白眼,說:“什么叫去哪里瀟灑?我們是去辦正事。”

    唐京嘿嘿一笑:“對,正事正事,反正我是跟著默哥去長見識的。”

    魔族從海外歸來之后,就化整為零,融入了世俗之中。

    所以,當余默聯系顧子卿后,從她口中得知的見面地點大出意料。

    魔族竟然沒有選擇深山老林隱居,而是在鬧市之中。

    尚海市!

    國內的時尚之都,魔族竟然將大本營搬到了這里,大隱隱于世。

    唐京一驚一乍,說:“尚海好啊,很多美女的。我們去干什么?”

    “你去了就知道。”余默并沒多透露。

    唐京充滿了期待。

    兩人乃是乘坐飛機去尚海,但登機許久,飛機遲遲不起飛。

    “怎么回事,剛才催我們登機,現在時間都過了,竟然還不起飛?”唐京嘀咕道。

    “聽說有要客還沒登機。”旁邊一人不滿地說道:“我剛才聽見空姐聊天說的。”

    “要客怎么了,就該浪費我們的時間嗎?”唐京不滿地嘟囔。

    其他人也義憤填膺:“對啊,既然是要客,那自己坐其他航班啊,為什么要浪費我們的時間。”

    眾人議論紛紛,空姐連忙出面解釋,做安撫工作。

    恰此時,機艙門口前簇后擁進來四個人,大搖大擺。

    其中一人帶著墨鏡和口罩,五官根本看不見,但他的眼神中都是倨傲之色,掃了機艙內一眼,一言不發地坐下。

    其他三人中有一個助理,兩個保鏢。

    助理高傲地掃了眾人一眼,輕輕地擺動手指,趾高氣揚地說:“吵什么吵,猴急什么,等一下又怎么辦了?你們有幸和我們一個航班,那是你們的榮幸。”

    此言一出,簡直是惹了眾怒。

    “你說什么?什么叫是我們的榮幸?是你們耽擱了我們的時間,知道嗎?哎,簡直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這就是所謂的要客嗎?這樣的素質算什么要客?你們航空公司的眼瞎了嗎?”

    眾人七嘴八舌,紛紛指責。

    助理面紅耳赤,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虎視眈眈,藏在墨鏡后的眼睛向眾人掃來,頗為不善。

    唐京不屑地撇撇嘴,說:“目中無人!默哥,以你的身份都沒擺譜講排場,這幾個竟然這么嘚瑟,真是狗眼看人低。”

    助理聽見了唐京的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樣,尖叫著吼道:“死胖子,你說什么?你竟然敢說我是狗?”

    “我有說錯嗎?”唐京凜然不懼,挑眉反問。

    助理瞥了余默一眼,撇嘴不屑地說:“大言不慚,也不怕牛皮吹破了,哼,還敢說以他的身份都沒擺譜講排場,他又是什么身份,他算什么東西?”

    余默眉頭一挑,面露不悅之色。

    唐京直接跳了起來,大叫道:“那你們有什么東西?”

    “我們”助理扯起嗓子,似乎要自報名號

    但身邊的男人剜了他一眼,他連忙及時停下,冷哼一聲,道:“坐經濟艙的人也敢說什么身份,簡直叫人笑掉大牙,我們大人有大人過,就不和你這種sr一般見識。”

    </br>

    </br>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