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69章 抽劍斷水
    河岸上,眾人正震驚于無量劍法的強大威力,突然,他們瞳孔一縮,看見河面上又起了新變化。

    余默的血刃在河水中輕輕劃過,血刃所過之處,水流驟然停止,化作鏡面,和封無疆的無量劍法如出一轍。

    嘶!

    眾人倒吸涼氣,難道余默不但會天行劍法,還會無量劍法?

    封無疆也心中凜然,他聽余默親口說過,他只是看了一會兒天行劍法,就直接學會了。

    當時他認為余默是吹牛,如今真正地和余默過招后,他才知道并非是吹牛,他真有這個本事。

    所以,當余默劍下的河面變為鏡面后,他冒起一個恐怖的念頭——難道余默連他的無量劍法也學會了。

    他可以確定一點,以前余默絕對沒見過無量劍法,若他真學會了,那完全就是剛才學會的。

    一個人真有這種能力,連他的無量劍法都能看一眼就學會,這可不是天行劍法,復雜百倍。

    余默掃了封無疆一眼,心中了然,識破了他的心思,卻也不點破。

    他施展的并非是無量劍法,而是以蛟龍能量,依葫蘆畫瓢而已,并非是什么難事。

    蛟龍能量的控水能力完勝無量劍法,這一切對余默而言并非難事。

    河面上出現了神奇的一幕,只見血刃雖然只是在河水中輕輕一劃,但河面上的鏡面仿佛能傳染,越來越多。

    頃刻間,這濤濤大河之上出現了神奇的一幕。

    河流中間出現了一道鏡面,河水斷流,這遠比無量劍法的那一小片鏡面厲害太多。

    “你怎么辦到的?”

    封無疆手中的劍微微顫抖,顫聲問道。

    余默神秘一笑:“你不是會無量劍法嗎?你自己看呢。”

    封無疆眼珠一瞪,心說我若是能看出來,哪里還用問你。但有一點他可以確定,余默施展的并非是無量劍法。

    “你這不是無量劍法!”

    封無疆沉吟半晌,篤定地說。

    “好眼光。”余默贊道。

    封無疆眼皮跳了下,說:“既然不是無量劍法,那為何能做到這一點。”

    “我不是告訴過你論控水能力,你遠不如我嗎?”余默意味深長地說。

    封無疆心底狠狠地抽搐了一下,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傳聞。

    傳聞余默是修行者,而非武者。

    他本來對此嗤之以鼻。

    這世界上哪來那么多修行者,而且,他對修行者也并沒有高看一眼,武者天下無雙,哪里又會輸給修行者。

    可笑天下人,對修行者趨之若鶩,將修行者的地位大大拔高,封無疆對此很是不忿。

    何況天下不還有一個狩獵聯盟嗎?

    那是修行者的克星。

    天下成名的修行者無不遭了狩獵聯盟的毒手,無一例外。

    封無疆不相信若余默是修行者,為何狩獵聯盟沒有對他趕盡殺絕,這一點說不通。

    所以,他自然而然沒有相信余默是修行者的傳聞。

    劍宗雖是江湖中名門大派,但論消息的靈通,完全不及黑榜,畢竟,黑榜是殺手組織,若是情報系統不發達,根本沒辦法做任務。

    這才導致封無疆對余默產生了誤判。

    此時此刻,他恍然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大錯。

    可能那傳聞是真的。

    余默真是修行者,否則,他怎么可能辦到這一點,而且,所謂的控水能力也與修行者脫不了干系。

    封無疆灼灼地盯著余默,遲疑了一下,說:“你是修行者。”

    余默哈哈大笑,一直以來,他并沒有隱瞞自己的修行者身份,他身邊的人大多都知道他的身份,可弄了半天,封無疆對此一無所知。

    他本來對封無疆十分高看,此刻,他才恍然大悟,自己真是高看了他。

    “你笑什么?被迫識破身份,心虛了嗎?”封無疆沉聲問道。

    余默戲謔地撇撇嘴,說:“我笑你太無知,現在才發現這一點。”

    封無疆眼珠圓睜,余默這是直接承認了,于是追問道:“那你這是什么神通?”

    余默冷笑一聲,這涉及到莊玉書的身世,他自然不會暴露蛟龍能量,于是說:“無可奉告。我已經體會過你的無量劍法,現在你就來體會我的攻擊吧。”

    “你這不是劍法。”

    “是么?”

    余默反問一句,河面上的鏡面迅速移動,立刻就碰到了封無疆的鏡面。

    咔咔咔!

    仿佛是鏡子破裂,封無疆的鏡面被絞的粉碎,橫亙在大河之上的巨大鏡面飛速移動,橫沖直撞,直接朝封無疆攻去。

    封無疆連忙運劍反擊。

    鐺!

    一聲金屬斷裂聲,他的無疆劍上出現了一道裂痕,這條裂痕迅速蔓延,迅速就遍布整個無疆劍。

    “你干了什么?”封無疆歇斯底里地大吼。

    劍氣呼嘯,無疆劍應聲斷裂,又化作一塊塊碎片,飄灑到河水之中。

    那個鏡面已經將封無疆完全籠罩起來,天上河面,封無疆根本是無路可逃。

    他再也無法保持鎮定,驚慌失措地大吼:“你別別想勝過我。”

    話雖如此,他已經走投無路,二人之間的勝負已經沒有懸念,關鍵是余默是動了殺招,他有可能就此喪命。

    “我不能死!”

    他已經顧不得丟臉,重重一跺腳,腳下的鏡面碎裂,噗通一聲,他落入了河水之中,濺起一朵浪花。

    恰此時,余默的鏡面掠過封無疆所站的地方,若非他急中生智,逃的及時,恐怕早已被無處不在的劍光絞殺了。

    河岸上的人群早已呆滯,當看見封無疆落水逃走,起哄之聲此起彼伏。

    “封宗主,堂堂一派之主,竟然只能倉皇逃竄,他還信誓旦旦地咬定余默是傀儡,這世上有這么強大的傀儡嗎?”

    “正是這個道理,封無疆肯定撒謊了。其實,若說擊敗封無疆,恐怕唐門主都未必能做到,余默卻做到了,試問一個弱者大如何控制一個強者做傀儡?”

    你一言我一語,大家都將心中的疑問一一道出。

    登時,許多還沒想明白的人也恍然大悟,這件事大有貓膩,封無疆的話不足采信,他們都被騙了。

    唰唰唰!

    封無疆落水逃走,但言求德沒走,于是,一雙雙眼睛都定格在言求德身上大。言求德大氣也不敢喘,看著眾人怒目而視,他心中惴惴,恨不得將頭埋進土里做鴕鳥。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唐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