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71章 求你了!
    余默感同身受,從天王的眼神中讀懂了太多復雜情緒。

    天王深吸一口氣,壓制住百般念頭,殺氣騰騰地說:“這是血海深仇,我一定要找狩獵聯盟報此大仇。”

    余默微微頷首,說:“狩獵聯盟人神共憤,遲早會付出代價。”

    天王灼灼地盯著余默,眼露猶豫之色,道:“余默,我知道你很強大,而鳳凰更強大,或許你背后還有更強大的勢力,所以,我誠摯地懇求你,助我復仇,無論什么條件,我都答應你。”

    砰!

    說罷,天王竟然雙膝一軟,跪在了余默面前。

    余默愣住了,不知所措地看著天王。

    傳聞高高在上的天王竟然對他下跪。

    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余默深深地凝視著她,漸漸地,他心領神會了。

    黑榜不復存在,天王成了孤家寡人,以她的實力,要想報仇,無異于癡人說夢,況且,她也未必能躲過狩獵聯盟的追殺。

    她能怎么辦?

    唯一的辦法就是尋求幫助。

    狩獵聯盟是她和余默的共同敵人,自然而然,她就不得不將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余默身上。

    縱然是無比苛刻的條件,為了報仇,她也會委曲求全地答應。

    天王沒聽見余默的回答,忐忑地抬起頭來,恰好和余默四目相對,她再次懇求:“求你了。”

    余默托住了她的手,她的肌膚十分細膩,她微微一顫,自從長大后,還從來沒異性接觸過她的身體。

    “真的什么條件都答應?”余默挑起眉頭,將信將疑地問道。

    天王心中咯噔一下,可還是咬牙點頭:“是!”

    她已經一無所有,復仇是她所有的夢想。

    即便余默提出非分的條件,她也會點頭應下。

    余默的目光肆無忌憚地在天王身上亂轉,令天王的心有些發虛。

    半天,余默說:“你似乎沒什么讓我心動的條件。”

    天王眼神一黯,心如死灰。

    “但是”

    豈料,余默話鋒一轉。

    天王眼中又亮起一團光芒,灼灼地盯著余默。

    余默輕描淡寫地說:“狩獵聯盟是我的敵人,無論如何,我也會找他們的麻煩,可以順便替你報仇。”

    “你答應了?”天王欣喜若狂。

    余默聳聳肩,算是默認。

    “那你的條件……”天王遲疑道。

    余默上下掃了她一眼,說:“你有什么條件?論戰斗力,你未必如我,論漂亮……咳咳!”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

    天王的身材不錯,但半張滿是疤痕的臉,令任何人都不會有沖動。

    若是以前有人敢這樣評價天王,恐怕早不知死多少回了。

    但如今天王唯有靜靜地聽著,悻悻地說:“我的戰斗力確實未必如你,但也還能做一點事。”

    余默聳聳肩,不置可否。

    “我不會平白無故受人好處,我留下來,有何差遣,我都會遵從。”天王的姿態放的很低,朝余默拱手致意,說:“若是沒其他事,我就先走一步。”

    見余默沒意見,天王轉身便走。

    噗通!

    只是,她還沒走幾步,一個跟頭栽倒在了地上,紋絲不動。

    余默嚇了一跳,大喊道:“你怎么了?”

    天王人事不知,昏迷不醒。

    余默急忙檢查了一下,這才發現天王受傷不輕,內外上均有,功力消耗殆盡,先前精神高度集中,如今松弛下來,身體終于抵擋不住,暈死過去。

    “死不了。”

    余默咕噥道,但總不能將她扔在大街上,自然也不能帶回家。

    他索性抱起天王,入手極富彈性,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他加快腳步,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恩公!”

    “默哥!”

    一處秘密據點,游鋒和祝節一臉緊張地看著余默。

    不過,當看見他懷中的天王時,面色變得古怪起來。

    祝節可不認識天王,游鋒略知一二,面露驚訝之色。

    乾道長從二人背后鉆了出來,一驚一乍地叫道:“哎呀,怎么是她?黑榜天王。”

    “什么,黑榜天王!”祝節倒吸一口涼氣,率先驚呼起來。

    黑榜在江湖中的名聲太大了,兇名赫赫,祝節可謂如雷貫耳,如今竟然看見黑榜之人躺在余默懷中,怎么想都很離奇。

    “她怎么了?”游鋒沉聲問道,知道事情肯定有點嚴重,否則,黑榜天王怎么會變成這副模樣。

    余默將天王放下,聲音低沉地說:“黑榜上下就只剩下她一人了。”

    “什么?”

    三人不約而同地驚呼起來,像是見鬼一樣。

    乾道長急忙掐著手指,口中念念有詞,臉色越變蒼白,最后,長嘆口氣,說:“命數啊!”

    游鋒和祝節沒有理會神神道道的乾道長,望著余默問:“怎么回事?”

    余默言簡意賅地講了來龍去脈,空氣瞬間凝固下來,溫度驟降了幾度,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兇名赫赫的黑榜竟然一夜之間就蕩然無存,這得多強大的力量,僅僅是想一想,就令人生畏。

    兩人不約而同地盯著余默,眼神凝重地說:“如此說來,兩個人就滅掉了狩獵聯盟,這……也太恐怖了。”

    乾道長倒是見怪不怪,說:“這就是強者的力量,不是數量可以彌補的。”

    游鋒長吁短嘆:“以前我認為自己乃是高手,天下罕逢敵手,如今才知道是井底之蛙,真是可笑之極。”

    祝節面紅耳赤,說:“鋒哥,你若這么說,那我就無地自容,要挖一條地縫鉆下去了。”

    余默擺擺手,說:“敵人確實很強大,所以我們要小心翼翼,我和八長老交手的地方就在酒吧不遠處,所以,我才讓你們另選地點接頭。”

    祝節心領神會,但又疑惑地說:“默哥,你說八長老的尸體還留在酒吧不遠處,可我一點也沒聽到風聲。照理說過去這么久,一具尸體肯定早就被人發現了。”

    余默神色一凜,道:“唯一的解釋就是大長老已經來了,他帶走了尸體。”

    溫度又下降了幾度,一想到高深莫測的大長老,大家的心頭像是壓了一塊千斤巨石。

    “我先救人,稍后再商議對策。”余默看了一眼天王,將她抱進了一個房間。其他三人面面相覷,滔滔不絕地議論起來。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