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2章 揭發
    第462章揭發

    余默將手機遞給唐門門主,唐蝶衣迫不及待地說:“你若真想逼的我們以后永世不相見,你就和余默動手。”

    只消這一句話,便將住了唐門門主,他悻悻地看著余默,不知他為何有這種魔力,可以讓唐蝶衣如此重視。

    “蝶衣,你這又是何苦?”唐門門主神色微變,問道。

    “反正我已經把話說清楚了,你若是一意孤行,那就休怪我絕情。”唐蝶衣毫不退讓,鏗鏘有力地說。

    唐門門主咬著牙齒,恨恨地瞪著余默,那眼神仿佛要把他給生吞活剝了一般。

    “好,我答應你,我不動他。”唐門門主心有不甘,但還是同意了。

    “那把電話給余默。”

    唐門門主將手機還給余默,道:“她有話和你說。”

    余默接過手機,聽見唐蝶衣說:“余默,我知道你有許多困惑,或者說憤怒,但你放心,我對你絕對沒有歹意,十分抱歉將你牽扯進來。”

    余默原本的一點不滿漸漸釋懷,畢竟,唐蝶衣一直對他不錯,這次的事因她而起,既然她會有解釋,那他倒也不急著生氣。

    “唐姨,你放心吧,我沒生你的氣。”

    唐蝶衣如釋重負,說:“我馬上啟程去江安,當面向你解釋。”

    “好!”

    結束通話,葉千千迫切地問道:“你們說了什么?”

    余默搖搖頭,對唐門門主說:“前輩,我和葉千千要回學校上課了,你若沒什么事,我們就不久留了。”

    唐門門主死死地盯著余默,四目相對,余默沒有退卻,最終,唐門門主咬牙冷哼一聲,索性轉身先走一步。

    “余默,你別以為你的事完了,毒經我志在必得。”

    余默苦笑,被這種高手盯上的滋味兒可不好受,宛如被虎狼環伺,稍有差池,那就沒有好下場。

    葉千千望著唐門門主的背影消失,這才好奇地問道:“他實力很強大,你有不有辦法對付他?”

    余默搖頭道:“不去想這些了,我們回學校吧。”

    他剛準備走,卻發現自己和葉千千的手還親密地牽在一起,登時,他像是被施展了定身咒,呆立當場。

    葉千千也發現了這一點,登時,素來大大咧咧的她也面紅耳赤,手足無措。

    時間仿佛定格在了這一刻,兩人都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咳咳!

    余默干咳一聲,打斷了這沉默的氣氛,余默故作平靜地說:“我們回去吧。”

    說罷,不著痕跡地松開了她的手。

    葉千千低頭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小手,眼中閃過一抹失落,若這是凌瑤的手,他肯定不會松開。

    一時之間,她發現自己被凌瑤給比下去了。

    雖然她一直不缺乏自信,這一刻卻被打擊的體無完膚,險些沒有了信心。

    余默已經先走一步,她深吸一口氣,懷著忐忑的心思跟上去,一路上她試圖尋找話題,最終,她發現能言善辯的自己竟然語塞,不知從何說起。

    眼見已經到了校門口,葉千千終于記起了一件事,按捺不住,脫口而出地問道:“你昨晚和凌瑤在一起嗎?”

    余默猛地一怔,被這個問題弄的手足無措,他動了動喉嚨,很想否認,但最終卻沒有說出口。

    他一言不發,故意當做沒聽見,加快了腳步。

    葉千千看著這一幕,心中一痛,哪里還不明白答案,他分明是心虛了,這才故意當做沒聽見。

    轟隆!

    她瞬間覺得天塌下來了,呆呆地看著余默的背影。

    她咬緊牙關,真想大聲質問,自己和凌瑤相比差了哪里,令他可以有如此迥異的態度。

    恰在她猶豫不決之際,余默已經走進了教室,葉千千積蓄起來的氣勢像是泄氣的皮球,迅速地癟了下去。

    “葉千千,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難道問個問題就嚇到你了?”葉千千捫心自問。

    “他會怎么回答?既然他選擇逃避,若是說破,那豈不是以后就沒臉再見了,那不就更僵了嗎?”

    一想到這個嚴重后果,她心中十分恐慌,極力壓制住心中的復雜念頭。

    “不能追問,我就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她深吸一口氣,漸漸平息心情,走進教室,坐在余默身邊。

    余默埋頭看書,心卻沒辦法平靜,眼角余光掃向葉千千,深怕她追問。

    不知為何,面對這個問題,他竟然不敢如實地回答。

    “嘿嘿,余默,你行啊,我勸了這么久,你這個毛頭小子終于開竅了,這下知道劫力的巨大威力了吧。”天魔圣鉆出來,得意洋洋地炫耀道。

    余默暗哼一聲,不置可否。

    “你不承認也不行,這是有目共睹的現實,做不得假。另外,葉千千這丫頭是不是對你也有興趣了?嘿,你小子魅力大啊,竟然又吸引一個。”天魔圣打趣道。

    余默心煩意亂,道:“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你封印了我一晚上,你還想怎樣?告訴你,你今天再敢封印我,我和你拼了,你信不信。”天魔圣盛氣凌人地威脅道。

    余默懶得理會他,他斜覷了葉千千一眼,見她望著黑板,似乎聽的很認真,并沒有什么異常,這才放下心來。

    “這一切肯定都是誤會。”

    他僥幸地安慰自己。

    凌瑤正在上課,但心卻沒辦法平靜,大腦中不停地閃過昨晚的旖旎場景,小心臟不爭氣地猛跳起來,仿佛要蹦出胸膛一般。

    不少人偷偷地打量她,覺得她今天格外特殊,容光煥發,美艷不可方物,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魅力十足。

    砰!

    教師們被重重地推開了,一群人齊刷刷地望去,只見凌厲和蘭姨站在門口,凌厲面色不善地說:“瑤瑤,你給我出來。”

    凌厲硬闖學校,便是為了揭發余默腳踏兩只船的事。

    凌瑤呆呆地看著母親和蘭姨,不明所以。

    父親不是已經離開江安了嗎?

    他怎么又突然出現在了學校?

    她懵懵懂懂的站起來,其他人齊刷刷地望來,聚焦在她的臉蛋上,只聽她茫然地問道:“爸,你怎么來了?”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