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15章 血戰
    第415章血戰

    余默被下了定論,可他并沒有就此罷休,灼灼地盯著林岳山,說:“先天境界,非同凡響,但憑此就想殺我嗎?哼!”

    余默一步步走向林岳山,渾然不懼。

    林岳山濃眉擰在了一起,說:“死到臨頭,還敢這么狂,看我取你性命!”

    他大吼一聲,大刀呼啦一聲,仿佛撕裂了空氣,徑直向余默劈砍過來。

    逼人的氣勢撲面而至。

    嗖!

    血刃再次飛了出去。

    它品嘗到鮮血的味道后,通體血紅,迫不及待地想再次品嘗。

    林岳山吃了血刃的虧,小心翼翼,哪里會讓血刃再次得逞。

    于是,只見血刃和大刀乒乒乓乓交鋒半天,血刃竟然也沒有撈到好處,反而是大刀取得了實質性的進展,漸漸占據上風。

    余默瞳孔一縮,已然明白天魔圣所言非虛,可他也不能就此認輸。

    忽然,他心頭一動,陰風拔地而起,令這小樹林瞬間降低了幾度。

    林岳山對陰風十分敏感,因為,林浮屠就是修煉這種神通,他當然知道其厲害。

    當陰風一起,林岳山面色驟變,反應神速。

    大刀向前一揮,借助反彈的氣浪向后疾退。

    呼!

    陰風大作,像是一股小龍卷風,擊中了林岳山方才站立的地方,轟隆一聲,土屑紛飛,出現了一個大洞。

    嘶!

    林岳山倒吸一口涼氣,心說幸虧自己反應神速,否則這一擊定然令他吃大虧。

    他瞪大了眼珠,炯炯有神,只見那一股龍卷風停下來,化作了一個鬼怪。

    林岳山對此再熟悉不過,畢竟林浮屠和通靈散人都深諳此道。

    “你也是修煉這種神通的。”林岳山沉聲道,看著鬼怪,仿佛看見了自己兒子。

    “呵呵,這還多虧林浮屠,若不是我,我也不可能有這神通。”余默笑瞇瞇地說。

    他不會像林浮屠和通靈散人,可以去煉化別人的魂魄,唯有像這幾次,吞噬掉敵人的鬼怪。

    這句話深深地刺激到了林岳山,他勃然大怒:“余默,你還敢提我兒子,你死定了。”

    余默呵呵一笑:“光說不練假把式,你先勝過他再說不遲。”

    “殺!”

    鬼怪口中咆哮一聲,身形一閃,已經沖到了林岳山面前,兩雙大手兇狠地抓向林岳山。

    噗噗!

    林岳山揮動大刀,直接砍斷了鬼怪的手。

    古怪咆哮一聲,卻沒有后退,兩條新手臂直接又長了出來,直接就抓住了林岳山的肩膀,手指深入肉中,鮮血直流。

    “啊”

    林岳山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眼珠幾乎要從眼眶里迸出來了,死死地瞪著鬼怪。

    “去死吧!”

    林岳山揮動大刀,內勁包裹住了大刀,刀刃閃爍著寒光,吹毛斷發。

    噗!

    大刀從上向下,直接劈在了鬼怪的頭頂,然后,刀鋒所向,竟然將鬼怪從中劈成了兩半。

    砰!

    鬼怪化作一縷縷陰氣,飄散開來。

    林岳山脫困了,用刀拄著身子,不顧身上的鮮血,不屑地看著余默,說:“雕蟲小技,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余默笑了笑,道:“你確實很厲害,不過,你以為我的鬼怪就這樣被你消滅了嗎?”

    鬼怪今非昔比,擁有各種不同的神通,縱然被劈成兩半,化作了陰氣,他也沒徹底消失。

    只見一股陰風又起,鬼怪又出現了,陰森森地看著林岳山。

    林岳山的呼吸瞬間就凝重了幾分。

    這鬼怪如此蹊蹺,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余默又在一旁虎視眈眈,他怎么能夠獲勝?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縱然知道力有不逮,卻也不能退縮。

    只是,林岳山哪里清楚余默的具體狀況。

    別看鬼怪又出現了,可鬼怪也受了傷,戰斗力銳減,并不適合再次進攻。

    余默就是利用了這一點,打算分散林岳山的注意力。

    他本來也沒想過,鬼怪對上林岳山會如此不堪一擊,林岳山的反擊快狠準,鬼怪的反應速度遠不及他,自然就吃了大虧。

    這是林浮屠都沒能辦到的事。

    “攻擊!”

    余默故意向鬼怪下達了命令,鬼怪嗖的一下,就沖向林岳山,氣勢陰森,仿佛是一股寒氣撲面而至。

    林岳山蓄勢待發,正準備抵抗鬼怪。

    突然,余默藏在身后的手指伸出來,輕輕地一彈。

    定身咒悄無聲息地飛到了林岳山面前。

    林岳山的注意力大部分都在鬼怪身上,卻也一直在防備余默,他沒看見余默有什么動作,只是本能地有一種巨大的危機感。

    登時,他心中一凜,急忙向后退去。

    定身咒的攻擊范圍本來就有限,林岳山疾退,恰好躲過了定身咒的攻擊范圍。

    定身咒擊中了一顆小樹。

    登時,小樹巋然不動了,連四周亂吹的陰風都沒能撼動它的一片樹葉。

    林岳山是何許人,哪能發現不了這種詭異的變化。

    他瞳孔一縮,直勾勾地盯著這小樹,心有余悸,道:“你竟然還有這種手段。”

    若不是他退的及時,一旦遭了余默的道兒,那自己現在不就是砧板上的肉了,任由余默宰割嗎?

    一想到這里,他背心就冒起一大片冷汗。

    “余默,你果真狡猾,難怪浮屠會敗給你。”林岳山咬牙切齒地說。

    余默失望地暗嘆口氣,說:“他是技不如人,而不是其他原因。”

    他一邊說一邊沖了上去,聲東擊西,虛晃一招,血刃攻出去,而他的手再次施展出一個符咒。

    雷咒!

    雷咒飛到了林岳山面前,他的感知力十分敏銳,竟然又察覺到了,再次后退。

    轟隆!

    一聲驚雷炸響,雷咒激發了,一股燒焦味兒從林岳山身上散發出來,只見他一條手臂的衣服寸寸皸裂,連皮膚都變得焦黑一片。

    雷咒并沒有擊中林岳山的要害,幸虧林岳山后退及時,他只是被雷咒波及到了而已。

    縱然如此,也嚇了他一大跳。

    這可是新神通,他都沒有在通靈散人和林浮屠身上見過,這就說明余默的神通勝過了他們。

    這令林岳山心頭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盯著余默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

    余默懊惱不已,自己接連施展兩次符咒,竟然都讓林岳山逃過去了,這先天境界果真不一樣,感知力達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遠不是寸勁境界能夠媲美的。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