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02章 追蹤
    第402章追蹤

    余默護著顧子卿,退到了安全地帶。

    工地已經變得熱火朝天,各種機械和工人如火如荼地動工了。

    顧子卿看著這一幕,欣慰地說:“余默,若不是你及時阻止,恐怕項目又要擱置了。”

    余默搖搖頭,說:“顧總是關心則亂,太關注乾道長了。”

    “哼,這個死騙子,竟然騙了我們十多萬塊錢,難怪腳底抹油,溜的比兔子還快。”顧子卿恨恨地說。

    余默笑了笑,這種騙子若是連逃跑的本事都沒有,那恐怕都不能安然無恙地活到今天了。

    “顧總放心,江安這塊地界,可不是誰想來就來,想走就能走的。”余默意味深長地說。

    顧子卿不解地問:“你有辦法找到他?莫非報警嗎?”

    “等我的消息吧。”余默神秘地說。

    他手中掌控著這個城市的地下世界,對于普通人而言,找一個人相當于大海撈針。

    但對他而言,這并非難事,只要一聲令下,乾道長勢必無所遁形。

    顧子卿眼睛一亮,驚喜地看著余默,沒有再追問了。

    莊玉書和莊夢蝶款款走來,莊夢蝶垂著頭,似乎有些害羞,莊玉書嘟著嘴,幾乎都可以掛油**了。

    余默已經猜到了他的心思,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已經做的夠好了,情緒為何還這么大?”

    莊玉書驚訝地看著余默,道:“師父,你都知道了?”

    莊夢蝶也猜到了這一切都是兒子胡鬧,既欣慰兒子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又生氣他的胡作非為。

    “你師父是誰,你這點小伎倆,怎么可能瞞得過他?”莊夢蝶教訓道。

    莊玉書垂頭喪氣,悄悄地咕噥道:“我不也是想幫人嗎?”

    余默啞然失笑,說:“你做的不錯,雖然還有瑕疵,但行動力可嘉,從這件事,你已經知道練功的重要性了吧?”

    余默點到即止,莊玉書卻已經心領神會了。

    只有他自己清楚,最后風平浪靜,那是因為他功力尚淺,沒辦法發動第三次攻擊。

    “是,徒兒謹遵師父教誨,我以后一定努力修煉。”莊玉書拍著胸脯,鏗鏘有力地保證道。

    顧子卿聽的云山霧罩,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不過,她看見莊夢蝶的變化,倒是吃了一驚,她渾身氣質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早已不是病懨懨的樣子。

    “莊姐,恭喜你,身體恢復的這么好。”顧子卿說。

    莊夢蝶已經知道顧子卿乃是大公司的老總,身居高位,非同凡響,聽了她的關心,誠惶誠恐,說:“這都是托余默的福,若不是他,我恐怕已經死了,玉書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這是莊夢蝶的肺腑之言,情真意切,令人動容。

    “莊姐,你身體痊愈了,接下來有什么打算?”顧子卿心中一動,好奇地問道。

    這對母子十分可憐,余默幫了他們一個大忙,可他們的生活并沒有質的變化。

    一個女人拉扯一個兒子是如何艱難,顧子卿雖然沒有經歷過,卻也能想到一二。

    于是,她也絕對拉這個家庭一把。

    莊夢蝶不知顧子卿是何意,實話實說道:“我還有幾分薄田,只能種起來,勉強度日,另外,我再來城里打一份工,這個家庭總歸是要過下去的。”

    “媽,以后我會幫你的,等放學后,我就去餐廳端盤子洗碗。”莊玉書鼻子一酸,乖巧懂事地說。

    莊夢蝶嚴肅地說:“你的任務是學習,這種事讓媽媽來做。”

    咳咳!

    見兩人爭執不休,顧子卿輕咳一聲,兩人立刻噤聲,灼灼地望著她。

    “莊姐,若是你不嫌棄,那就來我的公司吧,總有適合你的一份工作。”顧子卿安排道。

    “啊?”莊夢蝶驚呼起來,雖然不知道顧子卿是什么公司,但肯定是大公司,卻叫她去上班,這真是天大的驚喜。

    只是,莊夢蝶心中惴惴,不停地擺手說:“不行,不行!我有什么能力去你的公司上班,我什么也不會啊。”

    “不會可以學嘛,也不是誰天生就會的。”顧子卿絲毫不介意,并且出言鼓勵。

    莊夢蝶左右為難,對方是一片好意,自己若是拒絕,那豈不是狼狽了對方的好意。

    可若是自己做的不好,那不也是給對方添亂嗎?

    莊玉書卻欣喜異常,根本沒考慮這些復雜的問題,迫不及待地說:“媽媽,快答應吧,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而且,我相信你一定行的。”

    莊夢蝶苦笑著搖頭,道:“玉書,你別搗亂。”

    莊玉書嘴巴撅的老高,自己哪里搗亂了。

    見莊夢蝶推辭不受,余默看不下去,說:“莊姨,顧總是一片好心,而且,你也要有自信,你將玉書都拉扯大了,這是多么偉大的一件事,你連這都成功了,其他又有什么事能難住你呢?”

    這番話一針見血,擊中了莊夢蝶的軟肋,不禁回憶起了過往十幾年的心酸歷程。

    是啊,這么艱難的事都成功了,又有什么事能難住她呢?

    她猛地抬頭,感激地望著余默,說:“好吧,那我就試一下,若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請顧總批評指點。”

    顧子卿心滿意足地笑了,說:“周一你來公司報道吧,至于你具體做什么工作,到時候再商量。”

    余默獨自離開了江邊,因為,他交代下去的命令已經反饋回來了。

    乾道長的行蹤找到了。

    余默不敢耽擱,深怕對方又溜之大吉,于是臨時向幾人告辭,先一步離去。

    顧子卿隱隱約約猜到了什么,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叮囑余默千萬小心,那關切的口氣就像是妻子叮囑出征的丈夫一般。

    莊夢蝶不禁多看了兩人幾眼,猜測他們之間的關系。

    一片小旅館矗立在道路兩側,各種**店隨處可見,琳瑯滿目的**依稀可見。

    余默根據情報,追蹤到此地,立刻就驚呆了。

    這是什么地方?

    尤其是兩側還有不少發廊,但大多都關著卷簾門,但門口或站或坐著幾個中年婦女。

    她們的目光四處亂掃,像是搜尋獵物的豹子。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