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6章 離家
    第386章離家

    凌瑤不惜離家出走,也不愿離開余默,他心中感動,卻也冷靜下來。

    他何時需要一個女人替他做出如此巨大的犧牲?

    若凌瑤真為了他和父親鬧僵,離家出走,她心頭肯定會傷心欲絕,余默豈會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幕發生。

    于是,他拉住了凌瑤的手:“等一下!”

    凌厲恨不得將余默生吞活剝了,見他停下來,不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瑤瑤,你先聽我說,我可以離開這里,但你不能離開,這是你的家。”余默苦口婆心地說。

    什么?

    凌瑤和凌厲詫異地看著余默,沒想到他竟然勸凌瑤留下,凌瑤憤憤不平地說:“可他趕你走,我為什么還要留下?我要和你在一起。”

    凌厲狐疑地看著余默,揣度他是不是還有什么壞心眼,否則怎么會如此好心,竟然勸凌瑤留下。

    余默沒理會凌瑤的心思,徑直說道:“瑤瑤,你和我在一起,不是因為離家出走就在一起了,我們的心始終在一起,這才是最重要的。”

    凌瑤咬著嘴唇,慢慢地咀嚼琢磨起了這句話。

    凌厲目瞪口呆,像是見鬼一樣看著余默,這小子怎么會如此通情達理,竟然說出這種成熟的話。

    他分明有機會將凌瑤帶走,卻勸他留下來。莫非他是欲情故縱?

    不像!

    凌厲火眼金睛,立刻就否定了這一點。

    那他真有這么好心?

    凌厲持懷疑態度,他一直對余默懷有偏見,豈能這么快就相信認可余默。

    凌瑤動情地看著余默,她已經領略了余默的心思,這分明是對她的一片好意,處處為她著想。

    對比父親,余默做的更好,登時,她對余默的認同感更加強烈了。

    “可你走,去哪里住?”凌瑤擔憂地說。

    余默自信地笑了笑,說:“天大地大,難道還沒有我容身之所嗎?”

    凌厲揶揄地說道:“臭小子,你別假惺惺當好人,你既然如此大義凜然,那就別閑著了,快走吧。”

    凌瑤氣呼呼地說:“爸,你怎么能這樣!”

    凌厲不以為意,說:“這都是他自己說的,你又不是沒聽見,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余默并不理會凌厲的激將法,寄人籬下,看別人眼色,他可不沒有這種喜好。

    “你放心,我說走,自然會走。”

    凌厲眼中露出了喜色。

    凌瑤眼中露出不舍的眼神,欲言又止,但看著余默的眼神,她又忍住了。

    余玥擔憂地牽住了余默的手,像是無根的浮萍,但語氣卻十分堅定,說:“哥哥,我和你一起走。”

    凌瑤聞言,搶先說道:“玥兒,你不同走,你就繼續住在這里。”

    凌瑤很清楚余玥對余默的重要性,余默寧愿自己受苦,也不愿妹妹吃一點苦。

    他若是將余玥帶走,余玥肯定免不得了吃苦,凌瑤于心何忍。

    她已經妥協讓余默離開,豈能讓余玥也離開,她絕對無法接受,于是,她一把將余玥護在懷里,灼灼地盯著父親,說:“玥兒必須留下,若是你敢趕他走,那我永遠也不理你了。”

    凌瑤看了一眼可愛的余玥,倒也沒有堅持,反正他針對的目標是余默,至于其他人無關緊要。

    “沒問題,只要你高興就好。”

    凌瑤心中一松,說:“玥兒,你聽見了?你就留在這里。”

    余玥固執地搖頭說:“不,我不會和哥哥分開,我要和他一起搬出去。”

    在余玥心目中,任何人都無法和余默相提并論,兩人相依為命這么久,自然不會棄他而去。

    “玥兒,你聽話,你就留在這里。”余默勸道。

    這里三個女生互相有照應,也不孤單寂寞,他哪里好意思讓她跟著自己顛沛流離。

    余玥破天荒地拒絕了余默的安排,反駁道:“哥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要一直和哥哥在一起,其他人休想分開我們。”

    凌瑤眼睛發酸,因為自己父親的緣故,余默和余玥面臨如此艱難的局面,她愧疚不已。

    余默了解妹妹的脾氣,若是一直勸說也沒有效果,于是他靈機一動,說:“玥兒,我先去找房子,等我找到了你再搬出去,如何?”

    “真的?”

    “真的。”

    余玥思考了一會兒,點頭答應。

    余默這乃是緩兵之計,至于所謂的房子,他也沒想過去找。

    反正他晚上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江中修煉,若是離開了這里,那他修煉時間更多了,也不用等到半夜再去。

    他迫不及待地想突破修為,正愁沒有時間,凌厲的逐客令正好讓他有了光面堂皇的理由。

    “那還站在這里干什么,走吧?”凌厲催促道。

    余默冷哼一聲,說:“那我去收拾東西。”

    “我幫你收拾。”凌瑤不顧父親的冷眼,徑直追進了余默的房間,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凌厲的心抖了一下,多想有一雙透視眼,可以看清楚屋子里的情況。

    “這兩人別做什么事吧。”凌厲揣度道,不由自主地在大廳里來回踱步,像熱鍋上的螞蟻。

    葉千千冷眼旁觀,向坐立不安的余玥招招手,安慰道:“你別擔心,你哥鬼主意多的很,不會受苦的。”

    “可他一個人在外面露宿街頭,于心何忍。”

    “放心吧,他肯定會去找酒店,這時代住的地方太好早了。”葉千千勸道。

    余玥靈機一動,這才記起兄妹倆不像是當初剛來江安時那么窘迫了,余默有了工作,也有了閑錢,倒是住得起酒店了。

    房間里,凌瑤緊緊地抱住了余默,忘我地吻住了他,余默緊緊地保住了她,感受著她的熱情以及微微顫抖的身軀,昨晚好不容易才壓制住的火苗似乎又蠢蠢欲動了。

    余默戀戀不舍地放開了她,說:“瑤瑤,你爸還在下面。”

    凌瑤賭氣地說:“哼,他在下面又怎樣,這是我的自由,誰叫他那么對你。”

    “你爸肯定也是擔心你。”

    “他那么對你,你還為他說話,你真是太好了。”

    “我不是為他說話,而是我堅信這點考驗難不住我們,我們一直會在一起,你說呢?”

    凌瑤眼中滿是堅定和熾熱,說:“對,這肯定拆不散我們。”

    片刻后,余默收拾好行李,和凌瑤手牽手下樓了。

    凌厲焦急地望去,恰好看見凌瑤粉面桃花一般,心頭仿佛在滴血,這兩人肯定關著門沒干好事。

    (https://www.tmetb.net)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